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全球的韓國「N號房」事件,主嫌遭檢方以14項罪名起訴

震驚全球的韓國「N號房」事件,主嫌遭檢方以14項罪名起訴
遭記者圍住的即是營運「博士房」的博士趙主彬(音譯)|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N號房事件不只主嫌引起群眾憤怒,觀看性剝削影片的會員也遭譴責,青瓦台超過300萬人連署希望公布會員的資料。如果此案適用「犯罪團體組織罪」,付費觀看不法色情影片的會員都可能被視為犯罪團體的一員,處以較重刑罰。

(中央社)韓國檢方當地時間13日以違反兒童青少年性保護法,製作、流通性剝削影片等14項罪嫌,對N號房事件主嫌趙主彬進行拘留起訴;是否適用犯罪團體組織罪嫌仍待後續調查檢討。

《韓聯社》報導,檢方對於先前以其他罪嫌拘留送審的24歲共犯姜姓男子、暱稱太平洋的李姓男子也進行追加起訴。姜姓男子曾擔任公益勤務要員,涉嫌向趙主彬提供女性被害人及其家人個資。

趙主彬涉嫌從去年5月至今年2月,威脅包括兒童、青少年在內的25名女性被害者,拍攝性剝削影片,並透過telegram聊天室「博士房」販賣流通。已確認身分的被害者中包括8名兒童及青少年、17名成年女性。

趙主彬也涉嫌在去年10月以散布裸體影片為由脅迫15歲被害少女,唆使共犯嘗試進行性暴力等性犯罪;去年9月到今年2月強迫5名被害者為博士房拍攝宣傳影片;去年2月至12月以散布裸體照片為由威脅3名被害者。

檢方已沒收趙主彬持有的15個虛擬貨幣錢包及預託證券、股票等,現金則有1.3億韓元。

檢方表示,博士房是以趙主彬為中心的緊密團體,各自負責物色、引誘被害者及製作、流通性剝削影片等工作,藉此獲得收益,後續將徹查已確認的共犯與其他罪嫌,檢討是否能以犯罪團體組織罪嫌起訴。

韓國民眾希望公布會員資料,「犯罪團體組織罪」成焦點

據《中央日報》報導,若此案適用犯罪團體組織罪,付費觀看不法色情影片的相關人員都可能被視為犯罪團體的一員,處以較重刑罰。

《韓聯社》報導,警方3月25日以違反兒童青少年性保護法等12項嫌疑,將趙主彬移送檢方偵辦,趙主彬在檢方調查過程中供稱與其他3人共同經營「博士房」,據調查,暱稱ikiya的A某為現役陸軍一等兵,涉嫌在外散布博士房受害女性性剝削影片達數百次,為博士房宣傳,A某已遭軍事警察居留調查。

暱稱Budda的18歲姜姓男子則涉嫌招募、管理博士房會員,並向趙主彬轉交犯罪收入。18歲姜男9日落網,警方預計本週召開會議,討論是否公開嫌犯身分。

另一名暱稱為螳螂的共犯身分尚未能確認,警方正在調查是否在已拘捕嫌疑人之中。

《韓聯社》報導,不過在4月3日應訊時,趙主彬的辯護律師表示,趙主彬沒有分工作案,只在必要時下達指示而已。趙主彬也說,所有的共犯都不認識,在Telegram上聯繫,也不會向對方透露真實姓名,沒有具體的組織形式和紀律約束,加入聊天室只是出於私利各取所需。

韓國文化研究者伍麒匡曾在《ETtoday》專欄指出,由於趙主彬在進行陳述時,與其他被指為共同營運者的人劃清界線,除了稱自己不知道所有共同的營運者有誰,更強調犯罪收益只供個人使用,因此目前檢方仍沒有證據指控趙主彬與其他嫌疑人為「共同犯罪團體組織」。公視《P#新聞實驗室》報導,「犯罪團體組織罪」屬於刑法。

是否涉嫌「犯罪團體組織罪」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這次有超過300萬韓國網友在青瓦台網站連署,希望連會員的資料也一併公布。伍麒匡指出,但有法律界人士認為,要公開所有會員的個人資料,也要符合可認定為「犯罪團體組織」的部份條件。

第一,要證明有會員涉嫌參與製作性剝削影片,由於製作方面罪責嚴重,故滿足此條件可分別對涉事會員進行嚴厲處罰。第二,如能查明付費參與高價群組的會員的交易明細,也可歸結為犯罪團體組織罪。第三,若把相關非法影片傳播到其他媒介,也可以被定罪。但如果只能證明某人只單純持有影片,在大部份案例只判罰款下,則不能公開其個人資料。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修慧

核稿編輯:黃筱歡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