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東亞罷工國日本,現在談罷工卻有種「任性」的感覺

曾經的東亞罷工國日本,現在談罷工卻有種「任性」的感覺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派遣人力與契約員工急速成長,傳統正職人力大幅下降,讓工會人數急速下降,伴隨高齡化,讓許多企業的工會變相成為福利會性質,甚至淪為心理諮商的替代場所。

幸福企業罷工連環

暨2016年的華航空服員罷工後,許多華航機師們在2019過年期間也宣布罷工,無預警地讓這個老企業宛如平地一聲雷地受創。華航不僅取消多次航班,連帶地當時讓許多人民有家歸不得、有旅遊都泡湯。筆者在現場採訪,一位反對罷工的41年資深朱姓員工,對筆者哽咽地說:「在現場看到老太太好不容易一輩子終於第一次出國,卻為了改班機與延誤行程,不斷地被家人用輪椅推來推去。還有媳婦回不了大陸娘家,當場淚如雨下,真的是很捨不得。」

不過在另一端,機師對於華航長年的官僚主義也是大表不滿。一位年資26年的資深黃姓機師就說:「華航長年的管理階層真的出了很大的問題,一群不懂航空的人空降,期貨輸個好幾百億,幾年後拍拍屁股就走,然後全體員工一起被連累。」他還直言,華航聘用的外籍機師不只強佔正機長,飛行時數與經驗都不足國籍副機長,還領得比國籍多,讓他們深感不公平。接連紅眼或長程航班的過勞也讓他們精神壓力極大,他們站出來無非就是希望能有個合理待遇:「我們都愛華航,我在這邊成家立業生子,我們只是希望它更好,不要被一堆不明就裡的高層給玩殘掉」,他說。

然而,華航的罷工卻在台灣的網路上引發正反兩極的論述。大多數的台灣人對於罷工目前觀念還不熟悉,因此認為機師們坐領高薪還要罷工的想法相當不認同,甚至冠上「貪婪機師」惡名。當然,聲援者也不在少數,他們希望藉由機師的罷工,能給台灣社會更多勞動意識的提升,畢竟領低薪的社會階層,可能連罷工或爭取勞動權的想法都未曾想過。

華航的罷工也吸引到鄰國的日本媒體報導,不過對於日本社會來說,罷工在他們的工作生活已經消失甚久。根據厚生勞動省2018年統計,5500萬名雇用者中,參加工會的比例為1007萬人,比例差不多在17%;這跟1989年平成改元時的25%相比,可說是逐年下降。但是在過往的全盛時期,1950年的工會組織比率一度高達55%,日本全體上下更是時不時掀起罷工風潮,與今日情況相比可說是不可同日而語。如今日本變成最不容易罷工的國家之一,經濟轉變與企業的思維改善可說是相輔相成。

曾經的東亞罷工國

綜觀日本的勞動史,早在明治維新的高速經濟成長期,就已經有不少勞動者被剝削的醜聞出現。1897年時,日本史上首個工會正式成立,然而在幾年後,這個工會就因為危及社會治安因素,遭到當局強制解散。隨後馬克思(Karl Marx)的「共產黨宣言」等著作被翻成日文傳入日本社會,加上當時沙皇俄國被推翻,都讓日本國內的勞工運動風起雲湧。隨著工會運動愈來愈暴力,大日本帝國政府不得不以暴制暴,在鎮壓上採取相對激烈手段。

1927年時,日本千葉縣爆發「野田醬油事件」,醬油工廠工因為不滿薪資遭到惡意層層剝削,進而串連抗議罷工,最後1400名工廠工從4月到9月一共罷工了216天,被列為二次大戰前日本最長的紀錄。二次大戰後,日本在被美國政府的接收之餘,依舊要對抗無產階級主義在日本發展,單是1946年就還有四百多萬各大小工會成員登記。許多工會也不斷成立時,除了罷工以外,更有許多暴力事件發生。

一直到1950年代後,日本因為韓戰的物資欠缺因素,加速製造業發展,開始進入高度經濟成長期,也就是所謂的「神武景氣」。至此日本勞工同仁開始在隔年4月的新工作年度,都希望對自己的待遇跟福利都要求要有改善。在1956年起,日本展開所謂的「春鬪」,意即在每年的2月時,各大勞動組織都會有代表跟企業去交涉該年的勞工權益,至此也成為每年日本工商界的大事。

一位日本記者就跟我表示,高度經濟成長期與日本勞工權益是密不可分的,大阪大學的勞動經濟學專家大竹文雄也曾在接受日媒訪問時表示:「當年的經濟成長率幾乎都超過5%,也相對帶來通貨膨脹,人心也相對不安,明年還會再漲多少?為了生計,才會有這麼高比例的罷工。」當年的高度經濟成長,是個充滿希望,同時也害怕辛苦的代價是否明天會化為烏有的時代,因此勞工對於自身權益相對看重。1974年時,日本的總罷工數達到9581件,創下了日本歷史最高數量。

AP_090225071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日工會組織力漸弱

伴隨著日本經濟的蓬勃成長,資方當然願意給出更多福利,勞工在80年代時的罷工行動趨於和緩。1985年減到半數的4230件,但是1986年銳減到1439件,這肇因於在86年時,日本實施《派遣者勞動法》,派遣工勞動事業收益開始成為企業合法財源。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實施的當年日本派遣收益約為1968億日幣,但是到了1991年後,日本正式跌入泡沫經濟衰退,當年的派遣工需求大增,讓收益暴漲到1兆0899億日幣,同時許多企業減少聘用正職人員,改以派遣與契約工替代。

工會的人力補充來自每年的新進正職人員,當年的泡沫經濟衰退,讓企業正職人員雇用大減,同時讓工會實力元氣大傷。缺少了強而有力的工會做後盾,也讓日本的罷工行動在這幾年急速減少,1991年後跌破1000件,2008年後跌破100件,2011年更來到歷史新低,僅僅只有57件,而最新的統計在2017年,也只有68件,多數的罷工都不過半日就結束。追究其原因,派遣人力與契約員工急速成長,傳統正職人力大幅下降,讓工會人數急速下降,伴隨高齡化,讓許多企業的工會變相成為福利會性質,甚至淪為心理諮商的替代場所。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