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新加坡信件包裹頻頻遭郵差「丟進垃圾桶」,政府公信力也隨之而去

當新加坡信件包裹頻頻遭郵差「丟進垃圾桶」,政府公信力也隨之而去
本圖僅新郵政工作人員示意圖,並非當事人。|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郵政投遞的除了是往來信件,也確保人民與人民的交流通暢,人民與官府的聯繫無誤,更是人民之間維持隱私交流的保證。

文:沈廣業

編按:新加坡郵政近期失誤連連,2018年頻傳郵件消失,近日「宏茂橋組屋」樓下垃圾桶內出現40多封官方郵件,29歲負責郵差目前已被捕。文中「本國」指新加坡。

不騙你,郵政服務是一個國家政府公共道德的最低標準,比準時收垃圾的清潔服務更基本。

在網路不普及的時代,任何國家都會提供可靠的郵遞服務,最多是速度和效率有差別,但是一定會送到。其實在古代中國,即使是兵荒馬亂的時代,官方還是會確保郵遞服務正常運行,從事郵遞工作的人,也會認真完成任務,即便路上遇到危險被殺害,那段路還是會設法走過去。雖然馬兒不會說話,但我可以肯定,肩負郵遞任務的馬兒,一定也是一心一意要完成任務的。

可是在21世紀的新加坡,表面上是先進國家,國家法律管得那麼嚴,沒有罷工、沒有拖欠工資,竟然就發生郵差偷懶的事情,而且已經不是第一次。

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樣經歷過信件苦等沒來的事情。去年2月,一個郵差在公寓丟棄信件被揭發,跟對質的居民訴苦嫌工作量太大,當時看新聞就令人感覺那不是唯一的一次,沒想到近日又有一宗被揭發,是在宏茂橋的組屋區,一名外籍郵差把整批的郵件丟棄在垃圾桶。最新的消息是這名郵差已經因為觸犯郵政服務法令被捕。

資訊通信媒體發展局IMDA作為新郵政的監管單位,表示會對違例的新郵政採取必要行動。我們都想看看是什麼行動。

我們都記得小時候寄信、收信,郵差總是準時上門,跟郵差大哥閒聊幾句是很多小孩或者家庭主婦的記憶。那時候的郵差,完全就是左鄰右舍的一份子,只要該來的時候不來,村子鄰居都會打聽他是不是生病了還是怎樣了。

想著擴張到全世界,本國業務沒有做好?

新郵政(新加坡郵政有限公司)在2003年盛大其事地掛牌上市,轟動當時股界,卻也開啟它追逐利潤的新旅程。隨後若干年,公司不惜重金從歐洲請來年輕的高管,號稱要開拓區域甚至世界市場。估計在那時候大刀闊斧、手起刀落,大規模裁撤郵差和基層中層工作人員,改請了很多廉價外勞,將送信工作外包,變成由承包公司聘請兼職或鐘點工派送的方式。在基層郵政工作的親戚於是跟我透露了許多不滿,說內部人心惶惶,不但工作和薪水難保,最重要是大家對這份有意義的工作完全失去了信心和信念。

一家郵政公司如果不能把本國的服務業做好,卻整天想著擴張到全世界,這難道不是不務正業?對於收信寄信的本土人來說,公司擴張帶來的回報只會滋潤高層和少數股民,與大眾無關,然而郵政服務是實實在在的大眾服務業。這點需要強調嗎?有誰不明白?

於是,丟棄郵件、郵差開小差、送包裹不耐煩按鈴等候就直接讓收件人去郵局領取,諸如此類毫無專業精神和人情味的現象十幾年屢見不鮮。報紙上三不五時都能看到讀者投訴信件遺失等等問題,監管部門顯然一直沒有好好問責督導,才會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

RTX23ZZ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不知道相關部門的部長明不明白:監管的政府部門督導和問責不周,放任一個承擔公共服務的單位一再發生失誤,長期發生失誤,其實就跟一個開小差的郵差一樣屬於怠忽職守。如果郵差應該被問責被起訴,部長大人,你說你和你的部門該怎麼辦?

從網絡媒體的爆料來看,被丟失的信件包括各種公家文件,當然也可能有一些重要的私人信件,對事主來說,有些失誤造成的損失是無從彌補的,至少非常困擾。對類似越來越多的政府職能失誤,人民是不是應該積極提出求償,要求政府賠償損失?

當初把本來很不錯的郵政服務搞成這樣的決策者,一定對公共道德這回事沒有知覺,也根本對郵政服務毫無理念,不能理解我上面說的:「郵政服務是一個國家政府公共道德的最低標準」這句話。

這句話的意義是:郵政投遞的除了是往來信件,也確保人民與人民的交流通暢,人民與官府的聯繫無誤,更是人民之間維持隱私交流的保證。

一些極權國家在投遞郵件之前,喜歡拆開偷看人民的信件,那就是一個缺德的政府。一個有擔當、有責任感和道德意識的政府,一定會確保郵政服務的完善可靠,讓人放一百二十個心。雖然在這時代,郵政服務已經無法賺大錢,但這個跟人類歷史一樣悠久的行業,一點都不能被輕賤,它的工作人員的待遇和福利,必須足以讓他們心甘情願認真做好這份工。

延伸閱讀: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