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跟過的老闆:個性海派的演講高手,拉丁天王卡洛斯

那些年我跟過的老闆:個性海派的演講高手,拉丁天王卡洛斯
Photo Credit: StockSnap@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成為全球產品線的CEO,等於進了公司未來總裁的選秀會,當然都不是省油的燈。業務能力強是必備條件,能言善道當然也是基本要求之一。基本上這些CEO級的大佬,每個都有即席演講數小時,在台上談笑風生、而台下沒有人會打瞌睡的本事。但如果這幾個演講高手來一次同場競技的話,我可以打賭,冠軍一定非卡洛斯莫屬。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電視上演著不知名的電影,長得有些神似安東尼.班德拉斯的男主角有雙大大的眼睛,偶爾夾雜集句我聽不懂的西班牙話,先生有一搭沒一搭的幫我翻譯成英文。

也不知道為什麼,螢幕上那個西裝筆挺、皮膚黝黑、一頭黑色頭髮的男主角,居然讓我想起多年前公司的一位拉丁裔的大老闆卡洛斯,只不過少了副金邊眼鏡。他是我之前工作的那家百年老店一個產品線的CEO,直接向紐約總部的CEO尼祿報告。

在那個金融風暴過後沒幾年、公司裡一片欣欣向榮的氛圍中,卡洛斯帶領的那個部門負責公司最新、最火熱的客戶群──對沖基金、私募股權、證券公司等等,幹得有聲有色。

成為全球產品線的CEO,等於進了公司未來總裁的選秀會,當然都不是省油的燈。業務能力強是必備條件,能言善道當然也是基本要求之一。基本上這些CEO級的大佬,每個都有即席演講數小時,在台上談笑風生、而台下沒有人會打瞌睡的本事。

但如果這幾個演講高手來一次同場競技的話,我可以打賭,冠軍一定非卡洛斯莫屬。

他並不是那些產品CEO當中最高大威猛、顏值最高的,可是,他卻是唯一一個一開口就可以吸引全場目光、讓人無法轉移視線的。在同一個會議室裡,這位拉丁天王的氣場,使得亞洲區最能言善道的大野狼也顯得黯淡無光。

他跟你說話的時候,是那麼地全心全意,會讓你覺得自己是全世界的唯一。他是個性格海派的人,親和力又強,這種高超的人際關係技巧,讓卡洛斯對內對外都如魚得水。

他的強項是pep talk,聽過他講話會讓你忘記公司惱人的電腦系統、和令人咬牙切齒的繁文縟節,恨不得立刻回到辦公桌,再為公司賣命24小時。

有一次卡洛斯到香港辦公室出巡,順便參加他那個產品線的townhall。那時公司剛推出一系列新的品牌廣告與tagline ,會議中有不少人對新的品牌識別系統不是很滿意,提出了一些尖銳的批評。

卡洛斯眼見負面評語一波又一波,就要變成大浪的時候開口了。他說:

「品牌行銷不是我的專長,也不是我們這個產品線同仁的專長。不過我想,我們都希望公司的品牌能像Tiffany的粉藍色盒子一樣,是優雅與品質的代名詞;我相信企劃部門的本意也是如此。我倒覺得新的品牌看久了就順眼了。

我們產品線的責任,就是打造出襯得上品牌形象的優質產品。」

話一說完,所有的負面批評嘎然而止,沒有人再提品牌的事。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有個錯覺,彷彿卡洛斯才是負責我們企劃部的大老闆──他那個「Tiffany粉藍盒子」的比喻簡直是神來之筆。(要是我的直屬老闆──愛批評人的血腥瑪麗有他那樣的三寸不爛之舌,我們也不會被叮的滿頭包了!)

卡洛斯有一點跟總公司CEO尼祿類似的地方,就是他們都喜歡搭公司的私人飛機、喜歡享用美食和美酒。

也因為公司客機的出勤率高,那時推出新的品牌識別系統時,還為公司飛機的機師和空姐設計了領帶、領巾、袖口、別針等等。現在想起來,卡洛斯之所以說「新的品牌看久了就順眼了」也或許正因為他搭很多次公司飛機,被機師和空姐的制服潛移默化的原因。

尼祿當總公司CEO的那幾年,全球經濟處於向上的勢頭,公司各個產品線的業績都很好,對於費用也不是很在意。卡洛斯愛搭公司飛機、與客戶的交際應酬費用相對較高也不是太大問題。

但尼祿下台之後,新CEO的作風恰恰相反。如果說尼祿是「開源」派,新的CEO就是「節流」派:費用看得很緊──私人客機賣了、機師空姐失業了、所有部門預算都被刪減了。

卡洛斯部門的費用(交際費、部門軟硬體投資的支出、人事費用等等)自然是財務部檢討的目標之一。偏偏那一兩年他部門的業績沒有達標,於是他就成了新CEO「新人新政」的亮點:公司宣布他決定提早退休,以便和家人共享天倫之樂,那年他還不到60歲。

王孫落難

卡洛斯宣布退休的消息傳來沒多久,我到紐約出差,在公司大樓門口遇見他;那也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我跟他說,雖然沒有機會跟他在同一個辦公室工作,可是每次聽他講話總覺讓人士氣大振;我還告訴他在亞洲辦公室的我們,在他退休後都會很想念他。他客客氣氣地說「You just made my day」。明知道那也只是句場面話,但從卡洛斯嘴裡說出來卻讓我開心了老半天。

以前見他的時候他總是西裝筆挺、身邊總帶著一兩個同事。那天他只有一個人,領帶鬆了、西裝也皺了。他還是那個讓人覺得真心實意的卡洛斯,可是那個令人震攝、發光發亮的天王氣場卻完全消失了,説是判若兩人一點也不為過。

也許是自己武俠小說看多了,那天他給我一種「落難王孫」的感覺。

雖說華爾街到處都是銀行家,但銀行裡講求人脈關係,跟上當權派才能吃香喝辣,改朝換代之後人事更迭,新的權貴上場,其實跟中國的宮廷鬥爭沒有太大分別。

取代卡洛斯的人上台後業績也不是特別標青,不過費用控制得挺好,所以位子坐得穩固極了。

卡洛斯退休後在幾個較小的金融機構擔任董事,前陣子我看到他的大學校友會頒給他一個榮譽勛章,照片裡的他白髮多了,跟太太笑呵呵地站在講台前面。以前在辦公室裡的銳氣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從沒見過的喜樂與圓融。

那個我記憶中的拉丁天王又回來了。

本文經孫婕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孫婕』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