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舉】佐科威將再戰普拉伯沃,究竟最後總統一職將鹿死誰手?

【印尼大舉】佐科威將再戰普拉伯沃,究竟最後總統一職將鹿死誰手?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可否認,在經濟層面上,佐科威過去所進行的改革計畫,某程度上確實帶動了國家的整體經濟發展。其中,這些政策已成功地推動了國家的基礎建設。在2018年,國家通脹率還降至3.72%,外國投資也增加到9.29億美元。

2019年的印尼總統選舉將定於4月17日舉行,並首度與國會選舉同步拉開帷幕。此屆選舉被視為是2014年總統選舉的2.0角力戰,因為角逐總統職位的兩位候選人:佐科威(Jokowi Widodo) 和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早已在前一屆選舉中正面交鋒過。

根據印尼的選舉法規,正副總統候選人皆必須經由擁有至少20%國會席次或者獲得25%國會選舉選票的政黨或者政黨聯盟推薦,方可透過總統提名門檻。為了達到這個要求,候選人在選舉中尋求與多個政黨聯盟已是印尼的政治常態。

在此屆的總統選舉中,尋求蟬聯的佐科威總統共獲得了9個政黨的舉薦。這當中包括了三位印尼前總統於不同時期所創立的政黨,亦即:梅嘉娃蒂(Megawati)的鬥爭派印尼民主黨(Partai Demokrasi Indonesia Perjuangan/PDI-P)、蘇哈托(Suharto)的從業黨(Partai GolonganKarya/Golkar),以及瓦希德(Abdurrahman Wahid)的民族復興黨(Partai Kebangkitan Ba​​ngsa/PKB)。其餘的政黨盟友還有建設團結黨(Partai Persatuan Pembangunan/ PPP)、國家民主黨(Nasional Demokrat / Nasdem)、人民良心黨(Partai Hati Nurani Rakyat / Hanura)、印尼公正團結黨(Partai Keadilan dan Persatuan Indonesia/PKIP)、印尼團結黨(Partai Persatuan Indonesia/Perindo) 以及印尼團結一致黨(Partai Solidalitas Indonesia/PSI)。

至於普拉伯沃陣營,則由其本身所領導的大印尼行動黨(Partai Gerakan Indonesia Raya/Gerindra),跟前總統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所創辦的民主黨(Partai Demokrat/PD)、 國民使命黨(Partai Amanat Nasional / Pan)以及公正福利黨(Partai Keadilan Sejahtera/ PKS)所組成。

AP_1901758641275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印尼總統候選人普拉伯沃(左)和競選夥伴桑迪阿加(右)。

從政黨聯盟的情勢觀之,佐科威陣營無疑獲得了競選的絕大優勢。其背後的聯盟陣線力量總共佔據了60%的國會議席席次以及獲得高達62%國會選舉得票率。在競選活動開跑以來,佐科威陣營也獲得了來自印尼不同區域的政治人物、部分退役軍人和社會知名人物的高度支持。

反之,普拉伯沃陣營的競選表現與實力,則相較於上一屆的總統選舉顯得遜色不少。在總統候選人提名方面,推舉普拉伯沃的政黨聯盟力量只囊括了40%國會議席席次和36%的得票率。同時,在上屆大選支持普拉伯沃的建設團結黨和從業黨,亦在這次的選舉中選擇轉向佐科威陣營。更甚的是,隨著傳媒大亨陳明立(Hary Tanoesoedibjo)離開普拉伯沃陣營、普拉伯沃胞弟哈希姆(Hashim Djojohadikusumo)亦拒絕為其提供經濟支援後,普拉伯沃因此面對了競選資金嚴重不足的問題,讓他無法有效地動員媒體與社會團體力量對憾佐科威。

然而,印尼的政治選舉運動從來都蘊藏著高度的不確定性。政治候選人是否可以成功出線,除了必須具備務實的政治理念,還一併會受到其本身的政治魅力、聲望、家庭背景、宗教信仰與種族身分所影響。就如同2017年雅加達首長選舉事件裡,身為華人基督徒的鐘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 因為跟保守派伊斯蘭勢力抗衡,最終不止失去蟬聯省長一職的機會,還同時被指控褻瀆可蘭經 (Koran)而判處了2年徒刑。此一結果反映了印尼政治伊斯蘭化的勢力,足以影響國家選舉生態的整體發展;候選人的個人身分認同,亦同時可作為其能否勝出的關鍵性要素。

在此次的總統選舉中,可以發現普拉伯沃普遍上獲得了多數伊斯蘭政黨與團體的認可。除了在聯盟陣營裡獲得了兩大伊斯蘭政黨-國民使命黨和公正福利黨的支持外,普拉伯沃還獲得了許多強硬派伊斯蘭團體,如:防衛者陣線(Front Pembela Islam / FPI)和印尼穆斯林論壇(Islamic Community Forum /FUI) 為其背書。此一優勢,讓他可以在龐大的伊斯蘭競選區域裡獲得穩定的支持率。至於佐科威陣營,在伊斯蘭意識形態盤據政治選舉體系的場域裡,無疑處於相對劣勢的位置。

早在2014年競選總統職位時,佐科威已面對了大量的伊斯蘭選民對其種族/宗教身分認同提出強烈質疑。在一片抹黑他是基督徒且具有華人血統的聲浪中,佐科威的民調支持率急遽下滑,最終也僅以逾53%的得票率險勝總統一職。此次選舉,佐科威再次面對了來勢洶洶的伊斯蘭勢力反撲,勢必承受更大的政治壓力。為了安撫強硬派伊斯蘭勢力,他還被迫選擇了75歲的馬魯夫(Ma'ruf Amin)作為其競選副手,希望可以藉由他身為伊斯蘭學者理事會(MUI)主席的身分,去削弱普拉伯沃陣營的伊斯蘭勢力,並擴大自己在伊斯蘭社群裡的支持率。在如斯錯綜複雜的身分政治角力戰中,若說佐科威陣營對總統一職早已勝券在握,似乎言之過早。

RTS1WTGK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現任印尼總統佐科威與競選副手馬魯夫(Ma'ruf A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