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怎麼過新年】吹號角、吃蜂蜜蘋果,以色列有四個「猶太新年」

【外國人怎麼過新年】吹號角、吃蜂蜜蘋果,以色列有四個「猶太新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色列雖號稱是「猶太國家」,但各個族群間(族裔、宗派、地區、政治立場等)的願景其實有所差異,難免發展了對節期不同的詮釋及傳統。「猶太新年」就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例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以色列雖號稱是「猶太國家」,各個族群間(族裔、宗派、地區、政治立場等)對「猶太國家」的願景其實有所差異。在立國之時,各派領袖作成了一些妥協。例如,本身是所謂世俗猶太人的第一任總理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與正統猶太教錫安主義領袖達成協議,同意兩方(不信教與信教的猶太人)都不會試圖強制對方接受自己對「猶太國家」的定義;主要的國定假日是根據猶太教經典與拉比所定的猶太節期。但因為族群間的歧異,難免發展了對這些節期不同的詮釋及傳統。「猶太新年」就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例子。

猶太新年:啥時?

首先,對猶太宗教或文化有些認識的讀者可能會知道,以色列與世界各地的猶太人,在每年西曆9月或10月之間,盛大慶祝的「猶太新年」(Rosh Hashanah)其實不是猶太教曆法中的1月1日,而是猶太教曆的7月(提斯利月,Tishrei)1日。

猶太教經典《妥拉》(註1)的〈利未記〉第23章與〈民數記〉第29章,都短暫提到在「第7個月的第1日」,不可工作(或當作安息日)、要舉行盛會與吹角,但並沒有明確以現今所通稱的「新年」(Rosh Hashanah)來稱呼這個日子。猶太教的《聖經》(或基督徒的《舊約聖經》)中的〈以西結書〉第40章第1節,是《聖經》中第一次指名道姓地提到「新年」(Rosh Hashanah)的地方,但此處也沒有表明這天是特別的節慶。

事實上,猶太教的口傳經典《米書拿》(Mishnah,又譯:米示拿),一共提到四個「新年」,現今各地猶太人與以色列慶祝的「新年」,只是其中之一;其他三個「新年」分別落在「細罷特月」(Shevat的15日,大約西曆1月或2月)、「尼散月」(Nisan的第1日,大約西曆3月至4月間,也是猶太教曆上正港的一月一日)與「以祿月」(Elul的第1日,大約西曆8月至9月間)。

一個非主流的猶太教派「卡拉教派」(Kararite Judaism),就是在猶太教曆的1月1日(尼散月,西曆3月至4月間)慶祝「猶太新年」;該教派也主張,多數猶太人與猶太教徒慶祝的「新年」(Rosh Hashanah),以及尼散月、以祿月的新年,都是學習異教徒習俗的結果。

確實,有歷史學者以為,多數猶太人現今盛大慶祝的、落在秋耕時節的新年,是他們的祖先過去受到近東鄰其他族群的習俗所影響;也有學者認為,這個新年正好落在秋耕及雨季的開端,故可說是農曆的開端;許多猶太教拉比則主張,提斯利月的第1日「新年」、至第10日的「贖罪日」,是一段「敬畏的日子」(the days of awe),因此猶太人在這個新年,紀念神創造天地 (註2)。

Hasid-Uman_(7)
Photo Credit: Вальдимар@Wiki CC BY SA 3.0
猶太新年:如何慶祝?

既然猶太新年、如同其他猶太傳統節日,源自宗教經典,猶太新年的幾個重點儀式都與宗教息息相關。例如《妥拉》與其他猶太教經典提到的「吹角」,就是必備的儀式。另外,猶太教徒也會上猶太會堂,並把猶太新年當作安息日一樣地進行守節 (註3)。

有些哈雷迪教派猶太教徒,還會去拉比的陵寢朝聖。最近幾年,許多哈雷迪教徒會在新年期間,前往烏克蘭境內、位於「烏曼」這座城市的納赫曼拉比(Rabbi Nachman of Bratslav)陵寢朝聖。由於每年在猶太新年期間,來自以色列的朝聖者眾多,烏克蘭甚至讓以色列派駐警力,前往當地協助維持秩序;去(2018)年的猶太新年,以色列外交部首度在當地特設臨時的領事館,協助前來朝聖的以色列遊客處理突發狀況。

然而,在以色列的猶太人口中,世俗人口其實佔大宗。根據美國皮尤中心在2016年公布的民調,在以色列的總人口中,自認為世俗(secular,或希伯來文的hiloni)的人佔了40%。因此,許多世俗猶太人對宗教式的慶祝方式是陌生的。有些長大後隨朋友在新年期間去猶太會堂的世俗猶太人,往往對會堂的儀式感到新奇。

世俗與其他並不虔誠信仰猶太教的家庭,還是會有些新年的「儀式」。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幾項新年時必備的食物。

猶太新年:吃啥?

就像世界許多族群,食物在猶太新年及許多猶太節日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一般說來,普遍常見的包括蘋果沾蜂蜜、椰棗、紅石榴、黑眼豆、韭菜、瓜類、甜菜、魚頭等,各有其象徵意義的食物。比如吃甜甜的蘋果沾蜂蜜,象徵有一個甜蜜的來年;吃多子的紅石榴,象徵在神面前充滿義行;吃魚頭,則象徵在新的一年會更加進步。

AP_10082313504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然而,不同族群背景的猶太人,不同的飲食風格也會呈現在新年的慶祝食物中。以祖先來自東歐的阿什肯納茲猶太人(Ashkenazim)及祖先來自中東的米茲拉希猶太人(Mizrahim)來說,他們新年的餐桌也會有所差異。比如新年必備的魚,許多阿什肯納茲猶太人會準備魚丸凍(gefilte fish,又譯:魚餅凍、調和魚);口味比較重的米茲拉希猶太人,則會準備通常很辣的、以番茄為底的燴魚(chraime)。

這兩道魚料理,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這兩個猶太族群的文化差異。米茲拉希猶太人的父輩、祖父輩來自鄰近中東或北非國家,不像阿什肯納茲猶太人,是東歐或歐洲猶太人後裔。由於祖父母輩及祖先的中東歷史淵源,米茲拉希猶太人在食材與香料的運用上,口味比阿什肯納茲猶太人重許多。因此,米茲拉希猶太人的料理通常會比較辣。飲食節目中常可以看到米茲拉希猶太人自豪地說,我們「米茲拉希猶太人」懂得什麼叫做真正的食物。對他們來說,阿什肯納茲猶太人的食物比較「假掰」,份量很少且味道很淡。

儘管在年輕一輩的以色列猶太人中,父母輩通婚的情形已經讓阿什肯納茲與米茲拉希猶太人之間的界線,變得比以前模糊得多,但偶而他們的飲食、文化差異都還是會在日常生活中顯現出來。可以想見,在節慶的場合到朋友甚至男女朋友的家中拜訪,若雙方來自上述或其他不同的族裔背景,常可能會有不適應的問題。

分歧的藝術

本文所述對猶太新年的不同詮釋、理解及飲食習俗,仍不減多數猶太人在秋收時節慶祝「猶太新年」的事實。就像是世界各種文化,特別是對移民在民族歷史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民族來說,文化或習俗的歧異本就會隨著時間與移民等變動而產生。但能夠有這樣的理解,也會對於了解一個民族、甚至國家,有所助益。


註釋

  • 註1:《妥拉》對許多正統猶太教徒可能有兩種意義:第一,指所謂的《摩西五經》,即《舊約聖經》(或猶太教《聖經》)的前五卷書;第二,也可泛指所有猶太教經典。筆者在此處採用第一個意義。
  • 註2:也有些拉比認為,提斯利月的猶太新年是紀念神創造「人類」、而非「世界」。
  • 註3:正統猶太教徒守安息日時,會避免「做工」。《米書拿》中列舉了39項被視為「工作」的行為,例如:種植、揉麵、烘煮、生火、宰殺食物、切割等。此外,這些行為的「延伸」也會被視為工作。例如:沿著捲筒衛生紙的撕痕把衛生紙撕開,就是「切割」的延伸,所以守安息日的猶太教徒,會在安息日前,先把足量的捲筒衛生紙撕好,放在廁所,以便在安息日使用。另外,安息日時,煮飯是禁止的;不過猶太新年期間,是可以煮飯的。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