中國富豪回鄉過年,卻遭澳洲取消居留權、拒絕入境

中國富豪回鄉過年,卻遭澳洲取消居留權、拒絕入境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澳洲現在2個主要政黨現在都會面臨是否應該歸還黃向墨捐款的問題,黃先生以前曾讓政黨退還他的捐款,這些捐款以及他曾任澳洲和平統一促進委員會主席都使他能夠接觸到澳洲的高層政治人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澳洲政府在去年通過《反外國干預法》後,首度援引此法拒絕外國人入境,一位被指與中國共產黨關係密切的富豪黃向墨數個月前被拒絕入籍澳洲,並在離開澳洲時,遭到撤銷其永久居住權無法返回澳洲,當地媒體報導,黃向墨被指與共產黨的統戰部有所關聯,且多次向澳洲兩大政黨捐款,這也讓澳洲與中國的關係隨之緊張。

澳洲的《反外國干預法》是什麼?

《自由時報》報導,澳洲為「五眼聯盟」成員之一,該聯盟是美、英、加、澳、紐的情報分享團體,防堵中國成為五眼聯盟近來主要共識。

澳洲去年6月通過《反外國干預法》,旨在禁止外國干涉澳洲政治,並加強懲罰洩漏機敏資訊之類的犯罪行為,有損害澳洲與他國經濟關係之行為也視為犯法。

《BBC》報導,澳洲國會參議院去年6月28日通過的2項法案,分別為「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有關法案以39票贊成獲得通過,12票反對。

法案也要求游說人士必須揭露是否在為其他國家的政府服務,未披露有關聯者將面臨刑事調查,亦大幅加重了對間諜活動的刑罰,洩露國家機密資訊的聯邦官員將面對更重的刑罰,入侵澳洲企業系統盜取商業機密的外國人則要面對最高15年監禁。

此外,法案亦納入新的外國干預及破壞罪行,將破壞「重要基建」如電網及交通系統的行為刑事化。

《自由時報》報導,澳洲司法部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當時表示,全球許多西方民主國家都面臨到現代間諜行動的威脅,因此,澳洲必須建立一個更加健全的法律,確保官方有權力調查、阻止此類犯罪行為。澳洲政府雖然沒有點名特定國家,但外界普遍認為是衝著中國而來。

「黃向墨」是誰?他做了什麼?

《BBC》報導,黃向墨2001年在深圳創辦玉湖集團,主要投資房地產,該集團在雪梨和昆士蘭州擁有豐厚的房地產項目。。澳洲《雪梨晨鋒報》報導,他「與其他中國富豪一樣」,與中國共產黨建立了密切的關係,但黃向墨否認。

黃在2011年移居澳洲,並和妻子小孩在雪梨定居,並透過公司在新南威爾斯和昆士蘭等州份投資,興建房地產項目。

5年間黃向墨多次向澳洲最大的2個政黨捐款了約192萬美元,這讓他與澳洲政界建立了密切的關係。2013年他向雪梨科技大學捐款並且成立澳中關係研究院(Australia 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並邀請澳洲前外長卡爾(Bob Carr)出任院長。

黃向墨在2015年開始擔任「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Australian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the Peaceful Reunification of China)」的榮譽會長。澳洲《時代報》(The Age)和《雪梨晨鋒報》報導,這個組織自稱是個「促進中澳關係發展」的非營利組織,但它的內部文件顯示它是中國共產黨統戰部的「澳洲分部」。

這個組織在黃向墨出任榮譽會長期間,率領代表團到訪北京出席統戰部會議,獲得中國官方稱讚,並要求它繼續「結織盟友、取得國際支持」。

《中央社》報導,黃向墨近年來被視為澳洲出手最大方的政壇金主。一名與他關係緊密的澳洲國會議員發言支持中國在南海拓展據點,在2017年被迫辭職。2018年,黃向墨為中國企業「大連萬達集團」在澳洲的兩項計畫支付將近10億澳元(7億1500萬美元)。

《雪梨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引述未具名消息人士指出,澳洲政府決定拒絕他的入籍申請並且撤銷他的居留簽證,導致他無法返回位於雪梨的住家,該報導也表示,黃向墨申請入籍因一連串的原因遭到拒絕,包括「品性理由」以及他在訪談中所提供消息的「可靠程度」。

澳洲外交部長潘恩(Marise Payne)被問到相關報導時表示,她「知悉一位知名度高的人士」遭澳洲取消簽證。澳洲廣播公司詢問潘恩是否擔心這件事將對澳洲與中國關係造成影響,她表示:「我們並不認為這會是雙邊關係討論的話題。我們具有相互尊重的良好關係。」

《法新社》報導,內政部對這項報導不予置評。澳洲移民部長柯爾曼(David Coleman)的發言人也拒絕回應。記者也未能取得黃向墨的回應。據報導,他上個月前往泰國,不過並不清楚他今天身處何方。

《法國廣播電台》報導,澳洲情報部門警告政界不要拿黃向墨與華裔富商周澤榮(Chau Chak Wing)提供的政治捐款。澳洲情報當局長期以來一直擔心北京通過政治捐款擴大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力,干涉澳洲國家體制。

接下來可能發生什麼事?

《紐約時報》報導黃向墨有權對澳洲的民政事務總署做出的決定提出上訴,他的家人未來是否可以留在澳洲,以及他在澳洲的資產包括公司和和數千萬的房地產都將會面臨挑戰。

《南華早報》報導,澳洲現在2個主要政黨現在都會面臨是否應該歸還黃向墨捐款的問題,而這曾經有先例,黃先生曾於讓政黨退還他的捐款,這些捐款,以及他曾擔任澳洲和平統一促進委員會主席的地位,使他能夠接觸到政治領域的高層政治人物。

2018年,自由黨議員和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當時退還了1萬美元,澳洲前總理已安排退還一部分競選基金。另外澳洲新南威爾士州的工黨領袖也表示,他將先把2015年募集約10萬美元的競選資金做「隔離」,因為它可能來自與黃先生籌款活動一致的「有問題」來源。

《紐約時報》報導,上個月,中國當局在從紐約飛往中國後,拘留了1名作家和前中國官員,其中包括澳洲公民楊恆軍,他被指控「危害國家安全」,使他成為自去年12月以來,被扣留的第三位外國人。在不久後的3月1日,澳洲與間諜活動和外國干涉的新法令也將生效。

墨爾本大學的一位學者認為,黃向墨的被拒,
是「非常懲罰性的措施」,是澳洲對外國干涉的反擊的一個信號,自由黨議員安德魯哈斯蒂
(Andrew Hastie)則說,「澳洲已經意識到威權主義國家構成的威脅及其影響,和破壞我們民主制度的企圖,我們正在轉向保護我們的主權。」。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