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繳稅和企業「一樣多」,台灣究竟是誰的「低稅天堂」?

個人繳稅和企業「一樣多」,台灣究竟是誰的「低稅天堂」?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TJ Ti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2017年上市櫃公司總獲利創十年新高,但台灣人民的收入跟10年前相比並無等比增加,反而繳稅的總額跟企業一樣,再對照香港政府的收入來源比例,財政部長說我們是「低稅國家」,你不覺得奇怪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鄭牧(香港金融經理人)

財政部公布統計數據,30年來台灣的租稅負擔率已降至12.9%,堪稱世界最低。財政部長蘇建榮不久前發表稅改方向,目標要將台灣的租稅負擔率提升到15%。但台灣真的是一個低稅率的國家嗎?真可以將租稅負擔率提高嗎?12.9%這個美麗數字的背後,又隱藏著怎樣的真相?

我是一個在香港工作的台灣人,我從事的是金融業,香港的稅賦制度是,個人使用類似台灣的扣除額後累進制度,但課稅總額不會超過政府總收入的比例上限(目前為15%標準稅率),企業則是按公司種類使用15%或16.5%的的單一稅率(但2018年起加入了200萬港元內的寬減額),所以不管你是個人還是公司,賺一百萬還是賺一億,最高就是繳16.5%的稅。

租稅負擔率是總稅收除以GDP的比率,在台灣這個數字大概是13%,香港在2016年是13.97%,北歐高社會福利國家的租稅負擔率約30-40%甚至50%。台灣的租稅負擔率和以低稅聞名的香港差不多,但多數的台灣人可能不認同、或無感。

為什麼呢?我們來看一下台灣的稅負結構。

1
作者提供
台灣稅收結構以所得稅為主

內部這個圓圈是10年前的比例,外部這個大圈是前年2017年的稅負比例,我們可以看到台灣的稅收結構是所得稅最多,約48%,佔我們國家一半的稅收,其中「營所稅」跟「個人綜所稅」的比率約1比1,也就是說,我們全體民眾繳的所得稅,跟全台灣企業一年獲利繳的營所稅,幾乎是一樣,十年前如此,十年後也是如此。

2017年上市櫃公司總獲利2.2兆新台幣,創下了10年的新高,但台灣人民的收入跟10年前相比有增加嗎?這是不是很弔詭?我們的收入沒有增加,企業的獲利增加,結果我們繳的稅跟企業繳的稅一樣,這樣對嗎?是不是很奇怪呢?

所以我去查了一下上市櫃公司的財務報表,原來我們的政府對大財團大企業有許多租稅減免條例,一些IC半導體公司,實質有效稅率大概只有10.3%,銀行大約11%,金控公司5%,但這些銀行一年賺幾百億,IC半導體一年賺幾千億,然後他們的稅率都比我們受薪階級還低。

我們來看一下香港的國稅結構中「企業的營所稅」與「個人的薪資所得稅」。

2
香港政府財政預算案報告/作者提供

香港來自企業稅收(利得稅)是個人(薪俸稅)的將近3倍,我們台灣是1比1,香港是3比1,我認為香港才是健康的稅收結構。我不是反商仇富,我是重商主義,我覺得一定要讓這些大老闆賺到錢,他們賺大錢我們賺小錢,他們吃肉我們喝湯,我們希望的是透過制度化、法治化的規定,讓這些大企業、大財團、有錢人可以依他能力對我們社會做一些貢獻,而不是財稅機關用「政府缺錢,你多少繳一點」霸凌台灣較弱勢的中小企業。

台灣的稅制嚴重偏差歪斜,大財團大企業有租稅減免,但為了支付國家龐大支出,於是中小企業跟人民就成為國稅局的霸凌對象。稅務官員為了達成課徵目標,設計出一套扭曲人性、又完全沒有法源依據的「稅務獎勵金」制度,導致台灣人很努力的工作,但賺到的錢被苛稅剝奪,像是在原地跑步,許多企業已經跑到癱瘓累死,也讓台灣的經濟奄奄一息。

所以,台灣真的是低稅率的國家,但只限財團跟大企業。因此我們可以說,台灣低租稅負擔率背後隱藏的是:不對等、不對稱的「高個人所得稅率」。

不僅如此,台灣還有高達九千多條的稅務解釋函令,是國稅局霸凌人民的武器,這些財稅機關自己訂的,沒有經過立法院的審議,不是法律的函令,竟被用來向人民課稅。收到不合理的稅單,人民雖然有救濟的管道,但是,人民要先繳得起一半的稅單金額或擔保,才有資格提出訴願,否則財產會被強制執行。很多稅務訴訟,更長達一、二十年,多數都不堪折磨而繳錢了事,納稅人的權益被嚴重剝奪。

我曾經跟香港稅局表達對稅單「不服」的意見,程序很簡易,稅單發出來一個月之內可以表達「反對」的意見,稅局接受後就開始進行審理,此時稅單會被pending不用繳,直到最後的final decision出來以後,該繳的繳,不該繳的就撤,所以申訴的程序一毛錢都不用繳,「簡單」、「快速」、「清楚透明」,這才是對人權的保障,對納稅人的尊重,但是對台灣納稅人來說,是天方夜譚般的遙遠。行政院長蘇貞昌一上任就提出「簡政便民」,這也是我們稅制、稅政急需大刀闊斧改革的方向。

改革不難,但這些年來台灣歷經多次的稅改,卻始終無法改到真正的病灶,財稅官員的「不誠實」是否扮演著關鍵角色?財政部公布的台灣超低租稅負擔率12.9%,背後是否隱藏財政官員的「作假」?台北商業大學財稅系副教授黃士洲提醒,財政部公佈的租稅負擔率不包含勞健保、菸品健康捐等等的多項「社會安全捐」,造成與國際數字相比有落差。財政部若想要健全稅制、提升租稅負擔率,必須「準確且公平」的呈現數據,否則難以跟大眾與企業界建立有效的溝通機制。

我認為黃教授說到台灣經濟的「痛點」了!長久以來,財政部公布的數據,常常含糊不清、改來改去,有刻意隱瞞真相之嫌,官員「習慣作假」就無法針對弊端制訂出有效的改革政策,這樣的稅制改革哪能有「健全」的一天?這也是台灣經濟一再衰退的一大原因,當政府希望人民「誠實納稅」時,官員誠實了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