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舉】佐科威將再戰普拉伯沃,究竟最後總統一職將鹿死誰手?

【印尼大舉】佐科威將再戰普拉伯沃,究竟最後總統一職將鹿死誰手?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可否認,在經濟層面上,佐科威過去所進行的改革計畫,某程度上確實帶動了國家的整體經濟發展。其中,這些政策已成功地推動了國家的基礎建設。在2018年,國家通脹率還降至3.72%,外國投資也增加到9.29億美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年的印尼總統選舉將定於4月17日舉行,並首度與國會選舉同步拉開帷幕。此屆選舉被視為是2014年總統選舉的2.0角力戰,因為角逐總統職位的兩位候選人:佐科威(Jokowi Widodo) 和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早已在前一屆選舉中正面交鋒過。

根據印尼的選舉法規,正副總統候選人皆必須經由擁有至少20%國會席次或者獲得25%國會選舉選票的政黨或者政黨聯盟推薦,方可透過總統提名門檻。為了達到這個要求,候選人在選舉中尋求與多個政黨聯盟已是印尼的政治常態。

在此屆的總統選舉中,尋求蟬聯的佐科威總統共獲得了9個政黨的舉薦。這當中包括了三位印尼前總統於不同時期所創立的政黨,亦即:梅嘉娃蒂(Megawati)的鬥爭派印尼民主黨(Partai Demokrasi Indonesia Perjuangan/PDI-P)、蘇哈托(Suharto)的從業黨(Partai GolonganKarya/Golkar),以及瓦希德(Abdurrahman Wahid)的民族復興黨(Partai Kebangkitan Ba​​ngsa/PKB)。其餘的政黨盟友還有建設團結黨(Partai Persatuan Pembangunan/ PPP)、國家民主黨(Nasional Demokrat / Nasdem)、人民良心黨(Partai Hati Nurani Rakyat / Hanura)、印尼公正團結黨(Partai Keadilan dan Persatuan Indonesia/PKIP)、印尼團結黨(Partai Persatuan Indonesia/Perindo) 以及印尼團結一致黨(Partai Solidalitas Indonesia/PSI)。

至於普拉伯沃陣營,則由其本身所領導的大印尼行動黨(Partai Gerakan Indonesia Raya/Gerindra),跟前總統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所創辦的民主黨(Partai Demokrat/PD)、 國民使命黨(Partai Amanat Nasional / Pan)以及公正福利黨(Partai Keadilan Sejahtera/ PKS)所組成。

AP_1901758641275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印尼總統候選人普拉伯沃(左)和競選夥伴桑迪阿加(右)。

從政黨聯盟的情勢觀之,佐科威陣營無疑獲得了競選的絕大優勢。其背後的聯盟陣線力量總共佔據了60%的國會議席席次以及獲得高達62%國會選舉得票率。在競選活動開跑以來,佐科威陣營也獲得了來自印尼不同區域的政治人物、部分退役軍人和社會知名人物的高度支持。

反之,普拉伯沃陣營的競選表現與實力,則相較於上一屆的總統選舉顯得遜色不少。在總統候選人提名方面,推舉普拉伯沃的政黨聯盟力量只囊括了40%國會議席席次和36%的得票率。同時,在上屆大選支持普拉伯沃的建設團結黨和從業黨,亦在這次的選舉中選擇轉向佐科威陣營。更甚的是,隨著傳媒大亨陳明立(Hary Tanoesoedibjo)離開普拉伯沃陣營、普拉伯沃胞弟哈希姆(Hashim Djojohadikusumo)亦拒絕為其提供經濟支援後,普拉伯沃因此面對了競選資金嚴重不足的問題,讓他無法有效地動員媒體與社會團體力量對憾佐科威。

然而,印尼的政治選舉運動從來都蘊藏著高度的不確定性。政治候選人是否可以成功出線,除了必須具備務實的政治理念,還一併會受到其本身的政治魅力、聲望、家庭背景、宗教信仰與種族身分所影響。就如同2017年雅加達首長選舉事件裡,身為華人基督徒的鐘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 因為跟保守派伊斯蘭勢力抗衡,最終不止失去蟬聯省長一職的機會,還同時被指控褻瀆可蘭經 (Koran)而判處了2年徒刑。此一結果反映了印尼政治伊斯蘭化的勢力,足以影響國家選舉生態的整體發展;候選人的個人身分認同,亦同時可作為其能否勝出的關鍵性要素。

在此次的總統選舉中,可以發現普拉伯沃普遍上獲得了多數伊斯蘭政黨與團體的認可。除了在聯盟陣營裡獲得了兩大伊斯蘭政黨-國民使命黨和公正福利黨的支持外,普拉伯沃還獲得了許多強硬派伊斯蘭團體,如:防衛者陣線(Front Pembela Islam / FPI)和印尼穆斯林論壇(Islamic Community Forum /FUI) 為其背書。此一優勢,讓他可以在龐大的伊斯蘭競選區域裡獲得穩定的支持率。至於佐科威陣營,在伊斯蘭意識形態盤據政治選舉體系的場域裡,無疑處於相對劣勢的位置。

早在2014年競選總統職位時,佐科威已面對了大量的伊斯蘭選民對其種族/宗教身分認同提出強烈質疑。在一片抹黑他是基督徒且具有華人血統的聲浪中,佐科威的民調支持率急遽下滑,最終也僅以逾53%的得票率險勝總統一職。此次選舉,佐科威再次面對了來勢洶洶的伊斯蘭勢力反撲,勢必承受更大的政治壓力。為了安撫強硬派伊斯蘭勢力,他還被迫選擇了75歲的馬魯夫(Ma'ruf Amin)作為其競選副手,希望可以藉由他身為伊斯蘭學者理事會(MUI)主席的身分,去削弱普拉伯沃陣營的伊斯蘭勢力,並擴大自己在伊斯蘭社群裡的支持率。在如斯錯綜複雜的身分政治角力戰中,若說佐科威陣營對總統一職早已勝券在握,似乎言之過早。

RTS1WTGK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現任印尼總統佐科威與競選副手馬魯夫(Ma'ruf Amin)

撇開政治意識形態鬥爭的難題,佐科威亦同時面對了外界對其施政能力的高度攻擊與批判。例如:民間人權團體早已非議,佐科威政府在解決人權問題上顯得軟弱無能,許多違反人權的歷史案件在其將近五年的任期內仍然懸而未解。去年,佐科威政府更是罔顧民意,執意委任涉嫌多項侵犯人權案的民心黨(Hanura)主席維蘭多(Wiranto)作為政治、法律與安全統籌部長,此一決策已進一步加劇了廣大民眾對佐科威政府的不滿。

無可否認,在經濟層面上,佐科威過去所進行的改革計畫,某程度上確實帶動了國家的整體經濟發展。其中,這些政策已成功地推動了國家的基礎建設。在2018年,國家通脹率還降至3.72%,外國投資也增加到9.29億美元。同年,佐科威政府也成功為印尼社會製造了340萬的就業機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經濟成果不必然能讓全體底層民眾雨露均霑。近年,在國際貿易市場大幅度動盪的緊張局勢中,印尼的經濟已持續放緩,印尼盾甚至跌至20年來的最低值。這些事件皆讓許多民眾開始對佐科威的領導能力投以不信任的態度,並矛盾式地緬懷起蘇哈托威權時代的高度經濟發展年代。此時,同樣以強人姿態出現的普拉伯沃,主張推動經濟民族主義的改革綱領,勢必影響到許多不滿佐科威政權的民眾,特別是搖擺選民群,將其視為印尼最高領導者的替代人選,直接衝擊佐科威可以成功蟬聯總統職位的可能性。

h5vo9yteu4wn8cz28c5562p610sadp
Photo Credit::Ya, saya inBaliTimurCC BY SA 2.0
雅加達市區

截至目前,雙方陣營已經在普選委員會(KPU)所舉辦的第一輪總統辯論環節中正式交手。然而,民調結果顯示社會民眾普遍上對於雙方陣營的辯論表現皆感到不滿意。原因在於普選委員會提前將辯論問題告知候選人的安排,令到許多民眾認為辯論環節已淪為兩對候選人「照稿宣讀」的無意義活動,讓他們無法深入理解兩方人馬的實質領導能力與未來五年的施政方針。若民眾的疑惑與不滿持續發酵的話,不難預測在接下來的總統選舉中,許多選民很大可能就會選擇投棄權票或者乾脆不參與投票活動,導致龐大的空票族或白色階層(Golongan Putih / golput)的產生。為了力挽狂瀾,兩對總統候選人均須要在剩下不到三個月的競選期內,提出一套更具說服力的施政綱要來撈取多數的票源。且讓我們繼續觀察,究竟到最後,總統一職將會鹿死誰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