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金主」?土耳其斥中國「再教育營」是人道恥辱

罵「金主」?土耳其斥中國「再教育營」是人道恥辱
Photo Credit: CN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土耳其執政黨之所以轉變立場,對中國新疆議題發出強硬指控,是因為土耳其選民已經開始對此感到不滿。而3月底,土耳其將迎來地方選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8月開始,中國新疆維吾爾族人「再教育營」的人權爭議引起國際關注,但伊斯蘭國家沒一個為此批評中國,9日,伊斯蘭大國土耳其開了第一槍,說中國新疆政策是「人道上重大恥辱」,中國則重申是「再教育」維吾爾族人是為了「反恐」。從2016年以來就跟中國當局交情匪淺的土耳其執政黨,之所以選在這時跟中國嗆聲,可能無關人權,而是為了選舉。

《中央社》報導,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約有1000萬維吾爾人,占新疆人口數的45%。2017年開始,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的鐵腕手段變本加厲,美國官員和聯合國專家指出,至少有100萬新疆穆斯林被中國當局關押在政治「再教育營」裡,裡頭禁止男性蓄鬍、禁止女性戴面紗、不許使用伊斯蘭語說話問候,若拒絕服從指示,可能沒飯可吃、被迫罰站24個小時或遭到單獨監禁,被不少國際媒體批評這是「集中營」再現。

土耳其開了伊斯蘭世界第一槍:別再同化維吾爾族人

雖然中國「再教育營」的爭議從2018年8月就喧騰國際媒體,但《中央社》報導,全球49個伊斯蘭人口為主的國家,沒一個為此向中國發出抗議。直到9日,伊斯蘭大國土耳其開了第一槍。

(中央社)土耳其外交部發言人阿克索伊(Hami Aksoy)9日發出聲明指出,「中國當局對維吾爾突厥人有系統的同化政策是人道上重大恥辱」、「超過100萬維吾爾突厥人被任意逮捕,在集中營和監獄中遭到酷刑和政治洗腦,這已不再是秘密。」

他提到,沒有被拘禁在再教育營的維吾爾人也蒙受極大壓力,旅居海外的土耳其維吾爾公民無法取得住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親人的消息。

阿克索伊表示,土耳其要求中國當局尊重維吾爾人的基本人權,關閉再教育營。他說:「我們也呼籲國際社會和聯合國秘書長採取有效措施,結束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人道悲劇。」

他並提到土耳其獲悉維吾爾詩人與音樂家黑伊特(Abdurehim Heyit)辭世的消息。阿克索伊說:「得知高風亮節的詩人黑伊特逝世,令我們無比傷痛。他因創作而被判8年徒刑,於繫獄第2年辭世。」阿克索伊表示,這個不幸消息增強土耳其民眾對中國「再教育營」反應。他強調,土耳其期盼中國當局顧慮土耳其對於人權問題的反應。

中國回應:那是「教育培訓中心」,只是為了「打擊恐怖主義」

(中央社)針對土耳其當局的厲聲譴責,中國10日在駐土耳其大使館的官網上,以「答記者問」方式發布其新聞發言人的回應。這份問答表示,中國境內外的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暴力恐怖勢力這「三股勢力」自1990年代以來,在新疆策劃並組織實施了數千起暴力恐怖事件。

中國否認設在新疆的教育培訓中心是「集中營」,表示其最核心目標是反恐和去極端化。主要內容是「三學一去」,也就是學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法律、學職業技能,去極端化。

中國官方還稱,自建立「教培中心」以來,新疆已經超過25個月未發生過暴力恐怖事件。2017年全疆接待境內外遊客數量超過1億人次,2018年遊客數量超過1.5億人次,成長約50%,「這些數字充分說明新疆很安全、很穩定」。

針對土耳其外交部發言人稱中國政府試圖消滅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群體的種族、宗教和文化認同,這篇問答稱這些言論「與事實完全不符」。中方舉出的例子包括:新疆廣播電視機構使用漢、維吾爾等多種語言進行廣播出版,新疆的大學入學考試使用漢、維吾爾、哈薩克等5種文字試卷等。中方說,希望土耳其「收回不實指責,並採取措施消除惡劣影響」。

為3月底的地方選舉,土耳其執政黨不惜公開跟「金主」中國嗆聲

(中央社)土耳其的厲聲指責引起國際關注,因為自2016年土耳其當局與德國、荷蘭、美國發生外交齟齬以來,土耳其政府就將中國視為取代西方金融體系,獲取外人直接投資(FDI)和資金的替代選項。2017年8月土耳其外長卡夫索格魯(Mevlut Cavusoglu)訪中國時更曾矢言將禁止反中的媒體報導。執政的「正義發展黨」(AKP)也不公開批評中國,尤其在維吾爾人議題上。

安卡拉的土耳其亞太研究中心(Turkish Center for Asia-Pacific Studies)主任喬拉克奧盧(Selcuk Colakoglu)告訴《中央社》記者,土耳其執政黨之所以轉變立場,對中國新疆議題發出強硬指控,是因為土耳其選民已經開始對此感到不滿。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指出,土耳其穆斯林和來自中國大西北地區的維吾爾人在種族、文化和信仰上有緊密關聯。喬拉克奧盧表示,因此,土耳其社會對中國境內突厥穆斯林少數民族的議題極度敏感。

執政的AKP伊斯蘭主義色彩濃厚,與之在國會結盟的民族行動黨(MHP)也是右翼民族主義政黨,但這兩個政黨對於中國新疆議題一直默不做聲,已經引起選民不滿。同時,兩個反對黨民族主義政黨好黨(Iyi Party)和伊斯蘭主義政黨幸福黨(Saadet Party)已經接受新疆維吾爾團體的遊說,開始推動支持中國穆斯林少數民族的運動,加上3月31日土耳就要展開地方選舉,這使AKP和MHP壓力倍增。

喬拉克奧盧說:「這讓AKP和MHP聯盟進退維谷,在政府的經濟利益與土耳其伊斯蘭民族主義選民的意志之間,陷入兩難。」而維吾爾民謠詩人黑伊特死在獄中的消息則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他的死訊在土耳其引起眾怒,終於促使土耳其外交部以罕見嚴峻措詞發聲明撻伐中國。

如果土耳其民眾還是很不爽,「烏魯木齊事件」可能重演

喬拉克奧盧認為,若雙方不再進一步相互指責,則中國當局將不會在意土耳其的反應,畢竟中國無意因維吾爾議題而與土耳其反目。不過,如果土耳其民眾對北京政策的不滿與日俱增,那麼AKP和MHP政府將難以避免得進一步表態反中。

倘若雙方進一步譴責對方,那麼安卡拉與北京之間恐將陷入另一場危機,與2009年7月5日烏魯木齊騷亂事件後如出一轍。

2009年7月5日新疆烏魯木齊發生暴亂事件,導致197人死亡、1700人受傷。當時,土耳其民眾對這起事件強烈不滿,燒毀中國國旗、攻擊中國餐館,並上街示威抗議。土耳其社會反中情緒升溫,兩國關係陷入緊張,時任總理的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曾用「屠殺」來形容這起事件。

喬拉克奧盧表示,「再教育營」政策下對穆斯林少數民族採行的作為,已使中國蒙受更嚴峻國際批評聲浪,中國的軟實力和「北京共識」對全球的吸引力,都將受到衝擊。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