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手不露臉:超神祕的墳場新聞老總對談,原來我早就認識他?!

露手不露臉:超神祕的墳場新聞老總對談,原來我早就認識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沒有請他到墳場拍造型照,在 Pacific Coffee 談了兩小時;最後,拍他一張「無法可修飾的一隻手」,算是證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沒有請他到墳場拍造型照,在Pacific Coffee談了兩小時;最後,拍他一張「無法可修飾的一隻手」,算是證據。

墳總笑說︰「驚見屍手」 Photo Credit: 區家麟

墳總笑說︰「驚見屍手」;就是這手,在鍵盤上扶乩、派陰間記者採訪,搞出了一個「墳場新聞」,瞬即成為網絡熱話。

(相關文章:引用去世名人針貶時事暴紅,一週獲近四萬讚:《墳場新聞》總編輯是何方神聖?

他是墳場新聞總編輯青永屍,他不太喜歡人家叫他「墳總」,我問︰「應該如何稱呼你?」

「青生。」

「為甚麼不叫墳總?」

「因為「總」是形容很偉大的人,例如網絡上有容總,中共有「習總」……」

「如果偶然稱呼你墳總,你唔會嬲啩(編按:你會否不高興)?」

「叫仆街(編按:粗話,咀咒別人)都唔嬲(編按:都不介意)。」

渴望同墳總對談,有很多原因。

第一,我做訪問做得太多,曾有人問我,你現在最想同甚麼人做訪問。我說︰同死人做訪問,因為未試過。

我講真的。

所以,當青永屍先生一力開拓了採訪的新天地,把不可能變成可能,而且短時間內把「墳場新聞」辦得有聲有色,我很想認識他。

第二,原來我一早認識他。

不只一早認識,而且是那種一個月會見面兩三次的人,當我發現,原來他是他,我驚愕,我誤判;我們雖然是同一個小圈子裡的朋友,但甚少交談,原因不明,可能是,我們都屬無話不會找話那種人;很明顯,我們都是外表冷漠,但內心充滿熱情。

第三,同墳總談天,因為好玩。

我問他,平日上網,去甚麼網站,青生說,沒有甚麼網站會特別去讀,多數上facebook,愛看《潮池》。(真實對白)

陳曉蕾在她facebook說過,「我想像墳場新聞的真身,是低調不起眼的教書先生,平日唔多講說話(編按:寡言),偶然一句好有骨,總是躲起來看書,然後自己和自己講笑話,終於有日忍不住大爆發,寫到停唔住(編按:停不了)。」

我本來也覺得,墳總真身,應似陳曉蕾所想像;此刻,與青生面對面,他表面是不太起眼的教書先生,但一開口,連珠炮發,兩小時對話,訊息密度如講了四小時。

青生說,本來想在fb回她,但怕暴露身份。青生想告訴陳曉蕾,他教書時,不低調,密密講笑話,天天大爆發。

寫到此,還只是前奏。

陰功(編按:慘了),兩小時錄音,幾時聽得完?這次談天,不能算是「訪問」,應該說,更像重新認識一位朋友。

憑記憶,先寫幾句︰

青生確實是教書先生,讀左校(編按:左派學校),中學時讀司徒華的《潤物細無聲》,深受影響;校內考試本來成績很好,一直考第一,但會考時,貪玩、心散、掛住識女仔(編按:一心想泡妞),少男情懷總是C(編按:詩,諧音),結果,中文科、中史科、中國文學,統統都考了C。

與墳總對談,他只提出一個條件︰文章不能在《立場新聞》刊登。

不過,原來「墳場新聞」創刊,只因有位朋友搞「賭場新聞」,一時興起,叫他一齊玩,後來墳總才發現原來全世界在玩「X場新聞」,那時,他才知道「立場新聞」的存在。

而「墳場新聞」fb 頁面上那句「立場等如利益」,原來是墳總在學校,教學生應試,答閱讀理解的心訣;所謂「立場等如利益」,是叫學生答閱讀理解時,代入角色的立場,考慮他面對其處境時的利益考慮,自能答得好,取得高分。

墳總說,他每天都會同學生單獨會面一小時,談學業、談成長。他不想暴露身分,不是怕失去工作,而是不想失去這群學生。

聽到這裡,我感動了一下。

下回預告︰

  • 墳總讀左校,曾在左派機構工作,深刻體會為何左派會出現tree gun(編按:指立法會議員鍾樹根)之流︰「白痴只能控制文盲,白痴只能管到白痴。」
  • 如何學古文?讀《辭源》。
  • 現時青年人讀書風氣差,因為兒童文學落後,青少年難突破「圖畫期」。
  • 現時泛民的光譜,你屬於哪方?答︰None of the above.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