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疲勞航班」?華航副機長現身說法

什麼是「疲勞航班」?華航副機長現身說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機師工會此次訴求第一點是疲勞航班改善,機師為什麼會疲勞?首先,在計算組員派遣的合法性時,有兩個專用詞:「飛時」以及「工時」。此外,機師還要面對時差與生理時鐘的問題。

文:華航現職張姓副機長

什麼是疲勞航班?讓我來解釋一下。

話說在前面,公司各機隊飛的航點不一樣,機隊操作性質也會隨著公司營運策略及新機種加入,舊機種淘汰等而改變,因此面對的疲勞風險也都不同,這裡先就我自己在的747-400機隊做解說。

747在我2012年9月完訓時還是公司主力長程客機機隊,負責美西及部分歐洲航線,直到2017年時空巴350新機引進後747客機逐步淘汰,目前就以貨機為主要操作範圍。

機師為什麼會疲勞?

工會此次訴求第一點是疲勞航班改善:「八小時以上航班三人派遣,十二小時以上航班四人派遣」,這對一般民眾其實算文言文,我來專業翻譯一下。

首先,在計算組員派遣的合法性時,有兩個專用詞:「飛時」以及「工時」。

「飛時」在直觀上也許會認為是飛機在空中飛行的時間,其實不然。為了嚴謹的計算,飛時的計算方法是航機在登機門完成登機及貨物裝載後,機門關閉,開始由拖車後推的那個時間點起算(飛航電腦會感測並自動記錄顯示此時間點),直到航機落地後滑行到登機門位置開艙門當下的時間點為止。工會訴求的八小時及十二小時指的就是這個「飛時」。

「工時」則是在「飛時」的基礎上再加上一個報到時間,法規上報到時間的計算是以表定離場時間(ETD,Estimate Time Departure)往前算一個半小時(桃園機場出發之航班)或一個小時前(其他非桃園機場出發之航班)開始起算。所以假設我今天有個表定早上九點桃園機場離場的航班任務,我必須在早上七點半到公司報到,然後坐接駁車到機場通關上飛機完成所有準備作業。

然而,表定早上九點起離場(ETD),實際上真的會是九點一到飛機就關艙門後推嗎?這裡帶入另一個時間觀念,實際離場時間(ATD,Actual Time Departure),也是使機師疲勞的因素之一。航機能否準時離場有太多因素要配合,天氣、裝載、設備妥善程度、機場施工、航管流控、航機調度等等都會影響到實際能後推的時間。我自己實際就遇過應是表定台灣時間晚上十一點多的上海貨機,因機械故障加上機場半夜關跑道等因素弄到有可能超時工作,必須先送飯店休息三小時,然後回來繼續飛,實際起飛已經是早上五、六點多了,最後飛完回桃園機場落地已是接近中午時分,能不疲勞嗎?

造成機師疲勞的另一個主因:時差

容我來介紹一下貨機生態。貨機從桃園機場離場、到場或因航程遠而飛跨的時間大多數落在深夜時段,也許是因為白天的流量要盡量留給客機使用,所以貨機總是夜裡來夜裡去。

亞洲線的深夜短程來回貨機通常只有一位機長和一位副機長兩位組員,飛過去也許精神尚可,但飛回來已經是熬了一個大夜還要盡可能集中精神將飛機飛落地,那個疲勞感是非常可怕的。這個危險在於身體上的疲勞導致精神無法集中,而會做出一些無法察覺的舉動;疲勞的時候,平時再怎麼熟悉的程序也都有犯錯的可能性。

或許有人會問,那飛過去後下貨上貨期間沒事怎麼不睡覺?首先,飛行員在裝載期間都是待在飛機上,裝載那個噪音是吵到你很難入睡的。再來,我是沒辦法做到一躺上床就即刻入睡,即使翻了一下入睡了也都是淺眠,很快又得起床開始準備返航作業,對消除疲勞也非常有限。

歐美線的長程貨機航班,台灣出去都是三個組員派飛。美國第一站都是位於阿拉斯加的安克拉治市(約八小時飛行時間),有時會直飛美西的洛杉磯。而歐洲第一站大部分是位於阿拉伯半島上的杜拜(約十小時飛行時間)。

飛出去後,時差的挑戰就開始了。機師在外站的生活大致可以分三種人:第一,不管到哪裡都過台灣時間。我是屬於這一種人,一方面跟家人同步時間比較能互動,一方面是外站各站停留時間不長,身體無法短時間調整到當地時間,這跟個人體質比較有關係。第二,到哪裡就改過當地時間。以及第三,不固定,餓了就吃、累了就睡。這三種都有好處壞處,唯一的共同點應該是總會有人在飛機上的生理時鐘是該睡覺的時候,就會開始疲勞。而貨機的經常性延誤也會造成組員在休息時間調整上的困難,很難會有剛好是睡飽上飛機執行任務。

當疲憊之身遇到繁忙機場

美國從安克拉治繼續出發的貨機,除了飛往邁阿密是三位組員派遣之外,其餘地點平均六個小時的飛行時間都是兩位組員派遣。組員除了要應付疲勞的身體之外,還要面對全球各大繁忙機場之最。根據Airports Council International(ACI)提供的資訊,2017年全球機場流量前十大機場中,美國境內佔了七個,而我們(華航)的貨機就飛了四個機場:亞特蘭大(ATL)、洛杉磯(LAX)、芝加哥(ORD)和達拉斯(DFW)。而紐約(JFK)雖然沒上榜,但我認為其困難與繁忙程度不會輸給前面四個機場。兩位組員在飛機上無法輪休,然後要面對高航機量的機場,就是一個風險。

打了那麼多,其實還有好多細節的東西無法三言兩語就講清楚,各機隊的疲勞也因為派遣性質不同而有不同的疲勞程度。我不要什麼疲勞加給,給再多錢難道在飛機上就不會累嗎?要求針對疲勞航班增派組員改善過勞來確保飛安一點也不過分。機師工會加油!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