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委內瑞拉危機擺脫「石油綁架」,中國將因禍得福?

藉委內瑞拉危機擺脫「石油綁架」,中國將因禍得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杜洛已經證明了,他將操縱任何敦促談判的呼聲以有利於他那方,且他經常使用所謂的對話爭取時間……與馬杜洛對話的時機早就過了。」情勢如往不利馬杜洛的方向發展,其下場有4種可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向駿(致理科技大學教授兼拉美經貿研究中心主任,中華戰略學會理事)

儘管委內瑞拉國會多次重申不承認馬杜洛(Nicolás Maduro)第二任總統的合法性,但他仍在1月10日宣誓就職。同一天美洲國家組織(OAS)理事會召開特別會議,以19票贊成、6票反對、8票棄權、1票缺席(古巴)通過決議,拒絕承認馬杜洛新任期的合法性。1月23日委內瑞拉國民議會主席的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 Guaidó)自行宣布就任臨時總統,其根據是委國憲法第233條:「如果總統未能遵守官方的基本要求,國會議長可以接管臨時權力、並在30天內宣佈選舉。」次日OAS的34會員國有16國承認瓜伊多。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國際公共事務學院教授貝拉斯科(Andrés Velasco)去(2018)年8月在題為〈規劃後馬杜洛時代的委內瑞拉〉(Planning for Post- Maduro Venezuela)一文中曾提到,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1926年的小說《妾似朝陽又照君》(The Sun Also Rises)中有個角色被問道是如何破產的,他的回答是「兩天……開始過程相對緩慢,之後突然就垮掉了。」馬杜洛只花「兩週」就逼出另一個臨時總統,其6年總統任期凶多吉少。

1月26日聯合國安理會15個成員國中的9國贊成召開特別會議,中國、俄羅斯、南非和赤道幾內亞反對未果。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會議上敦促各國支持委內瑞拉反對派領導人瓜伊多,並呼籲委國儘快舉行自由公正的選舉。英國、德國、法國、西班牙和比利時則表示除非馬杜洛在8天內舉行選舉,否則他們會承認瓜伊多是臨時總統。26日晚,委內瑞拉外交部發表聲明同意與美國政府開啟為期30天的談判,討論在兩國斷交後建立駐對方國家利益代表處相關事宜。

1月27日委內瑞拉駐美武官席瓦(Jose Luis Silva)宣布指馬杜洛是「篡位者」,並敦促他的「軍中弟兄們」支持瓜伊多。28日,美國白宮正式宣佈對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PdVSA)進行制裁;29日委內瑞拉最高法院下令禁止瓜伊多離境並凍結其帳戶。

早在2017年8月8日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智利、哥倫比亞、哥斯大黎加、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墨西哥、巴拿馬、巴拉圭、秘魯12國的外交部長和代表曾於秘魯首都利馬集會,「就委內瑞拉的嚴峻局勢發表了意見,並探討以對話及和平的途徑,協助該國恢復民主」,共同簽訂宣言後「利馬集團」(Lima Group)隨即宣告成立。今年1月4日該組織外長會議,除墨西哥外其他國家宣布不會承認馬杜洛的新政府,敦促他交權國會並重新舉行大選。

委內瑞拉兩位總統背後各有勢力,一場腥風血雨的鬥爭正在進行,2月7日烏拉圭和墨西哥在烏首都蒙特維多召開會議,超過12個歐洲與拉美國家部長希望為委內瑞拉所有政治力量參與的新對話機制奠定基礎。負責處理委內瑞拉危機的美國特使艾布蘭(Elliot Abrams)譴責該次會議並表示,「馬杜洛已經證明了,他將操縱任何敦促談判的呼聲以有利於他那方,且他經常使用所謂的對話爭取時間……與馬杜洛對話的時機早就過了。」

馬杜洛四種可能下場

情勢如往不利馬杜洛的方向發展,其下場有四種可能。

其一是留在國內困獸猶鬥。為免馬杜洛畏懼司法制裁負隅頑抗,瓜伊多已考慮「赦免」他。至於軍方高階將領雖仍支持馬杜洛,但中、下級軍人才是決定其政權延續的力量。因此國民議會已於1月15日通過赦免法,凡協助恢復民主的軍人可享豁免權。

其二是尋求政治庇護。去年12月1日墨西哥總統羅培茲(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曾力排眾議邀請已遭嚴重外交孤立的馬杜洛出席就職典禮,以示其拉美左派新霸主的氣度,但馬杜洛卻在會場遭部分人士指為「獨裁」。川普(Donald Trump)的立場將決定羅培茲能否如願拯救馬杜洛。

其三是流亡海外。1990年藤森謙也(Alberto Fujimori)意外成為秘魯史上第一位日裔總統,稍後又成功地修憲並於1995年連任總統。2000年藤森雖再度成功連任,但就職後其合法性一直籠罩在賄選疑雲中。同年11月反對黨趁藤森赴汶萊出席APEC高峰會議發動政變,藤森則潛逃日本。但他最終被引渡回國並於2009年入獄服刑,2017年底雖被特赦,但去年10月最高法院撤銷特赦,藤森目前仍處於是否再度服刑的困境。古巴會收留馬杜洛嗎?

其四是遭引渡國外。儘管委內瑞拉危機主要來自「利馬集團」的抵制,但若非美國背書恐難成事。2013年瓜地馬拉前總統波蒂佑(Alfonso Portillo)因美國要求接受7000萬美元洗錢案調查,成為第一位引渡到美國的拉丁美洲前國家領導人。由於美國和歐盟去年已在新一輪制裁中採取旅遊禁令和資產凍結的方式管控馬杜洛政府,馬杜洛恐終將難逃被引渡的命運。

委內瑞拉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尼加拉瓜步後塵?

委內瑞拉危機至少有以下兩個層面的國際影響。拉丁美洲受影響最大的個人可能是尼加拉瓜總統奧蒂嘉(Daniel Ortega),他於2006年11月贏得大選後,又在2011年透過修憲獲62%得票率首次成功連任。2014年他在爭議聲中主導通過取消總統任期限制並擴大總統職權,2016年11月他和妻子以72.5%得票率當選總統和副總統。1979年奧蒂嘉靠推翻蘇慕薩(Anastasio Somoza DeBayle)獨裁政權邁入政壇,如今卻建立了另一個獨裁政權。馬杜洛的下場令人懷疑奧蒂嘉能否順利做完5年總統任期。

中國的灰犀牛?

倫敦國王學院國王政策研究所主席巴特勒(Nick Butler)認為「委內瑞拉經濟的殘餘部分所以還能運行,原因是俄羅斯提供了貸款以換取委內瑞拉允許建立軍事基地,以及委內瑞拉與中國簽署了石油換貸款的協議。」

就中國而言,是否承認新政府陷入兩難,委內瑞拉是中國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國,但也因北京對其「慷慨借貸」助長了該國「不負責任的民粹主義開支」,成為「走出去」政策的失敗案例。上海大學拉美研究中心主任江時學認為「委內瑞拉的前景不容樂觀,馬杜洛要面對的是政治、經濟、社會和外交的四重危機,而且是越陷越深。」

再者,由於中國的另兩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巴西和墨西哥新任總統正在爭奪拉美主導權之際,北京是否承認新政府都將面臨「順了姑意,逆了嫂意」的窘境。這也就是為何1月24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反對外部干預委內瑞拉事務,支持委內瑞拉政府為維護國家主權、獨立和穩定所作努力。中方一貫奉行不干涉別國內政原則,反對外部干預委內瑞拉事務,希望國際社會共同為此創造有利條件。」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月21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曾表示,中國經濟發展正面臨內、外環境條件變化所帶來的「七大風險」挑戰,既要警惕「黑天鵝」,也要防範「灰犀牛」。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時殷弘認為,「馬杜洛和查維斯不善經營經濟,以致中國在委內瑞拉的大量投資面臨滅頂之災,中國早已有所不滿」,委內瑞拉危機恐將成為中國外交上的「灰犀牛」。如果政權更換能給中國帶來擺脫被委內瑞拉石油經濟綁架的機會,或許可算是因禍得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橫議拉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