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台灣人到了國外,特別愛秀國旗的八卦?

有沒有台灣人到了國外,特別愛秀國旗的八卦?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旦到了國外,台灣人就彷彿得了集體失憶症,可以暫時拋下一些意識型態,讓「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可以盡情飛揚在異地。

最近與台灣相關的新聞,其實不是只有河馬阿河「死於非命」,或是江蕙「封麥」所衍生的一連串搶票亂象。其中,有則新聞特別吸引筆者目光。

今年元旦時我國駐美代表處「雙橡園」舉辦升旗典禮,隨後,不僅引發中國強烈反彈,美國外交事務官員也紛紛提出嚴正關切,強調「美國事前不知道、也沒有批准、要求台灣類似事件不要再發生」等。

消息傳回國內,引發朝野民代激烈爭論,支持者立論多為「雙橡園是我國財產,升國旗是我國內部活動,不用每件事都要美國同意」,甚至有國民黨立委拿出AIT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內升起美國國旗的照片,力挺駐美代表處作法;至於反對者則認為此舉會影響台美互信基礎,產生嚴重外交糾紛。

台灣人對於國旗的認同,其實很微妙

筆者其實沒想要針對政治議題多加著墨,只是這則新聞倒是讓人想起了在國外旅行時的一些所見所聞。還記得在澳洲生活時,覺得當地人對於國家的認同感很高,這點從大至主要幹道、小到街邊店家,不時可見澳洲國旗飄揚,重大運動賽事如澳網、F1賽車等,也不乏將國旗披在身上的粉絲進場加油。

而每年一月下旬的國慶日就更不用說了,民眾或戴國旗帽、或在臉龐塗上國旗彩繪,甚至連火車站都襲上國旗大型布幕及投影,就為一同歡度國家的大日子。

反觀台灣,有時候會覺得台灣人對國旗的情感複雜且微妙,在國內時,大家對這面國旗似乎沒有多大感觸,台北101跨年也沒看過有人特別會穿上國旗裝,甚至有些人根本就不認為「台灣國旗應該是長這樣的」。

台灣人民對於國家認同存在很大歧見已經不是新聞,這牽扯到複雜的歷史糾結,在此就不多加贅訴。但令人詫異的是,一旦到了國外,台灣人就彷彿得了集體失憶症,可以暫時拋下一些意識型態,緊抓任何一個可以宣傳台灣的機會,讓「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可以盡情飛揚在異地。

秀國旗行銷台灣,有時是個雙面刃

這些年,台灣掀起到澳洲打工度假熱潮,在每位背包客的旅遊清單上,參加雪梨跨年煙火恐怕是必排的熱門行程,每年12月31日,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齊聚在雪梨灣周遭,隨著視覺及聽覺震撼兼具的煙火饗宴,拉近人與人的距離,讓彼此的心跳緊緊相依。

然而,若有來過這國際新聞事件現場,就會發現「澳洲幾乎變成台灣人的第二主場」。散布在雪梨灣周圍的各個賞煙火景點內,不難發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四處飄揚,來自台灣的背包客,總是將國旗插滿一圈又一圈。

老實說,看到此情此景,其實內心相當激動且感觸深刻,一方面覺得背包客藉機行銷國家的自發行為令人感動;但另一方面卻也不免擔心,當我們揮舞國旗的同時,也代表著台灣,而我們每個人留給國際友人的印象到底是好還是壞?

在跨年現場,可以看到守秩序、還會隨手清垃圾的台灣背包客;至於插隊脫序、口出惡言的背包客也從來就沒少過。在外國人眼中,或許分不太出來這些黑頭髮、黃皮膚的亞洲人到底來自哪裡?但共同特徵就是,手上或身上都有張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

外國人或許沒聽過、也沒到過台灣,但卻從我們身上認識了台灣。這時候,就會由衷感謝那些自動自發的人,替台灣做了很好的國民外交;同時卻也替不尊重他人的背包客感到羞愧。

到底是愛台灣?還是國際地位被打壓的反撲?

曾聽過澳洲籍友人抱怨過,「實在不懂為啥台灣人要一直秀國旗?」,我當下聽完,其實有點哭笑不得。因為這麼一個再直覺不過的提問,卻也點出台灣這塊土地的哀愁。

對於其他國家人民而言,國家的存在或許就像空氣一般,再自然不過了。但一直以來,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對於國家及土地的認同感混淆,加上國際地位長期處於被打壓——奧運比賽只能用會旗?歌手海外開唱秀國旗,就得被中國封殺?連在自家外交使館升旗,也要看其他國家臉色?——因此,人在國外會特別有股想證明自己國家存在的衝動,這倒也完全能夠被理解。

有人會說,在國外揮舞國旗是不是比較愛台灣?筆者倒覺得比較像是想向世界宣告,「嘿!台灣在這裡!別忘記我們」,是種向國際社會反撲心理。

但無論如何,人民對於自己的國家土地多點認同是好事,只是,若您也是這般想法,下次有機會在國外揮舞國旗時,不妨思考一下,您想讓老外認識到怎樣的台灣?或者乾脆考慮學學澳洲人,把對國家及土地的認同感,就落實在平常生活裡吧。

Photo Credit: 黃奧登

看更多有關打工度假及旅遊雜記,請上臉書粉絲頁:老澳客愛碎念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