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國最古老的戲院:80年前不是宣導關手機,而是叮嚀進冷氣房要添件衣服

星國最古老的戲院:80年前不是宣導關手機,而是叮嚀進冷氣房要添件衣服
Photo Credit: 李國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前新加坡的戲院都「很大」,兩三百個座位的小電影院我沒見過。從前的電影院不叫電影院,而是「電影園」。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聯合早報》主辦的2018年書展與95文學節首次遷入市中心,在新加坡首都大廈和讚美廣場兩個百多年的老地標舉行,讓人耳目一新。在早報的安排下,我在此昔日的市政區為讀者做了一場步行導覽和關於小坡記憶的講座,亦喚醒了自己對這個老地區的記憶。

現在的電影院設在購物中心內,「電影城」同時播映多場電影,娛樂、購物、飲食、消閒在同一屋簷下。天氣熱的時候,可以在商場泡泡冷氣,沖淡外頭的暑氣。

這些電影院都很小,只有兩百來個座位。銀幕也不像從前的電影院那麼寬闊。過了55歲後,平日進入這些影院看「小電影」,花費為新幣4.50元,算是今時今日的廉價娛樂了。

從前的星國電影院

從前新加坡的戲院都「很大」,兩三百個座位的小電影院我沒見過。大凡一千個座位以上的,都會冠上「大戲院」的稱謂。這些獨立式的「大戲院」,特色是外觀反映了建造時期的建築潮流,銀幕也很寬闊。

闊銀幕電影(70mm菲林)由1955年攝制的愛情歌舞片《Oklahoma!》掀起熱潮,1997年拍攝的《鐵達尼號》可能是最後一部闊銀幕電影,為觀眾提供了宏偉的視覺享受。

從前的電影院不叫電影院,而是「電影園」。老舍的《小坡的生日》中,對電影園的描寫是這樣的:「原來電影園就離家裡不遠呀!小坡天天上學,從那裡過,但是他總以為那是個大禮拜堂。到了,父親在個小窗戶洞外買了票。父親領著他們上了一層樓。奇怪!大堂里很黑,只在四角上有幾支小紅燈。…他們坐好,慢慢的人多起來,可是堂中還是那麼黑,除了人聲唧唧嘈嘈的,沒有別的動靜。來了個賣糖的,仙坡伸手便拿了四包。父親也沒說什麼,給了錢,便吃開了。」

老舍於1929年來到新加坡,在華僑中學教了一個學期的課,然後續程回中國。他敘述來新加坡的背景:「離開歐洲,兩件事決定了我的去處:第一,錢只夠到新加坡的;第二,我久想看看南洋。」原來他到倫敦教中文,學期結束後到歐洲遊玩,盤纏都花得七七八八了。

1929年看電影的場景,跟我小時候看電影的感覺是頗相似的。看電影是成長年代的大眾娛樂,成為過去年代的集體記憶。

Jubilee_光华戏院_20141005_125857
Photo Credit: 翻攝網路
小坡的光華大戲院。
首都戲院靠近我家

小時候住在水仙門,往橋南(大坡)走去,最靠近的大戲院是大華,余東璇興建戲院給愛妾看戲,外牆上保留的「天演大舞台」這個原名,出自「星洲三大書法家」之一的譚恆甫的墨寶。

戰前,譚恆甫這位晚清秀才在長泰街(Upper Hokkien Street)附近創辦私塾,為大坡、小坡的商行書寫多幅牌匾,打造了新加坡的傳統街邊藝術風情。至於他的門生徐祖燊和曾守蔭的墨寶,則出現在廣惠肇碧山亭和精武體育會等。

住家往橋北(小坡)走去,最靠近的大戲院是首都(Capitol Theatre),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的戲院,無論氣勢或舒適感,都比大華戲院強多了。

如今的首都戲院不再定期演戲了。它跟相鄰的首都大廈(Capitol Building,Namazie Mansions)乃小坡大馬路(North Bridge Road)與史丹福路(Stamford Road)交界的保留建築,1999年初由政府接管,重新發展後於2015年啓業,取名Capitol Piazza。

Capitol_20180411_133118
Photo Credit:李國樑
首都大厦建築群

80多年前首都大廈初發展時,原業主為波斯商人Namazie。Namazie Mansions 於1930年完工,比首都戲院晚了一年。首都戲院是全新加坡少數幾間冷氣戲院,而邵氏機構的新娛樂戲院(Alhambra)則為新加坡第一間冷氣戲院。

以前戲院裝冷氣是不可思議的,因為冷氣跟炎熱天氣的溫差大,一寒一熱容易生病,戲院商認為人們不可能到有冷氣的戲院看戲,都不願意冒裝冷氣機的風險。邵氏果斷地開啟了冷氣戲院的先河,讓戲迷穿著寒衣外套來看戲。戲院廣告不是叫人關掉手機,而是教導觀眾多添衣服取暖,避免著涼。

1930年代中葉,新加坡有10間獨立式戲院,首都戲院是最大最新的。其他戲院有:

  1. 新娛樂戲院(Alhambra, Beach Road)
  2. 曼舞羅戲院( Marlborough, Beach Road)
  3. Pavilion(Orchard Road, 後來興建 Specialists’ Shopping Centre)
  4. Roxy(樂斯, East Coast Road)
  5. Wembley(Queen Theatre, 芽籠)
  6. Tivoli(North Bridge Road)
  7. Empire(重慶戲院, 金華戲院, Tanjong Pagar Road)
  8. Jubilee (天演大舞台,皇宮戲院,大華戲院)
  9. Gaiety (Albert Street 與 Bencoolen Street交界)

日據新加坡時期,軍政府將首都戲院易名為共榮劇場。戰後,邵氏收購了Namazie Mansions,易名為邵氏大廈。1,686個座位的首都戲院成為邵氏的旗艦品牌,放映首輪電影。看戲分前座(gallery)、後座(stalls)和樓上(circle seats),1970年代的票價分別為新幣$1、$2和$3,學生票半價。如果有明星登台,票價則相反,前座最貴。1990年代大戲院紛紛拉下帷幕前,票價已經「飆升」到新幣$2.50, $3.50和$4.50。

Interior_of_Capitol_cinema_1930
Photo Credit: 新加坡國家文物局
1930年代的首都戲院內觀,可看到屋頂裝置了吊扇。
你對首都戲院有什麼特別的回憶?

1963年4月2日,新加坡電視台開始播映4小時的英語節目,同年11月23日,電視台播放中文節目。首都戲院旁開了一間National電視機陳列室,晚上開放給街坊看節目。這些笨重的電視機裝在大箱子里,不像現在那樣「輕薄」。

阿嬤牽著我的小手,看完新聞後,便走到附近酒店街(Colemen Street)的店屋搭房,「大箱子」就這樣保藏著阿嬤和我的秘密。

考完小學離校最後一份考卷,跟同學去首都戲院看《窗外》,認識了不食人間煙火的脫俗美女林青霞這位夢中情人。日後到了台北西門町,總不忘往店內張望,看看是否能「物色」到第二位林青霞,結果證明林青霞是獨一無二的。

桥北路_North_Bridge_Road
Photo Credit: 翻攝網路
1970年代初的首都戲院街景。

《窗外》成為日後的林青霞、秦漢電影的輝煌時代的奠基之作。電影的出品人兼音樂製作顧家輝,導演宋存壽都是日後家喻戶曉的人物。宋存壽的1973年之作捧紅了第一次拍電影的林青霞,1976年《秋霞》則是歌手陳秋霞的第一部電影。宋存壽不愧為愛情電影專家。

數年前看過一些舊街招,才知道林青霞並非第一位演出瓊瑤的小說改編的《窗外》,較早前國泰院線已經播映過「青春玉女」吳海蒂的作品。

窗外街招_2012-06-03_15_28_38
Photo Credit: 李國樑
林青霞之前,吳海蒂已演出過《窗外》,由國泰院線播映

1991年,新加坡實行電影分級制度,影院終於可以播映R(A)級電影,年滿21歲才可入場。當時我的女友長相年輕,到首都戲院買票時,必須出示身份證,入門也必須檢查身份證,使我有拐帶未成年少女的感覺。當時女生走入影院,還必須頂住有色眼光,真不簡單。

電影分級制

R(A)電影前的年代,新加坡電影審查委員會對影片進行內容審查後,將影片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可以公開放映的電影片,另一類則是被禁止放映、任何年齡的影迷都不能觀賞。

初解禁的年代,好多影迷都趨之若鶩,滿足見識三級片的好奇心。當時黃霑和王晶乃著名的「三級教父」,這些香港入口的三級片,咸濕有餘,故事不足,《肉蒲團》式的爛片已經無法吸引觀眾。R(A)的A逐步擺脫了Adult(成人)的規範,走入藝術(Art)的領域。

R(A)電影中,印象較深刻的是《Basic instinct 》(第六感通緝令),女主角Sharon Stone憑此片蜚聲國際,雙腳交叉那一幕成為經典。現年60歲的昔日紅星依然靚麗照人。

延伸閱讀: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