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不快樂》:花力氣禁止負面情緒出現,就像牙痛時不允許痛的感覺一樣

《練習不快樂》:花力氣禁止負面情緒出現,就像牙痛時不允許痛的感覺一樣
Photo Credit: Wellcome Images, Wikipedia Commons, CC BY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喜歡把負面情緒比喻為防毒軟體,它的功用就是保護我們。儘管裝了防毒軟體之後,電腦會變慢,插入USB時,它會過度警戒地哇哇叫:「疑似病毒,危險!危險!」不過,我們知道它只是在盡自己的本分。雖然有點困擾,卻不會花太多力氣生防毒軟體的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蘇益賢

不會生氣的原始人

在你我還是原始人的時代,勤勞的你,花了好一陣子,終於在糧倉儲存了足夠的食物。畢竟,面對寒冬,唯有充足的食物才能確保自己熬得過去。

有天,一位不安好心的鄰居,看上了你的儲糧,打算搶過來。他面無表情地走入你家,在你眼前抱起大把食糧,緩緩往門外走去。

這時,你會做何反應?

人生1.0:雅量優先,不會生氣的原始人

顯然,因為不會生氣、沒有反應,對方輕易地搬光了你辛苦儲存的食物。鄰居的鄰居看到了,也過來拿了一點。「你人很好」的消息不脛而走,在大家好康逗相報的狀況下,你家食物沒多久就全被拿光了。

寒冬甚至還沒過一半,沒有負面情緒、不會生氣的你,也跟著離開了這個世界。嗚。

人生2.0:維護權利,懂得生氣的原始人

「幹什麼?!搶我食物?」你生氣了。

你知道憤怒這種情緒,在自己權益被侵犯、被踩線的時刻是很重要的。

生氣的時候,憤怒正在替你說:「這是我的東西,請你尊重!」生氣讓你的身體開始張牙舞爪,說話變得大聲而直接。對方發現你不好惹,於是打退堂鼓,連忙說抱歉後離開。你成功守住了食物,順利度過寒冬。


在每個人腦中的情緒眾議院裡,除了正方,也一定會有反方。

負面情緒是老天爺巧妙的安排,在尋找快樂的路上,與其假裝它不存在,倒不如對它多了解一點。後面我們會提到,若能理解負面情緒背後的意義,我們還可以借助這些意義來尋找更多的快樂。

理解情緒的「用處」,是接納情緒的第一步。情緒本身雖然有正負向的分別,卻沒有「好壞」之分,好壞都是我們的文化、社會附加的判斷。每種情緒都有它的功能,都很重要。在應該快樂的時候快樂,在難過的時候難過,這是自然不過的事。

社會學家克莉絲汀.卡特(Christine Carter)用了一個很棒的比喻,她說負面情緒就像人體裡的「膽固醇」一樣,表面上對健康有害,但其實它仍有用途,是不能不存在的要角。

傳統觀念總說:「生氣只會誤事。」我常跟個案說,這種觀念不見得是對的。只是,你要懂得生氣,同時要記得,生氣的方法有非常多種。

不懂得生氣,有時候你的權利會受損。或者,一直憋著,從可以健康釋放的小生氣變成難以挽回的大暴怒,並非好事。

哭泣、難過也是華人文化裡不被鼓勵表達的情緒。「哭有什麼用?」相信這句話大家都不陌生。

為什麼要難過?因為難過會讓我們慢下來。慢的時候,你才看得清楚現在到底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不會莽撞地再去做些什麼。悲傷的時候,我們才能好好哀悼失去的人或物,並從中學習經驗。

在低潮時,難過的情緒也在告訴你身邊的人:「請協助我。」在生存不易的原始時代,他人的協助對存活極為重要。

男性常不允許自己有害怕的感覺,恐懼常常跟「膽小、懦弱」寫在一起。不過,若沒有恐懼的能力,我們可能就活不久了。來到樓頂,你的身體不自覺顫抖著,這種害怕的本能在告訴你:「嘿!這邊很危險,快點離開!」一個不會害怕的人,隨心所欲四處冒險的同時,小命也很難保住。

事實上,許多作奸犯科、心理病態或反社會人格者,往往都欠缺「感到恐懼的能力」。在應該害怕的時候,沒辦法害怕,反而容易做出不適當的行為。

在碰觸到可能有害的事物時,我們自然的情緒反應是厭惡感。你不妨回想一下,當你在山上路邊看到色彩鮮豔的菇類時,心頭浮現那種「噁」、不想碰它的感覺就是厭惡。(沒錯,還有其他極佳的例子,有人跟我一樣討厭香菜與秋葵嗎?)

厭惡情緒會阻止我們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例如,不會把那朵看起來噁心的毒菇吃下肚。在原始人時代,吃對東西非常要緊。過去沒有急診、沒有醫院,一旦吃到不乾淨、有毒的食物,我們可能就掛了。


牙痛時,我們會覺得痛。事情之間的因果順序是這樣的:

事情的原因 → 原因造成的結果
牙齒出問題 → 感覺到牙齒很痛

「痛」本身只是一個訊號,提醒我們有事發生了:牙齒出問題。因此,我們會快點採取行動:去看牙醫。

我們不會花太多時間糾結在「痛」的感覺,心想:「我不允許自己有痛的感覺。」「我怎麼會痛呢!真不應該!」「男生不可以感覺痛。」

牙痛了,我們要處理的是「牙齒」,而不是處理「痛的感覺」。如果你光處理「痛」,吞幾顆止痛藥,其實治標不治本。

但,如果把牙痛換成「心痛」,我們往往會搞錯事情的因果順序:

事情的原因→原因造成的結果
失戀→感覺到難過

因為失戀,我們難過。這時,許多人很容易不小心把火力對準「難過」,質問自己:「我怎麼可以有難過的感覺?」「難過是懦弱的!」「不可以難過。」

花力氣禁止負面情緒出現,就像是在牙齒出問題時不允許痛的感覺出現一樣。當我們把心力都用來禁止它們出現時,反而聽不見「難過」這個訊號背後想告訴我們的事。

失戀了,我們真正要面對與解決的,是失戀這件事,而不是難過這件事。

我喜歡把負面情緒比喻為防毒軟體,它的功用就是保護我們。儘管裝了防毒軟體之後,電腦會變慢,插入USB時,它會過度警戒地哇哇叫:「疑似病毒,危險!危險!」不過,我們知道它只是在盡自己的本分。雖然有點困擾,卻不會花太多力氣生防毒軟體的氣。

下次負面情緒出現時,請問問自己,這個情緒想告訴你什麼?你可以如何接納與表達這個情緒?接下來最適當的行動,又會是什麼?

誰都會生氣,沒什麼大不了。但如何在適當的時候,用適當的方式,對適當的對象,適當地發完脾氣,可就難了。——亞里斯多德(西元前384 ~ 西元前 322)哲學家

有雲霄飛車的遊樂園

快樂/不快樂、正/負情緒的分野,有時比我們想得模糊。

你和朋友正在一串長長人龍裡,等著坐雲霄飛車。你引頸期盼,大概再一、兩輪就能搭到了。太陽好大,心好急,還要多久……。

終於,你們一行人上了雲霄飛車,你又期待又害怕。

列車開始行駛,愈來愈快。你的心噗通噗通地跟著列車加速。列車在轉彎之後達到最高速,準備駛向三百六十度的迴旋。聽著隔壁朋友的叫喊,你也忍不住叫了出來。列車駛過遊樂園偷偷安排的快照相機前,每個人猙獰的臉都被拍了下來,無一倖免。

繞啊繞,轉呀轉。終於,列車放慢速度,停了下來。

你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幸福感(雖然幾秒前才感覺驚嚇不已)離開坐位,回到踏實的地面上。下車後,你們一群人看著彼此驚恐而猙獰的照片哈哈大笑。

如果有位不知道雲霄飛車是什麼的史前人類在旁目睹一切,他一定滿臉黑人問號,詫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虐待自己?」


雲霄飛車是個弔詭的發明,大概只有人類會追求這種快感了。不過,這個弔詭的遊戲卻完全仰賴「負面情緒」才能運作。如果我們沒有害怕與驚恐的能力,就無法體會下車之後的舒緩與快感。

快樂和痛苦有時只有一線之隔。許多時候,在我們追求快樂之前,要先願意靠近痛苦。這種例子其實還不少,恐怖片是另一個好例子。

到底,這類型電影的愛好者,在看鬼片、恐怖片、驚悚片時,是出於怎樣的心態?我問過身邊一些鬼片愛好者,看鬼片是在追求什麼?得到的答案很簡單,就是一個字「爽」。這種特殊的快感,大概僅屬人類有了。你家的狗絕對不會咬著《七夜怪談》的DVD,向你搖著尾巴,用牠無辜的眼睛說:「我想看!我想看!」

恐懼、害怕、擔憂都是負面情緒,卻也同時是許多快感的根源。不僅如此,適當的恐懼與害怕,其實還對身體有些正面的幫助。

電影公司曾做過一個趣味的研究,發現在看完《鬼店》、《大法師》或《異形》這些恐怖片之後,身體可以燃燒約一百五十單位的卡路里,相當於成人散步半小時消耗的熱量。

在看完恐怖電影《德州電鋸殺人魔》之後,觀影者身體的免疫系統居然暫時增強了,身體開始動員,好像真的要開始對抗眼前的壞人一樣。

對人類來說,受驚嚇還有一個額外的「好處」,就是增加我們的社交行為。想像一下,如果《七夜怪談》裡的貞子正追著你,實在有夠慘的。但這時若身邊有個人陪著你一起被追,感覺真的會好很多。在害怕與恐懼的時刻,我們會團結起來,更願意與他人合作,提升彼此的生存機率。

恐懼也可以回答一個世紀之謎:「為什麼男生在追女生時,總要帶對方到某座深山去看夜景、看星星?」上山之後,明明到處都黑漆漆的,夜景什麼的有時得靠運氣,反倒是有一堆現成的蚊子。

心理學的解釋是這樣的: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第一次上山的女生常油然而生一股恐懼感。而面對這種心跳微微加速、有點緊張的身體感覺,女生時常會產生混淆,心裡可能想著:「咦,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難道我對他有意思嗎?」

對大腦來說,身處不安全的地方,沒有什麼比「身旁的人」更重要了,這無形中替想追人的男生做了助攻。而平安下山後,恐懼解除的感覺也可能讓女生心生錯覺,認為:「咦,這個男生好像還不錯……。」

除了因恐懼而快樂之外,人類也是少數能因為「痛」而快樂的物種。

身為不吃辣的人,很難體會吃辣的人到底在想什麼。許多嗜辣如命的人表示,他們吃辣時追求的不外乎「爽」字。

查了資料之後才知道,我們常說味覺有「酸甜苦辣鹹」,並不正確,辣其實不是味覺,而是一種痛覺。不信的話,你可以用手觸摸辣椒,摩擦一陣子後,手指也能感受到麻麻的痛。辣椒素刺激受體後產生的灼熱感,相當於摸到攝氏43°C的物品。

這種「因痛而爽」的例子,除了吃之外,還出現在人類的性行為中。電影《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上映後,讓一些不那麼廣為人知的性愛形式成為話題,像是綁縛、性調教、施虐、受虐等等。

這些性愛形式,都參雜著身體上的痛與情緒上的負擔(如受到支配、遭到虐打等)。不過,對某些人而言,這些生理與心理的痛,反而帶來了難以取代的愉悅。

倘若把害怕、恐懼這些情緒都從我們身上拿掉,人類生活會頓失許多樂趣。 快樂與不快樂可以共存。

「不快樂」不一定是「不快樂」的。

有時,「不快樂」也可以是「快樂」的。

所有痛苦都有害,但不是所有的痛苦在本質上都得拋而棄之。——伊比鳩魯(西元前341 ~ 西元前270)
哲學家世間沒有不含些許辛酸的快樂。——巴爾扎克(1799 ~ 1850)作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練習不快樂?!:不快樂是一種本能,快樂是一種選擇》,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蘇益賢

什麼?為什麼要練習不快樂?
活著已經夠辛苦啦,這本書到底想做什麼?
其實,真正的快樂常藏在我們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們總是認真地尋找快樂,
卻忘了問問自己,這些方法有效嗎?
為什麼認真之後,快樂壞掉了、痛苦更苦了?

本書將陪伴大家一起重新思考快樂/不快樂這件事。

喜劇演員卓别林說:「如果用特寫鏡頭看生活,生活就是一場悲劇;如果用長鏡頭看生活,生活就是一場喜劇。」
生命的本質,像是一塊塊馬賽克拼貼,每一塊都有自己的顏色與質地。一塊塊馬賽克,慢慢組合拼湊,構成了整個人生。
偶爾,我們會忘記這件事,誤把「某塊馬賽克」當成整個人生。中樂透時,我們想著「這輩子發了」;生大病時,我們喟嘆「這輩子完了」。
像這樣,我們常把「片刻」當成「永恆」。一直用著卓別林所說的「特寫鏡頭」過日子,用一塊小小的馬賽克來定義自己的一生。
時間會陪我們走過很多很多路,給我們一些智慧。有天,我們會突然回首,而時間會提醒我們把鏡頭拉遠一點,把「整幅人生的畫」都看進去。
〈你在煩惱什麼〉的歌詞最後,青峰說:「片刻組成永恆。」一刻一刻,有苦有悲、有喜有樂,不用懼怕,也無須執著。大大小小的人間悲喜劇,慢慢拼貼而成的那幅畫,其實才是人生,才是永恆。——蘇益賢

——以淺顯易懂的比喻,讓你了解快樂的真諦——

臨床心理師蘇益賢透過一年上百場演講與訪談活動,與大眾面對面接觸,深入而廣泛地了解人們對快樂的渴求與迷思,以淺顯易懂的比喻,帶領大眾了解人為什麼會快樂、什麼才是真正的快樂、快樂為什麼會讓人痛苦、快樂如何壞掉等問題。透過書中介紹的各種快樂實驗與故事,這些問題將不再是難題。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