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溫度(1)》:三百年幫會第一人,「上海皇帝」杜月笙的正面與反面

《歷史的溫度(1)》:三百年幫會第一人,「上海皇帝」杜月笙的正面與反面
Photo Credit: Wikip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功成名就後的杜月笙,無時無刻不在想「洗白」。為此他褪下黃金大戒指,穿起青布長衫,結交文化名人,討好兩路政黨,為國家和民族拼盡全力,盡力想博個好人緣,好名聲,好歸宿。但最終,杜月笙發現,自己原先怎麼做的,已註定後來人家怎麼看他。

文:張瑋

「上海皇帝」的正面與反面

這是一個流氓的故事,當然,這不是個普通的流氓,當年的他,名震上海灘,甚至全國。這些年來,關於這個流氓大亨的故事越來越多,出現了不少他的語錄,他也成了不少人崇拜的偶像,但無論是哪個人,都會有他的正面和反面。

杜月笙,1888年出生,沒錯,真要算起來,他也做過清朝人。他出生於當時江蘇省川沙廳高橋鎮,這塊地方,現在已經屬於上海的浦東新區。

杜月笙小時候很苦,四歲時就沒了爹娘,是由繼母和舅舅養大的。關於他如何發跡,不是今天這個故事要講的重點,簡單來說,「小混混」杜月笙加入了青幫,然後遇到了上海灘另一個流氓大亨黃金榮,自己有天賦,老大又提攜,終於成為上海灘一代大亨。

這篇文章想和大家聊的,主要還是杜月笙發家之後的一些故事。

1

比如,先說說他的錢。

杜月笙有錢,這點大家都知道。關於他揮金如土的故事,數不勝數。杜月笙家過個年,就得花掉近百萬大洋。而且最關鍵的是,杜月笙花錢的觀點是:「別人存錢,我存交情。」多好的一句語錄。

不過在喝下這碗雞湯之前, 很多人也很好奇:杜月笙的錢,到底是哪裡來的?

杜月笙的暴利源頭,是他的「三鑫公司」。「三鑫公司」當時一年的利潤,甚至要超過整個北洋政府全年全國財政收入的三分之一。

做什麼那麼發財?

當然是黃賭毒(指傳播黃色信息、賭博、買賣或吸食毒品的違法犯罪現象)。而和毒品相比,黃和賭還要靠邊站。

心思縝密、手段狠辣的杜月笙,當時聯合黃金榮和張嘯林,壟斷了整個上海的鴉片交易,甚至通過法租界,將鴉片銷往全國各地。

1930年杜月笙造的杜家祠堂落成,氣勢恢宏,但祠堂其實還要派另一個用場——製作嗎啡和杜冷丁(哌替啶,〔Pethidine〕,別名杜冷丁。為白色、無嗅、結晶狀的粉末,能溶於水,一般製成針劑的形式。用作麻醉藥)。

2

再說說他的朋友們。

杜月笙原名叫杜月生,是個很普通,甚至帶點鄉土氣息的名字。後來,有一個人幫他把名字改為杜鏞,號月笙。

幫他改名的這個人可不簡單,叫章太炎,近代著名的國學大師。你看,明明是一個黑社會大佬嘛,居然能請到國學大師改名。但當時事實確實如此,除了學者章太炎,還有當時的名士楊度(清朝「預備立憲」的主要參與者)、章士釗等人,都是杜宅的座上賓。黎元洪的祕書曾專門為杜月笙寫了一副對聯:「春申門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這副對聯,掛在杜宅客廳最顯眼位置。

當過民國大總統的黎元洪落難上海時,是杜月笙盛情款待的。杜月笙曾說:「錦上添花的事情讓別人去做,我只做雪中送炭的事情。」

杜月笙一生交友無數,在上海號稱「上海皇帝」,幾乎就沒有他擺不平的事。平心而論,杜月笙細膩的心思和豪爽的為人,再加上仗義疏財,確實得到了很多人的真心佩服。

但人到了無權無勢的時候,才是考驗他朋友的時候。

1945年,日本人無條件投降,杜月笙從重慶返回他苦心經營的上海。杜月笙滿心以為,他的各界朋友、幫派的徒子徒孫,會在上海北站打滿橫幅標語歡迎他榮歸故里。但一名先到站的徒弟傳來的消息是,北站確實全是標語,只是標語是:「打倒社會惡勢力杜月笙!」

一時胸悶的杜月笙,提前一站下車。無一人迎接。

後來杜月笙才知道,背後給他這一悶棍的,是他當年的門徒吳紹澍。而回到上海後門庭冷落,更是讓杜月笙感受到了世態炎涼。

3

再來說說杜月笙和共產黨的關係吧。

上海淪陷後,杜月笙在上海做過一件事:出鉅資找人印刷共產黨希望傳播的書籍《西行漫記》和《魯迅全集》,再印上自己的燙金印字「杜月笙贈」,送給上海各個租界的圖書館,供人借閱。

杜月笙和共產黨的交情還不只這些。同樣是抗日戰爭時期,杜月笙給共產黨軍隊買過不少通信器材。因為日本軍隊卑鄙的毒氣戰,杜月笙還專門花錢買了一千個荷蘭進口的防毒面罩,由潘漢年經手,送給八路軍。

但這些舉動,更像是杜月笙在為自己1927年的行為洗白。

1927年,蔣介石的國民黨在上海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通過流血和暴力的方式捕殺共產黨人和國民黨的左派。

在這場政變中,杜月笙是蔣介石主要的合作夥伴。

政變前夜的4月11日晚,杜月笙邀請上海總工會委員長,當時的上海工人領袖汪壽華(中共黨員)赴宴,然後讓門徒將汪打昏,塞入麻袋,直接活埋於上海的西楓林橋下。

杜月笙喜歡別人叫他「杜先生」,總是穿青布長衫,再熱的天,第一粒扣子也不會解開(傳說他身上有紋身,做了文化人,不願意讓人看見)。

但當年做起這類事,杜先生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4

那麼杜月笙和國民黨的關係呢?

杜月笙其實一直對國民黨有求必應。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國民黨對杜月笙也是頗為「尊重」。

在酒桌上,別人來敬酒,蔣介石都是坐著的。但杜月笙來敬酒,蔣介石是要站起來的,還要說一聲:「杜先生。」

1931年,杜月笙花50萬大洋建的「杜氏祠堂」在浦東高橋落成,萬人空巷。但最讓杜月笙有面子的,是那天國民黨自蔣介石以下,何應欽、胡漢民、孔祥熙,包括淞滬警備司令熊式輝和上海市市長張群,全都送來祝賀匾額。

只是,「尊重」是有代價的。

1945年日本人投降之後,已經沒有租界存在的上海,也就不再需要黑勢力的「斡旋」。對蔣介石來說,杜月笙已漸漸失去了利用價值。前面說到的在上海北站打出標語的吳紹澍,並不是小人物,他是當時的上海市副市長。而他之所以敢打出「打倒杜月笙」的標語,是因為他背後站的是蔣介石。

1949年七月,國民黨的《中央日報》發表社論,稱杜月笙為「時代渣滓」。雖然蔣介石後來專門派人道歉,但杜月笙還是對門徒強調一句話:「那些政治大官,其實當我們是夜壺。晚上尿急了,想到用我們。用完了,一腳踢到床下去,嫌我們又髒又臭。」

5

杜月笙有一點,直至今日,歷史對他的評判是完全一致的——他懂民族大義。

抗戰期間,杜月笙有一個頭銜: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他從沒有把這個當作虛銜,而是切實設立了很多醫院,救助了很多傷患,錢不夠,就動員募捐,募捐不夠,就自己貼錢。

謝晉元八百壯士死守上海四行倉庫,各種通路基本都被封鎖。杜月笙一聲令下,籌集五卡車物資,冒死送到四行倉庫。

淞滬抗戰,確實是杜月笙體現民族大義的高光時刻。

作為「上海皇帝」,他曾放出一句話:「如果日本人敢利用租界進攻中國軍隊,我杜月笙在兩個小時內毀滅租界!」

話雖然狂妄了,但杜月笙真的願意去做。

他自己先捐出了五千把「快慢機」(手槍),然後在戴笠的鼓動下,以自己的門徒為主,組成了1500人的別動隊,直接就和日本軍隊幹上了。

可以想像,由地痞流氓組成的隊伍,和荷槍實彈的日軍交火,是怎樣的一種狼狽,但又是怎樣的一種悲壯!

淞滬抗戰後,為了阻礙日本軍隊對中國軍隊的追擊,杜月笙率先下令自己的大達輪船公司開出幾艘輪船,行駛至長江江面鑿沉。一看杜月笙帶頭,其他輪船公司也紛紛回應,鑿船沉江,阻塞了長江航道,遲滯了日軍的進攻。

上海淪陷後,日本人想收買當時的「上海黑幫三巨頭」。張嘯林直接做了漢奸,黃金榮不肯,但捨不得產業,只能虛與委蛇,只有杜月笙,毫不猶豫地選擇離開上海,避難香港。香港淪陷,日本人再度誘惑,杜月笙直接啟程前往重慶。

6

1949年,到了杜月笙必須要抉擇命運的時刻。

一方面,蔣介石再三發出邀請,請他去台灣。但1945年後國民黨對他的種種冷遇,已讓杜月笙心灰意冷。

另一方面,共產黨通過黃炎培等,勸杜月笙留在上海,保證既往不咎。但精明的杜月笙,知道自己在「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中雙手沾滿了共產黨人的血,自思很難過關。

最終,杜月笙帶著全家,選擇了他認為相對自由的香港。只過了兩年。

1951年8月16日,患有嚴重哮喘的杜月笙到了生命中的最後一天。

臨終之時,他完成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分遺產。偌大杜家產業,最後拿出來的錢,是11萬美元——十萬美元是杜月笙當初存在宋子文那裡的,多出來的一萬美元,是宋子文幫他理財的盈餘。

當時杜月笙在上海隨便賣掉一套名下的宅子,就是60萬美元。但錢就是這麼些了。杜月笙的安排是:每個老婆各一萬美元,長子一萬美元,未出嫁的女兒拿六千美元,出嫁的拿四千美元。

窘迫至此,但杜月笙沒有忘記去做第二件事:他讓子女把別人給他們家打的所有欠條,全部燒掉。其中國民黨保密局上海站站長王新衡的欠條上面,就寫著500根金條。

「我不想我的後代一直追著人家討債。」這是杜月笙的解釋。而關於杜月笙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可能很多人都猜不到。根據他的女兒杜美如回憶,那句話是這樣的:

「我沒有希望了,可你們有希望,中國還有希望。」

饅頭說

歷史很容易被掩蓋住應有的殘酷。

以前讀書時,教科書上一直說「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並沒有什麼感覺,但只有看到那些死屍滿地的照片,才會感到觸目驚心。

就像我們一直說杜月笙儒雅如名士,但如果我們當時就站在活埋汪壽華的現場,又是怎樣一種毛骨悚然?

杜月笙誠然稱得上是別人評價的「三百年幫會第一人」,有他的機敏,有他的睿智,更有他的深明大義。但同時,也不能忘了他背後的殘酷、貪婪、血腥,以及靠黃賭毒發家的原罪。

這正是杜月笙一生最終以遺憾收場的關鍵所在。

其實功成名就後的杜月笙,無時無刻不在想「洗白」。為此他褪下黃金大戒指,穿起青布長衫,結交文化名人,討好兩路政黨,為國家和民族拼盡全力,盡力想博個好人緣,好名聲,好歸宿。

但最終,杜月笙發現,自己原先怎麼做的,已註定後來人家怎麼看他。

就像那句被說爛的台詞: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以杜月笙的睿智和格局,最終他以一個黑社會大佬的身分,歷經抗戰和內戰,遊走於國共兩黨,得到善終,已屬罕見。

但以杜月笙當時的財富和聲望,他最終的遺願只是:能落葬上海浦東的高橋老家。

而這個願望,到今天還沒有實現。

相關書摘 ▶《歷史的溫度(1)》:日本漫畫界分成兩類作品——《龍珠》與其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歷史的溫度(1):尋找歷史背面的故事、熱血和真性情》,河景書房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張瑋

注意!這是一本會讓你上癮的歷史書

從清朝到現代、西方至東方,
解歷史的祕密、說故事的溫情。

  • 受人尊敬的瑪麗・居禮夫人,曾因「神祕戀情」的曝光登上法國報紙頭條?
  • 世人稱「發明王」的愛迪生,更正確的來說,我們應該稱他為「專利王」?
  • 最受光緒皇帝喜愛的珍妃,竟因為愛好攝影惹怒了慈禧太后?
  • 看「暗殺大王」王亞樵,如何領導「斧頭幫」在江湖上行俠仗義!

擁有20萬忠實粉絲的微信公眾號「饅頭說」,從「歷史上的今天」為主題,書寫歷史中不為人知的故事,每日一篇感動眾多讀者。看作者張瑋寫歷史像在解題,將事件的錯綜複雜,拆解重組托出了重量;聽張瑋說故事像在編織,織出歷史的原貌、人物的性情,讓冷冰冰的歷史道出溫暖。

歷史是座萬花鏡,每個角度看見的真相不同,有殘酷、有殺戮,卻也有真情、有救贖。史書上的一段話、一個名字,都在《歷史的溫度》中呈現出意想不到的面孔。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河景書房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