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片重溫】《幸福湯屋》:母愛真偉大,你是否也吞食了母親?

【舊片重溫】《幸福湯屋》:母愛真偉大,你是否也吞食了母親?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幸福湯屋》是一家庭通俗劇的恐怖硬芯,導演以黑色喜劇去敲碎。片末母親一如預期的死去了;結尾的告別式固然溫馨,但卻隱隱暗含了一種「食人」的象徵儀式⋯隱喻層次上,家人一起充滿了愛地吃了母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從《幸福湯屋》的片名就能猜到它是一部療癒系的通俗劇(不過不是三立甘味人生,而是Family Melodrama)——完全沒錯,它通俗得要命,絕對讓你掉淚、哭完之後感覺「啊,好療癒」。

劇情描述宮澤理惠飾演的母親,一日得知癌症末期的生命僅剩3個月,堅強振作,打理身後的事:揪回離家出走的軟爛丈夫(小田切讓飾演),好讓湯屋重新開張營業;分別正值少女和孩童的兩個女兒遭遇成長瓶頸,需由母親幫忙推搡一把;最後她還必須處理多組纏有心結的母女關係。

母女關係或許是全片母題——由於男主角這位父親徹頭徹尾是一根廢柴(他對家庭的全部貢獻,恰好也只有替燒滾溫泉的鍋爐不斷餵送薪柴而已),使得此片的電影世界儼然一個母系社會。片中靈巧不紊地羅列與交織了好幾組母女,而且無一不帶有導演「反血緣家庭」的意圖:不論遇見誰都能把這人變成自己孩子的母親;只以書信聯繫、只以手語對話的母女;由於自幼被母親拋擲出去於是多年之後,以拋擲鈍器作為回敬的女兒;授予女兒「戰鬥內衣」、並且強硬把她推上「制服戰場」的母親⋯⋯。

螢幕快照_2019-02-10_下午3_17_54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由於沒有一組母女關係是正統或「正常」的(所以很棒),最終這讓全片近乎可以作為「多元成家」或「毀廢派」的示範教材(或說可資參考的模式)。

我向來認為,毀廢派的論述才是多元成家(包括同性婚姻)能夠據以建立的堅實基礎,兩者從來不是對立或敵仇的——如果目前態勢呈顯如此,那必然是其它(潛在的、不明白或不明言的)政治因素所致。

然後我想認真談一談片中飾演核心母親角色的宮澤理惠。台灣人最初認識宮澤理惠,應該都是透過她當年的全裸寫真集吧。嚴格說來,對我而言,她是我父執輩的慾望對象(正如飯島愛作為色情對象之於李宗盛世代),我這一代男性的集體記憶應該是徐若瑄舒淇吧(以及川島和津實⋯⋯這確實是我擅自替我這個世代的男性劃定了集體記憶)。

然而,宮澤理惠畢竟仍是以豐腴女體的形象烙印於觀者心底的,但緊接這個發光形象建立之後,她便立即以急劇激烈的「消瘦下去」否定了這個形象——衡諸她在那之後至今苦行僧一般的演技琢磨,彷彿她是刻意以形銷骨立的形式來自我否定(更正確地說應該是自我揚棄),以肉換骨。

螢幕快照_2019-02-10_下午3_45_03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這一象徵性的形體與形象的鬥爭,在《幸福湯屋》片頭她以母親形象登場、於陽台上晾曬青春期女兒的胸罩內褲那一幕,已然鮮明——片中這一對母女正是以肉體的對比來彰顯鬥志或勇氣的遺傳;否則,這位少女在教室裡毅然起立、脫去外衣露出內衣與身體的驚人一幕,就無法產生關鍵意義、甚至反而可能淪為導演剝削女體的鐵證。

另一個較為淺白的象徵調度是:接近片末,醫院病榻上母女兩人手臂相互依偎的鏡頭,一豐腴一枯瘦,一是隱約血管浮現的雪白、一是蒼白失血而蠟硬。

壹、(妳的)成長必然伴隨(我的)死亡;這是侯孝賢《童年往事》也是你我童年往事的主題。

貳、妳的成長是由我的死亡作為代價所兌換而來的。

參、身為女人,妳以後也會像我一樣。這是家庭通俗劇之所以往往同時也是恐怖片的古典圖式——不過,導演已經很努力扭轉、對抗、拆解這個古典敘事了。

螢幕快照_2019-02-10_下午3_42_58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對於此一家庭通俗劇的恐怖硬芯,導演以黑色喜劇去敲碎。片末母親一如預期的死去了;結尾的告別式固然溫馨,但卻隱隱暗含了一種「食人」的象徵儀式——只要觀眾記得片中兩次全家共食涮涮鍋的場景(作為家庭情感的儀式與重要轉折)、尤其是「舉箸夾取薄薄肉片在滾沸湯面上來回涮燙」的鏡頭,那個出人意料的結尾便顯得直指核心了。

隱喻層次上,家人一起充滿了愛地吃了母親。它同時也呼應了片頭湯屋門口張貼的告示:由於老闆「人間蒸發」,故本店無限期歇業。

這位在片頭「人間蒸發」的老闆,即是小田切讓飾演的父親、丈夫、男主角。標準的軟爛男人,說要去打一小時柏青哥,結果消失了一年。軟爛歸軟爛,但被女人推和罵,還是會一臉無可奈何地挽起袖子幹活、加減擔負一些責任,所以還不算軟爛到底。小田切讓很適合這種角色:多半時間廢廢的,但不得不時或遭逢事件時也是能夠吠吠的。

螢幕快照_2019-02-10_下午3_42_37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這當然是好看也好哭的通俗劇,但讓我覺得十分精彩因而對導演生出期待的,是這部片裡那些抽走之後其實不致影響劇情的微妙細節:比如以頭顱撞擊腹部作為告別(她們是橄欖球隊員嗎);比如躲藏在病床棉被底下的小女兒(她仍在貪婪吸吮母親最後的乳汁嗎);比如敲過男人腦殼的湯勺一反手轉過來盛接滴落的血;比如病母面對「人型金字塔」喜極而泣之際轉頭一人喑啞吶喊「我還不想死啊」⋯⋯

這些細節除了幽默或哀傷之外,還似乎是一種已然具備導演印記的、無以名之(於是有待命名)的特殊感性。別被片名誤導了,快陪阿母或阿嬤去看這部電影吧,連一位剛退伍不久的硬漢學弟影友看完之後也哭得淅瀝嘩啦的。

《幸福湯屋》線上看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陳平浩』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