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融大歷史3000年》:英德在一戰耗盡歐洲資源,卻成就了唯一勝利者美國

《世界金融大歷史3000年》:英德在一戰耗盡歐洲資源,卻成就了唯一勝利者美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戰爭中,無論勝利者還是失敗者,在決戰前夕其實都是強弩之末了,資金、戰士都耗費得差不多了。誰能拿出最後一個美元,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雨露、楊棟

催生德意志帝國的工商業措施

如果說美國經濟成功源於新大陸居民追求財富的夢想,德意志經濟成功則更多歸功於普魯士的地緣競爭,這是歐洲大陸試錯過程中另一個成功的典範。

大家可能注意到了,我們始終沒有提到德國。

當法蘭克卡洛林王朝(The Carolingian dynasty)跟北歐海盜拚死拚活的時候,東部五個大領主趁機解雇了國王,十一至十八世紀,現在的德國、義大利、奧地利等歐洲腹地被稱為「神聖羅馬帝國」。

直到十八世紀末期,神聖羅馬帝國境內還只有一百多個小邦,壓根就不是一個統一的國家。

這些小邦中有一個普魯士公國(Duchy of Prussia),拿破崙讓普魯士丟失了一半以上的領地和人口。在超強外部壓力下,普魯士出現了憂患意識,人們開始思考,怎樣才能拯救民族的命運?

關稅同盟、修築鐵路、統一貨幣,催生德意志帝國

一八二○年普魯士通過《教育法草案》,從此,上學跟當兵一樣,是必須履行的義務。一八七○年普魯士的小學教育普及率達到九七%,這絕對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數字。

必須以精神的力量彌補軀體的損失,正是因為窮才要辦教育,我沒聽說哪個國家因為辦教育亡國。 ——普魯士國王威廉三世(Friedrich Wilhelm III)

憑藉優秀的人力資本,普魯士很快就讓世界刮目相看:普魯士誕生了人類第一個科學實驗室、第一本科技刊物和第一個研究所;弱小的領主為社會科學提供了寬鬆的研究環境,也孕育了包括馬克思、黑格爾和費希特(Johann Fichte)在內的社會科學領域的頂級大師。

一八三四年,以普魯士為核心的北部小邦取消了彼此關稅(以奧地利為首的南部小邦拒絕加入)。

一八三五年德意志北部第一條鐵路開通,一八三九年關稅同盟境內鐵路總長度已經超過法國,統一的德意志即將出現在歐洲大陸。

如果說鐵路是德意志的血脈,血管裡流淌的則是德國銀行的資金。

關稅同盟成立之前聯邦境內大概有七十多種貨幣,貿易發展急切需要統一貨幣。修築鐵路增強了這種需要,一八三七年七月關稅聯盟達成協議,以現有普魯士塔勒(Thaler)為基礎建立「科隆馬克制」,一馬克等於十四普魯士塔勒。

一八六八年,普魯士關稅同盟在第四屆聯合會上廢除了科隆馬克,決定逐步取代銀幣制度,一八七一年開始實行馬克制度,銀行以金錠作為發行準備。一八七一年一月十八日包括普魯士在內的二十二個邦和三個自由城市宣布成立德意志帝國,由普魯士國王出任帝國國王。

一八七三年,在普魯士國王操縱下,德國聯邦議會通過法案,組建帝國銀行(Reichsbank),統一馬克幣值,由三十二家銀行在各邦發行馬克紙幣。

馬克誕生,標誌著在經濟上德國也最終實現了統一。一八九三至一九一三年間,德國電氣工業總產值增加了二十八倍;一九一三年,德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主體,奠定了新一代歐洲大陸霸主地位。

引進染料工業,並保持與鄰國的競爭優勢

此時,英國正在享受全世界的殖民地帶來的豐厚利潤,原有的工業體系足以支撐國內政治、經濟和軍事需要,自然也就放棄了試錯過程,終於形成了路徑依賴,走入荷蘭、西班牙等第一代世界強國的宿命。

最離譜的,英國是化學學科發源地,卻把化學工業拱手讓給了德國。英國皇家研究員珀金(William Perkin)一八五六年發明合成染料,英國企業家對此卻沒有什麼興趣,因為他們可以從殖民地弄來天然染料。

珀金的老師霍夫曼(August Hofmann)把這個發明帶到德國,形成了德國染料化工行業,到一九○○年,全世界八○%的染料都產自德國。

如果說美國經濟成功源於新大陸居民追求財富的夢想,德意志經濟成功則更多歸功於普魯士的地緣競爭,這是歐洲大陸試錯過程中另一個成功的典範。

面對強大的法國、虎視眈眈的奧地利,即使普魯士國王再專制,也得考慮自己的經濟實力是否可以抗衡兩個身邊宿敵。只有經濟實力超越對方,起碼不能弱於對方,才能生存下去。

普魯士人確實不能制約專制,但是周邊的敵人可以,無數小邦又給德國留出了巨大的試錯空間。

所以,在普魯士我們看到了新聞自由、教育發展、修建鐵路,乃至實行社會醫療保險、養老保險……

這些未必是專制者的初衷,但他們沒有選擇。

國家命運向來是條單行線:強盛或亡國,只能二選一。

可怕的是,自古以來,神聖羅馬帝國始終以羅馬帝國正統自居,普魯士人則始終自認為是羅馬帝國的繼承者,容克貴族無時無刻不夢想著恢復古羅馬的光榮。

偉大的勝利往往蘊藏著巨大的危險。


戰爭背後的資金流向

威爾遜總統表態:「政府債券與商品購銷借貸之間有明確的區別,前者是在公開市場上出售給投資者,後者是一國政府與美國商人之間的貿易債務……與交戰國貿易是正確的。」總統表態等於承認協約國借貸合法:金融機構可以對交戰國融資,但不准以國家名義。掩耳盜鈴而已!

前幾年有本暢銷書說,是歐洲金融大鱷挑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

這麼說,也沒錯。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英德兩國的金融實力之戰,耗盡了歐洲的經濟資源,卻成就了唯一的勝利者——美國。

還沒有調兵遣將,參戰國就在金融上出招,試圖摧毀對方經濟。

編預算、徵稅、發行公債,德國政府向人民籌軍費

一九一四年七月底,英格蘭銀行先下手為強,將貼現率從三%提高到一○%,吸引資金回流英倫諸島。柏林當時還沒有統一的貼現中心,資金立刻出現了恐慌,德國帝國銀行出現擠兌現象,一個月存款減少了二○%。

德國銀行的處理方式簡單而粗暴:馬克與黃金脫鉤,停止兌付黃金;三個月國債納入貨幣體系。

這基本相當於增發貨幣,是一個極不明智的選擇。金本位時代宣布與黃金脫鉤,就等於斷送了自己的貸款途徑。

德國可沒有考慮這麼多,老子就是要打。

塞拉耶佛事件 [1] 後,機會終於來了!八月二日德國出兵盧森堡,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

戰爭,要錢的!

理論上,一個國家支付戰爭費用的方式是徵稅;實際上,最好的戰爭籌資方式是貸款(外債)。

第一,徵稅或內債會降低國民支援度,而且速度太慢。

第二,勝利後,債務完全可以轉嫁給戰敗國。

比如,一八九四至一八九五年中日甲午戰爭,中國就賠了日本許多錢,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日本欠中國的債務,等於日本用中國的錢在打中國。

先打了再說,管他背後大浪滔天。

德國的選擇,是對內借款。

因為,德國人很實在(嚴謹),戰端肇始,不指望找倫敦融資;而最大的中立國美國卻一直糊弄大家說自己要中立。

一九一四年八月四日,威爾遜總統要求美國在戰爭中嚴守中立地位,「美國必須保持中立,名副其實;必須抑制我們的私人感情,以及一切可能被視為偏袒交戰一方的交往;必須公正不阿,言行一致」。

況且,德國人有自己的打算,他們覺得自己一定會贏得勝利,只要每年稅收足以償付內債利息,將來戰勝,賠款就是淨利潤。

他們在戰爭前竟然做了預算,估計戰爭的費用約為七百億馬克。當時,德國財政部長對此充滿信心,只是,德國人恐怕不會想到,一九二○年戰爭結束後,德國公債總額為兩千兩百億馬克。

根據以上判斷,德國制訂了自己的作戰方案「史里芬計畫」 [2]。這個作戰方案與二戰中的「閃電戰」如出一轍:利用高速機械化部隊在六個星期內擊潰法國,然後移軍東進,進攻俄國。

英法向美借錢購買其穀物,以獲得美財團的金援

從資本運作的角度講,這麼做也不是不可以。

問題是,協約國不這麼認為。

英法美本是同種同源,算是老鄉。有時候,老鄉騙老鄉還是比較方便的。

老鄉認為,從美國財政部取得支持暫時不太可能了,變通的方法是向財團借貸,比如摩根財團。

第一個衝向摩根財團的,是法國。

一九一四年八月,法國向摩根財團求助,要求貸款一億美元,而且交給摩根財團價值六百萬美元的黃金。

白銀戰士布萊恩第一個跳了出來:反對!

八月十日,布萊恩主導國會立法禁止私有機構向交戰國貸款,「籌集對外貸款的美國銀行家會十分願意透過報紙運用他們的影響力來支持獲得貸款的國家的利益,而這些影響將會使我們維持中立變得更加艱難」。

堅持就是勝利,法國又轉向花旗銀行,而且玩起了花樣。

法國駐美大使會晤了白銀戰士布萊恩,除了表達對白銀戰士的敬意,法國大使還說明:法國貸款只是普通意義的銀行信貸(credit),不是國家借債(loan)。

很多人說,這是法國人在玩文字遊戲,依靠credit和loan的字面差異獲得了貸款,並糊弄布萊恩放棄自己的立場。

這麼說的人,大概還沒睡醒。

文字遊戲天天有人玩,想讓一個政客放棄大是大非的政治立場,絕無可能。最終逼迫布萊恩放棄的,還是利益。

一九一四年,美國出口還要靠農產品支撐,七月德國還從新大陸進口了兩百六十萬蒲式耳小麥,八月份卻一個麥粒也沒進口。威爾遜總統也被棉農逼得無路可走,不得不號召全國人民每人買一包棉花,據說威爾遜總統就帶頭買了一包。

一九一四年,英軍控制著北大西洋,我不買,您也別想賣給同盟國。白銀戰士向來代表農場主利益,協約國購買農產品是要脅布萊恩最好的藉口。

不賣給同盟國,那您就賣給我吧,法國承諾白銀戰士,這筆借款的用途將全部用於購買美國商品,比如糧食(農產品)。

白銀戰士:理想!又是我出賣你啊!

財團期望融資給交戰國,促使美政府中立態度有所轉變

十月二十三日,花旗銀行副總裁公開表態:「國際關係中,今後三、四個月是美國金融業的關鍵時刻,如果我們允許協約國到其他國家購買,我們將在我們最需要和最佳的時機忽視了我們的貿易。」

言下之意,這生意我們不做,有人會做,最後吃虧的還是美利堅合眾國。

接下來威爾遜總統表態:「政府債券與商品購銷借貸之間有明確的區別,前者是在公開市場上出售給投資者,後者是一國政府與美國商人之間的貿易債務……與交戰國貿易是正確的。」

總統表態等於承認協約國借貸合法:金融機構可以對交戰國融資,但不准以國家名義。掩耳盜鈴而已!

繼獲得花旗銀行一千萬美元信貸後,法國政府在一九一五年三月獲得了摩根財團五千萬信貸額度。

一九一五年七月,摩根財團同時為俄國提供了四.七五億美元貸款,用於採購美國軍需物資。

一九一五年十月,摩根財團又為英法兩國提供了五億美元貸款,但規定這些資金只能用於採購美國物資。

一九一七年,美國授信給協約國的信貸總額已達二十三億美元,《泰晤士報》估計,協約國幾乎一半的戰爭費用來自借貸,最大的債主是紐約金融市場。

若借錢的交戰國無力償債,美國的經濟將被拖垮

與之相比,德國僅僅獲得了兩千七百萬美元。

英國在不斷向美國貸款的同時,在德國海外貿易航線上設置了很多水雷,就連從美國運往歐洲中立國的非禁品,特別是運往義大利和荷蘭的糧食亦遭截獲。

英國的解釋是,這些物品有可能運往德國。

美國與德奧的直接貿易從一九一四年的一.七億美元下降到一九一六年的一百一十五萬美元,看著大批美國物資,德國只能望洋興嘆。

更為缺德的是,美國不但向協約國貸款,而且禁止德國搞潛艇戰,一九一五年美國國務院照會德國大使:「德國政府若非立即宣布放棄其現時對客輪及商船所採取之襲擊手段,則美國政府除斷絕與德國政府之外交關係外,別無他途。」

此時的德國,兵力已經捉襟見肘,當然不願意與美國決裂。

結果是,德國作出「沙塞克斯保證」,宣布停止潛艇戰,當然,也斷掉了自己最後的勝利希望。

德國的示好,並未換來美國的回心轉意。

摩根財團更加肆無忌憚,一九一六年開始在美國本土承銷協約國國債。一年時間,摩根財團為英國在本土發行四筆價值總計九.五億美元債券。

然而,一九一六年後協約國支付能力越來越弱,整個歐洲黃金已經不足三十五億美元。如果協約國找不到一種方法支付對美國人的欠款,那麼只能停止購買。

如果是這樣,那美國只能是貿易縮減,生產則按級數大幅萎縮,接下來就是市場低迷、公司倒閉、金融衰敗、資本過剩、失業率高……

德國慫恿墨西哥攻打美國,美國加入戰局迅速擊敗德國

為了借款,美國政府的態度有了實質性的轉變。

代表和平勢力的白銀戰士布萊恩被排除出威爾遜政府,國務卿蘭辛(Robert Lansing)公開提出:「『借款不符合真正的中立精神』的原則,目前已不再適應形勢的需要了,政府現在要做的就是想出一種兩全其美的做法,事實上鼓勵對交戰國的商業信貸。」

從一九一四年夏天到美國參戰的一九一七年四月以前,美國共向交戰雙方貸款二十一.六億美元,其中二十一.二四億美元是流向協約國的,英國獲得十二.五億美元,法國獲六.四億美元,俄國是一.○七億美元,日本是一.○二億美元,義大利也得到兩千五百萬美元。同時,美國金融界還從交戰國回購了超過三十億美元的證券。

不管是為了錢,為了經濟,還是為了國人生命,美國都不可能站錯邊。

況且,德國對美政策也實在有點過火,明的不行就玩陰的,糊弄墨西哥對抗美國。一九一七年三月一日,德國拍發給墨西哥的一封密電被公開:若美墨之間爆發戰爭,德國將協助墨西哥取得美國南部領土。

當日,美國對德宣戰,歐洲局部戰爭升級為第一次世界大戰。

德國最後敢挑釁美國,是有充分根據的:美國參戰的時候,陸軍只有十三萬四千五百四十四人,國民衛隊也只有十二萬三千六百○五人,所以,德國才叫囂「倘若威爾遜要打仗,就讓他打吧!讓他領教領教吧」。

沒有想到,威爾遜帶來的,不僅僅是士兵、戰艦,還有對協約國無條件的一百億美元貸款。

戰爭中,無論勝利者還是失敗者,在決戰前夕其實都是強弩之末了,資金、戰士都耗費得差不多了。

誰能拿出最後一個美元,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憑藉世界第一的生產能力,美國迅速成立了一支海空軍,戰爭結束時美國共有三百八十三艘艦艇在海軍服役,到一九一八年底共生產三千兩百二十七架飛機。

這些力量投入到本已廝殺三年的歐洲戰場,同盟國軍事力量遭到了空前挑戰。美軍參戰僅半年,德國的潛艇優勢就被打破,當年十一月協約國僅損失了二十八萬噸排水量軍艦,而四月這個數字是八百八十萬噸(不含美國)。

一九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協約國和同盟國在巴黎凡爾賽宮簽署和約,第一次世界大戰正式結束。

註解

[1] 塞拉耶佛事件(Sarajevo Incident),西元一九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奧匈帝國王儲斐迪南大公夫婦前往巴爾幹半島的塞拉耶佛,參加塞爾維亞的國慶日慶典,結果被隸屬於塞爾維亞的恐怖組織「黑手社」成員槍殺。這次事件後,由於塞爾維亞拒絕合作,同年七月,奧匈帝國向塞爾維亞宣戰,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

[2] 「史里芬計畫」(Schlieffen Plan),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前,阿佛列.史里芬(Alfred von Schlieffen,1833~1913)擔任總參謀長期間,由德國總參謀部所制定的一套作戰方法。

相關書摘 ►《世界金融大歷史3000年》:美國從來沒有國家發展戰略,「創新」是唯一途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世界金融大歷史3000年:從古希臘城邦經濟到華爾街金錢遊戲》,野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陳雨露、楊棟

想要擁有更多錢,驅使商人發明各種金融機制,一步步影響世界發展!
三千年來,許多看似與金融無關的歷史事件,經過作者抽絲剝繭後,
我們總會驚訝地發現,文明與政權版圖的興亡關鍵,大多與財力息息相關。

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朱民、法國前總理Michel Rocard連袂推薦

本書從金融角度解讀世界通史,深入淺出地帶領讀者從西元前六世紀希臘時代優游到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並以專業的基礎、獨到的見解來分析各大重要歷史與金融事件。

看清這些前車之鑑,是否可以遏止下一個金融悲劇的發生?

三千年來,歷史總是不斷重演,金融巨輪如何推動歷史進程?

  • 希臘雅典與斯巴達城邦打仗,需要軍費、糧食而催生海事借貸。
  • 羅馬共和時期的《十二銅表法》確立金融基本概念:財產私有、權責對等。
  • 北歐海盜撬開封閉的城堡、莊園小農經濟,在各港口進行交易,堪稱全球第一批國際貿易商。
  • 聖殿騎士團因十字軍東征累積財富,利用在歐、亞的據點,向商人提供匯兌,成為另類的金融機構。
  • 想要賺更多錢驅使商人優化交易方式,荷蘭商人發明:交易所、信託、公司、期貨。
  • 十八世紀英國,號稱擁有祕魯、墨西哥灣貿易壟斷權的「南海公司」,放出假的利多消息,刺激股價翻升。其他空殼公司起而效尤,卻被南海公司告上法庭,法院為此炮製「泡沫法案」。
  • 日不落國「萬萬稅」,壟斷食糖貿易,強迫殖民地購買英國商品。北美商人不服從,把英屬東印度公司打算傾銷的茶葉倒進大海,英國出兵封鎖北美港口。北美獨立戰爭爆發!
  • 洛克斐勒與摩根的龐大事業規模在美國造成壟斷、不公平交易,並藉其財力影響國會議員與政府。此現象引發美國人民長期不滿,1890年國會通過「反托拉斯法」。
  • 一、二次世界大戰,耗盡歐洲經濟資源,成就美國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債主。美元逐漸取代英鎊,成為國際貨幣。
  • 1992年,歐洲12國簽訂「馬斯垂特條約」,歐盟成立,約定成立中央銀行,發行歐元。匯率穩定、市場單一、交易成本低……歐元區逐步成為抗衡美國元的重要經濟體。
  • 2007~2008年,美國次級房屋貸款危機爆發,引起全球金融市場對結構性金融商品失去信心。美國政府雖斥資收購不良資產,但救市無效,許多百年公司因而倒下。人們將這場衰退稱為「全球金融海嘯」。
  • 從17世紀鬱金香泡沫事件、18世紀南海公司泡沫與密西西比泡沫,

1929年的華爾街股災,到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
抽去這些金融事件的時空、背景,我們將發現它們形成的原因、過程與結果竟高度相似。
歷史上的關鍵人、事、物究竟主導了哪些金融政策,
金融政策又如何改變人的生活方式、國家的勢力範圍,再促成更多元的金融活動……
人類的文明,就在這些不間斷的循環中,逐漸豐富、綿延。

※初版書名為《世界金融史3000年》

getImage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