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的歷史》:乳房史的演進隱藏著一個基本問題——誰擁有乳房?

《乳房的歷史》:乳房史的演進隱藏著一個基本問題——誰擁有乳房?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回顧歷史,會發現當代西方人對乳房的想法其實非常武斷,本書的主旨便在回顧歷史,涵蓋過去兩萬五千年,但特別側重某些時代,在那幾個時代裡,乳房被賦予某些意義,改變了西方人看待它的方式。本書是以電影蒙太奇手法處理那幾個時代,劇情往前推進又不時重疊,因此它不是一本線性敘述的乳房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瑪莉蓮.亞隆(Marilyn Yalom)

前言:不斷改變的意義

本書旨在帶領大家以全新的角度思考乳房。對多數人而言(尤其男人),乳房是性感的裝飾品、女性氣質的王冠權杖,但這並非放諸全球皆準的想法,在美洲與南太平洋的部分文化裡,女人自古以來就是袒胸露乳,這些文化因而不像西方世界那麼強調乳房的情色意義。非西方文明有它們自己的拜物對象,譬如中國人迷戀小腳,日本人迷戀女人的頸背,而非洲與加勒比海地區的人則執迷於女人的臀部。不管哪種拜物,單獨的身體部位之所以充滿性感意味,是在於它的「若隱若現」,套一句法國詩人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 1842-1898)的話,是「遮掩的情色」。

如果我們回顧歷史,會發現當代西方人對乳房的想法其實非常武斷,本書的主旨便在回顧歷史,涵蓋過去兩萬五千年,但特別側重某些時代,在那幾個時代裡,乳房被賦予某些意義,改變了西方人看待它的方式。本書是以電影蒙太奇手法處理那幾個時代,劇情往前推進又不時重疊,因此它不是一本線性敘述的乳房史。

男人不斷企圖將女人的乳房據為己有

乳房史的演進隱藏著一個基本問題:誰擁有乳房?它屬於必須仰賴母乳或代乳的嬰兒?還是屬於愛撫它的男女?它屬於描繪女體的藝術家,還是屬於不斷迎合市場新需求、專斷論定乳房大小美感的權威人士?它屬於向少女、成熟女人、小乳房女人推銷少女胸罩、支撐胸罩與魔術胸罩的胸罩製造商,還是屬於不斷要求女人端莊遮掩乳房的宗教、衛道人士?它屬於悍然逮捕「上空女人」的法律,還是屬於有權決定女人多久做一次乳房X光攝影、何時做切片與乳房切除的醫師?它屬於替女人美容隆乳的外科整型醫師,還是屬於花錢購買它、暴露它,然後用以貶抑傷害女人的色情業者?乳房是女人身體的一部分,但它屬於女人嗎?上述疑問點出了整個乳房歷史裡,男人與建制不斷企圖將女人的乳房據為己有。

乳房做為女性身體的象徵,自古以來,便有「好乳房」與「壞乳房」不同形象。聖經〈創世紀〉裡的夏娃既是眾生之母,也是妖婦的原型。猶太教與基督教信徒或許自詡為夏娃的後裔、祖先曾吸吮過她的乳房,但無數的藝術作品也顯示:夏娃蘋果般的乳房也被比喻為引誘人類墮落的禁果。

當「好乳房」的形象占優勢時,重點都放在它的哺育功能,甚至成為宗教靈性與政治養分的來源。五千年前,西方與近東古文明普遍崇拜女性偶像,乳房的形象如此;四千五百年後,義大利盛行聖母乳子像,乳房的形象亦是如此。兩百年前,法國新共和誕生,裸露的乳房則象徵了自由與平等。

當「壞乳房」的形象當道時,乳房成為誘惑與侵略的象徵,不僅聖經〈創世紀〉的觀點如此,希伯來先知以西結(Ezekiel)也將耶路撒冷、撒馬利亞兩座城市比喻為一對放蕩的娼妓,有著罪惡的乳房。莎士比亞經常描寫「壞乳房」,其中又以恐怖的馬克白夫人最令人膽顫。壞乳房常和性與暴力連結,大量出現在現今的電影、電視、廣告與色情出版品裡。由此可見,不管好乳房還是壞乳房的形象,多半只是在表達男性觀點。

探索過去的女人如何看待自己的乳房,是寫作本書的一大挑戰。我在本書裡探討了女人如何決定乳房該怎麼遮掩、怎麼使用,基於什麼理由決定是否餵食母乳。女人在什麼時刻才有權決定乳房應當接受何種治療?她如何以乳房做為商業、政治工具?女性文學與女性藝術裡的乳房和男性持有不同觀點嗎?此外,我也特別注重二十世紀末女人奪回乳房所有權的奮戰。

哺育與挑逗左右了乳房的命運

本書從舊石器時代的女神瀏覽到當代的女權運動,乳房的歷史之旅雖漫長卻充滿驚喜。我們看到史前雕像的乳房被賦予神妙大能,譬如邁諾斯克里特文明的裸乳握蛇女神、多乳房的阿蒂米絲(Artemis)雕像,這是基督文明誕生前最後一波的女性神祕崇拜。在舊約聖經希伯來世界裡,女人最重要的角色是母親;新約聖經時代裡,人們則仰拜神奇的聖母馬利亞,因為她孕育了耶穌基督。猶太教與基督教傳統裡,乳房是製造乳汁的器物,攸關著希伯來子民與基督信徒的生存,聖母乳子的形象成為滋育信徒靈魂的象徵。

聖母乳子像興起於十四世紀的義大利,可是不久後,乳房便產生了新的性感意涵,從十五世紀到十七世紀,法國、義大利、英國與北歐出現了無數歌詠乳房性感的詩歌與繪畫,讓乳房的情色意涵遮蓋了它原始的哺育與神聖意義。

自此,乳房的兩種意義展開了拔河,哺育與挑逗兩種功能不斷拉扯著女人的命運。從猶太基督文明起,神職人員、世俗男子與嬰兒便認為他們擁有女人的乳房,毋需女人同意,便可以自由使用它。

乳房的意義隨著歷史推進而變動

到了十七世紀荷蘭共和時代,新的力量加入了乳房爭奪戰,使它成為公民責任的象徵,餵食母乳不僅對家庭有益,對國家也有貢獻。一個世紀後,餵食母乳成為法國大革命的重要部分,不少法國人奉行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 1712-1778)的主張,認為法國母親如果不將幼兒送往奶媽處扶養,而是親自哺乳,便能達成社會改革的目標。餵食母乳原本是個人選擇,當時卻成了公民責任的象徵,無數繪畫還以裸胸女人做為法國共和的象徵。從君權統治邁向代議政治的過程裡,乳房也「民主化」了。

乳房史研究如果少了醫學,便不完整。儘管乳房醫學研究在二十世紀時逐漸聚焦於乳癌,早期的希臘與羅馬醫學文獻卻比較專注於乳房的哺乳功能,在各種語言寫就的無數文獻裡,可以看到醫師仔細教導女人注意懷孕期間的乳房變化、飲食、運動、正確哺乳方式、照顧乳房膿腫與斷奶方法,十八世紀以後,這類醫學文獻尤其多,讓我們一窺醫學雖增進女性的健康,卻將女人的主要角色界定為生育者與哺育者。

正當十九世紀的醫學界強調哺育母乳的道德價值時,新興的心理學與心理分析學派卻點出乳房在幼兒情緒發展上的重要性。佛洛伊德在二十世紀提出了大量的心理分析證據,證明吸吮乳汁不僅是嬰兒的第一個活動,也是整個性生活的起始。佛洛伊德的理論普及化後,乳房成為電影、小說、卡通、笑話、T恤與無數雜誌的主題,再度鞏固了乳房對成年男子的龐大吸引力。

十九世紀後,伴隨著工業化與後工業時期的快速步伐,大眾對乳房的要求也成倍數增加。在商業利益的推動下,廣告密集轟炸女人,刺激她們購買各式乳房支撐、塑形與增大品,包括緊身褡、胸罩、乳霜、乳液、矽膠填充物、各式減重課程與健美器材。儘管乳房在過去歷史裡並不乏商業價值,卻是在這一百年中才被資本主義充分利用,成為商機無限的物品。早在希臘、羅馬時期,女人已經開始穿著遮掩乳房的內衣。中世紀末緊身褡誕生,成為有錢婦女的流行穿著,不過一直要到十九世紀中葉,工廠量產、便宜的緊身褡才上市。專為乳房設計的胸罩則是遲至二十世紀初才誕生,價格便宜,各個階層的女人都穿得起。透過大量生產,胸罩成為「控制乳房」的必備穿著。

由於內衣設計總是迎合體態美的潮流,我們從它是誇大還是淡化乳房,便可讀出乳房的歷史。譬如一九二○年代流行扁平男孩身材、一九五○年代流行砲彈般性感乳房,緊身褡與胸罩的設計也跟著改變,忽而壓抑隱藏乳房,忽而將它推擠托高成蘋果與魚雷。

值得注意的是,六○年代的女性解放運動始自著名的焚燒胸罩事件。雖然婦運圈外人對此舉不表贊同,焚燒胸罩的確為女性抗爭樹立了典範,它雖是個象徵性動作,卻打破了施加於女人的外來箝制。從此,女人可以質疑醫學、流行工業等神聖權威,自主決定要不要穿胸罩、上空與餵食母乳,甚至自行決定要不要接受乳房切除術。

面臨上述抉擇時,女體形象至關重要,一個女人的乳房如果不符合時代美的標準,她也很難喜歡它。研究顯示,獨斷的女體美觀念宰制了不少女人,為了符合五○年代以降所流行的瘦削身材與豐滿乳房,美國女人花費大筆金錢,只為打造出削瘦的下半身與巍然的上半身。美國最流行的美容整形手術是抽脂與隆乳,各個年齡層的女人都以宗教般的狂熱減肥,年輕女孩罹患厭食症、暴食症的比率激增,幾乎已成為流行病。當然,我們不能將乳房商品消費狂熱與病態行為,全部怪罪於廣告、電影與電視所促銷的乳房形象,但我們也不能愚蠢地忽略媒體形塑、散布「理想」女體的力量。我們甚至可以說史上第一遭,男女心目中的形體美醜標準大多建築於廣告裡的形象。

女性主義者與其他運動者企圖解放女人,讓她們不再受制於媒體塑造的獨斷美感,但她們也有自己的箝制,譬如有一度女人要「拒穿胸罩」與「淡化女性曲線」,才是政治正確!而經過二十年的奶瓶餵乳風潮後,親餵母乳在過去二十五年裡又抬頭了。今日,在悠關女性生死的醫療選擇上,女人也奮力爭取更多自主權,尤其是乳癌。

長久以來,女人一直被迫面對乳房所傳達的兩大意涵:它既是生命的哺育者,也是生命的摧毀者。一方面,乳房與女孩蛻變成女人、性愉悅與哺育連結;另一方面,它也逐漸與乳癌、死亡連結。對女人而言,「好」乳房與「壞」乳房的對立,並不是男人經常描繪的母親、聖女與蕩婦、妓女的對抗;也不是精神分析學派所說的,孩童經驗世界裡哺育的「好」乳房與排拒的「壞」乳房相互對抗。對女人而言,乳房顯然象徵了艾洛斯(Eros)與山納妥斯(Thanatos)的緊張鬥爭,是生與死的殊死戰場【註】。

過去兩千五百年裡,「陰莖統治」宰制了整個西方文明,乳房文化史也難逃此一架構。但是,乳房自有屬於它的支配力量,它雖然建構於男性的幻想上,卻也日益傳達出女性的需求與欲望。畢竟,乳房最終還是屬於女人的。

註釋:艾洛斯與山納妥斯都是希臘神話中的神祇,前者象徵了生之欲,後者象徵了死之欲。

相關書摘 ▶《乳房的歷史》:文藝復興時期「上流社會乳房」和「下層社會乳房」之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乳房的歷史:西方的宗教、家庭、政治與資本主義如何建構出乳房神話,及其解放之路【全球長銷21年經典・成令方教授專文導讀】》,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瑪莉蓮.亞隆(Marilyn Yalom)
譯者:何穎怡

誰擁有乳房?
當乳房的使用權和詮釋權一再移轉,它將往何處去?

一部至今無人能出其右的女性身體文化史

幽默、尖銳,旁徵博引
全面展示了西方歷史中乳房所乘載的多元意涵及流變
完整注釋│經典重現

女性擁有好乳房,也擁有壞乳房。

在男人眼中,它代表「性」;資本主義讓它成為最好賣的商品。
對嬰兒而言,它是食物;醫師則只聚焦於其哺育功能與病徵。

從家庭角度來看,女性拒絕哺乳會遭受撻伐,但公開哺乳亦是禁忌。
在政治與宗教的濾鏡底下,乳房時而等待拯救,時而散發神聖光暈。

分類學上的「哺乳綱」,起因來自於十八世紀科學家對乳房的病態關注;
同一時期,上流社會與下層階級的乳房,形象與待遇則不可同日而語。

在兩次世界大戰中,乳房不僅鼓舞士氣,更用於國族主義政治宣傳;
但到了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之下,乳房地位遠遠不及陽具。

二十世紀歐美文化席捲全球後,乳房的情色意涵逐漸取代其他象徵,成為壓倒性的代表。
然而,乳房所乘載的意義是否也隨之劃下句點,到此為止?
或者,此乃另一場人權之戰的開端?

《乳房的歷史》是女性主義史學家瑪莉蓮・亞隆最重要的經典著作之一。她以女性視角出發,仔細清點、爬梳乳房在西方文化不同時期與脈絡下所被建構出的複雜形象,從乳房的神聖化到情色化,政治化到商品化,乃至於乳房的階級差異與流動,以及解放的可能性,試圖闡明乳房絕非僅是一身體部位,背後更埋有龐大的性別議題,自1997年出版至今,代表性與影響力持久不衰。

getImage-2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