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機場捷運與娛樂相遇:從現代化的交通線,直達美好的旅遊購物線

在機場捷運與娛樂相遇:從現代化的交通線,直達美好的旅遊購物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正提供機場捷運壓力測試的不是上下班的通勤族或出國旅客,反而是一年一度的跨年或演唱會人潮。這似乎暗示著機場捷運的「機場」成分,發生了質變。像是五月天在桃園舉行演唱會時,桃捷公司便打造「五月天彩繪列車」。

文/林子耘、趙家怡、陳夢岑、鄭中彥、廖冠至(臺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系學生)

BTS、Wanna One、iKON、WINNER這四個韓國男子團體有什麼共通點呢?2018年他們都在林口體育館舉辦演唱會。機場捷運於2017年3月通車後,演唱會場地的區位漸漸從台北市中心往郊區移動。譬如前面提到的四個韓團,西洋歌手Charlie Puth、五月天也都選擇在機捷沿線的林口體育館或青埔棒球場舉辦演唱會。

我們發現,機捷在這些演唱會舉辦的期間,扮演的不只是疏運的角色。以五月天在青埔棒球場辦跨年演唱會為例,桃園捷運公司特地製作五月天主題的彩繪列車,贈送車廂拉環給歌迷,並播放五月天的音樂。

讓我們把時間往前推一點,在馬英九總統執政期間,他屢次視察機捷,對於縮短行車時間有很大期待,因為「機捷是國家門面」。在通車典禮上,前交通部長賀陳旦則表示機捷能「提升機場競爭力」。這兩種觀點之間的差異,讓我們對運輸工具的意義產生疑問:究竟一個「固定的解釋」有沒有存在的可能?

機捷的過去與現在

桃園機場捷運前身是「中正機場捷運」,最初採用BOT(Build, Operate and Transfer)模式,1996年由長生國際開發取得最優先申請人。然而,因為財務問題,廠商履約出現變數,政府在2003年決定收回自建,2006年正式開工。

機捷最早訂於2009年通車,因物價波動原物料大漲、變更工程、蘆竹機廠土方處理問題、契約爭議與系統測試進度不順,後來又發生統包商設計延遲提出、違約轉包等合約爭議,導致機捷工程一再延宕。雖然馬英九將機捷列為「愛台十二項建設」,並又訂下多次通車時程,但全線仍至2017年3月2日才正式通車。

前總統馬英九任內相當關心機捷,每次視察桃園機場時皆要求聽取機捷簡報,並至少兩次視察機捷工程。視察的時候,馬英九強調「速度代表競爭力」,因此關切「台北—桃園機場」35分鐘行車時間,可否再縮短?另外,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也曾在試乘後表示過,機捷台北站未來設有市區預辦登機服務,將是國家進步的象徵。2017年1月蔡英文總統視察機捷時,則稱機捷能「讓台灣走向更文明的國家」。

由此可見,總統們都把機捷當作連結台灣和全球的工具,希望能用這個世人(或西方人)認可的符號,告訴大家台灣能把旅客安全舒適的運到市中心,是個盡責的已開發國家。

不過,同屬民進黨的桃園市長鄭文燦似乎有不同看法。他多次表示:「交通線,也是創造美好生活的旅行線」、「運量成長需要培養客源,我們會加強交通轉乘機制、機捷各機場捷運將不只是站的開發,我期待機捷不只是純粹的『交通線』,更能成為兼具觀光旅遊、購物,直通美好的『生活線』!」桃捷公司董事長劉坤億也在機捷出版物「瞬遊機捷」的開頭推薦序中,清楚表達了機捷現在的定位——「機捷是條讓旅客直達美好的旅遊購物捷運線」。

01_31_總統視察桃園機場捷運,與鄭文燦市長一同經過閘門_(324697159
Photo Credit: 總統府 CC BY 2.0
蔡英文與鄭文燦市長一同視察桃園機場捷運。

同樣是政治人物,但蔡英文和鄭文燦對機捷的願景不一樣。一個希望機捷能讓台灣變得「更文明」,一個則定位機捷成為民服務的「生活線」。綜合以上,我們可以認定相關單位想令機捷不再是單一面向的交通工具。這也使我們更加相信,娛樂空間在機捷內部逐漸形成不再是個假設,而是現在進行式。

娛樂氛圍漫入機捷

2018年12月8、9兩日,BTS防彈少年團在桃園國際棒球場舉行亞洲巡迴演唱會台灣場。由於演唱會的「助攻」,桃園機場捷運A19桃園體育園區站單日運量高達4萬人,全線單日總運量更突破12萬人次,創下營運22個月以來新高紀錄。

演場會首場(12月8日)結束後,在A19站聚集了滿滿人潮等待回家,機捷工作人員不僅在現場播放BTS防彈少年團的歌曲,還派兩名站務人員帶動現場氣氛,他們大喊BTS團員們的名字,試圖用粉絲所熟悉的語言來控制場面。原本應該煩悶的等車現場,也因為機捷人員而充滿歡笑。由此可見,桃捷公司十分重視演唱會觀眾這類的客群,希望延續演唱會為粉絲所帶來的感動。

當日我們也實際搭乘機捷到A19站感受現場氛圍。起初,車廂內的乘客目的一致性不高,但到了A18高鐵桃園站時,大批人潮湧入,談笑間透露出自己即將前往演唱會的消息,眾多人潮同時也在A19站下車,當場約有20名站務人員拿著大聲公疏導人潮,收票門站也有站務人員疏通旅客。站員和刑警皆拿手機起來紀錄人潮盛況,可見這類情形對桃捷而言十分新奇,而工作人員也樂此不疲。

此時的機捷彷彿成為演唱會接駁車,娛樂氛圍漫入機捷,使原本的運輸空間娛樂化。另外,站內的禁止飲食區內有畫設立食區,販賣起司餅、爆米花等小吃,可見機捷公司看準此次活動大量人潮所帶來的商機,為了增加營利,將原禁止在站內飲食的規定合法化。

偶像演唱會助攻 機捷單日運量破紀錄(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BTS防彈少年團來台演唱會時的機捷盛況。
機捷自創娛樂空間

2017年12月23日到隔年1月7日,五月天在桃園國際棒球場舉行《LiFE人生無限公司》巡迴演唱會。桃捷公司結合標語「直達美好」和演唱會主題,打造「五月天彩繪列車」,除了車廂外觀佈滿五月天,車廂地板、手拉環也都有文宣海報。另外,在A1台北車站、A8長庚醫院站、A18高鐵桃園站、A19桃園體育園區站、A21環北站也設置立牌、地貼和月台門貼。和這些宣傳物拍照、打卡,上傳桃捷官方臉書粉絲團還可參與抽獎。最後,若粉絲在演唱會期間搭機捷聽演唱會,憑票根可以兌換限量版五月天紋身貼紙。

在跨年演唱會結束後,桃捷公司上傳一支縮時記錄影片「當五迷和桃捷相遇」。新聞稿中,桃捷說「桃園捷運肩負這場演唱會的疏運任務,代表桃捷公司在服務品質及效率都十分穩健,同時也通過最具體的壓力測試。桃捷公司此次員工總動員,提供搖滾無限、熱情無限、便捷無限多項無線服務。」從「員工總動員」和「壓力測試」可看出桃捷相當重視這場活動。有趣的是,真正提供機捷壓力測試的不是上下班的通勤族或出國旅客,反而是一年一度的跨年或演唱會人潮。這似乎暗示著機場捷運的「機場」成分,發生了質變。

實際訪問桃捷企劃處綜合規劃組的張先生,他說到之所以會決定製作列車彩繪及部分車站裝飾拍照壁貼地貼的原因之一為其首創性,容易產生話題。彩繪列車的資訊於官方網站公佈後取得30萬以上觸及,並且有許多五月天的粉絲特地來光顧,也吸引了新聞媒體的報導,對於桃園捷運而言是很成功的宣傳。當初擬定這樣的行銷策略,是依據五月天之前在高雄世運主場館的演唱會,每一場皆為高捷帶來滿滿的人潮,因此認為五月天的高捷經驗是可以複製的。

張先生提到:「2017年是桃園捷運通車的第一年,為了提升桃捷的知名度,任何能夠爭取正面曝光的機會,我們都願意去嘗試。」市長鄭文燦曾提出機捷營運前五年的任務便是衝高運量,機捷內部也證實了這個願景,為了達成此目標,積極與沿線的娛樂活動合作。

台北捷運公司和桃園捷運公司都曾負責跨年活動,但兩者作法不同。跨年人潮對北捷來說是「負擔」,以2017跨年晚會為例,北捷頒布10項措施,包含「分線搭乘、三線離場、列車適時過站不停」其中不少措施有「限制」的意味,可以看出北捷將跨年晚會的民眾視為一個整體,希望能整批運走,而不做個別服務。當人數創新高時,新聞報導用的詞彙是「擠爆捷運站」,暗示這個現象成為北捷的「負擔」。

相反地,在五月天的跨年演唱會,機捷推出彩繪列車、發送紋身貼紙,似乎是在「邀請」旅客前來。活動過程中,主辦單位還特別派出攝影機記錄,事後剪輯成影片,宣揚「旅途的路程有限,機捷的服務無限」及單日疏運人數突破十萬的事實。龐大的人流對機捷而言並非常態,所以是值得「慶祝」的。在演唱會的縮時紀錄中,每個員工都露出微笑,像在舉辦派對,而不是在工作。桃捷用影片強調自己提供的是「有溫度的」服務,希望吸引更多旅客搭乘。這和「機場捷運」這個名字的意義呈現微妙的對比:如馬前總統期待的,機捷的目的應是在最短時間內,把旅客從機場運送到市區;但機捷為了營利,反而舉辦活動,希望旅客能「留久一點」。這突破了運輸工具的截然二分——講求快速運輸(如台灣高鐵),或是觀光漫遊(如貓空纜車)——機捷同時具備了這兩種性格。

機捷,不一樣了

賀陳旦希望機捷能「提升機場競爭力」,新北市政府則希望機捷票價降低,以「嘉惠通勤民眾」。在大部分的論述中,機捷只是「輔助」旅客前往目的地。但機捷也發展出了獨立的功能,譬如桃捷曾舉辦的「52赫茲我愛你」播映活動,就發生在站體裡面——機捷本身成為了目的地。和國內的北捷、高捷相比,機捷這方面的傾向更明顯。

我們推測有兩個原因:首先,機捷附近的觀光景點不多,所以活動較難和周遭環境結合,只能「發生」在站體裡。第二,機捷剛成立,業務相對單純,所以自辦活動的訊息較突出。在Skyrax公司的世界機場評比中,機場的易達性是其中一個標準,可見機場捷運普遍被視為機場的附屬物。但桃捷可能是因為其財務狀況,或因路線周圍環境的特殊性,使他們發展出獨立的「身分」,提供「直達美好」的服務,而不僅限於機場。以日本關西機場往大阪市區的電車為例,車上的文宣介紹的是京都和大阪的景點,缺乏沿線行政區的介紹。相較之下,機捷列車上的電視螢幕除了播台灣的介紹外,它還告訴旅客機捷沿線怎麼玩、機捷忠誠會員的回饋活動等。機捷擺脫從屬的宿命,為「運輸」本身的意義,開啟新的想像。

下一站,桃園

從前,廠商們因為負擔不起台北市的地租,於是向外擴散,桃園就是其中一個目的地。今日的桃園是個工業城市,從工業區的數目、觀光工廠的家數和外籍移工的社群便可見一斑。但是機捷完工後,桃園和台北市中心連起來了,從原來的「郊區」變成都市的「延伸」。現在的桃園人或許還是要到台北上班、上課,但因為機捷沿線的娛樂活動,假日時往林口、桃園青埔移動變成部分台北人的常態。

前桃園縣長吳志揚在施政屆滿兩周年時(2011),曾提到希望桃園成為「一座機場城市」、「最幸福的居住環境」,現任市長鄭文燦則說桃園的城市定位有些別的城市沒有的特質,譬如多元文化、產業發展很好、年輕,還強調「如果是常來桃園的人,每次來都會發現又有一些改變發生了」。機捷做為一個軌道建設,理論上是笨重、灰暗的,在桃園的城市地景中卻以輕盈、充滿流動感的姿態示人。我們認為除了和「飛機」連結有影響外,其周邊及內部的娛樂活動也參與塑造了這個形象。

機捷使桃園形象轉變,可以和高捷使高雄形象轉變相呼應。人類學者李安如認為,高雄市政府自2001年捷運動工開始,就不斷借用捷運在民眾心中深植的正面形象,為高雄市打造美好的未來願景。

從吳志揚和鄭文燦的話,可以看出桃園也正在經歷同樣的改變。譬如「桃園航空城」和「三心六線」,都可以說是受機捷刺激而產生的一系列都會更新計畫。當代世界各國許多的大城市努力把自己打造成「全球城市」,而公園、綠地、現代化公共運輸系統和頂級建築都是發展為全球城市的必要條件。

在這樣的背景下,許多亞洲城市挹注大量資金於大型基礎建設上。如桃園機場捷運的快捷公共運輸系統躍起,成為這些城市重要的文化象徵或新的公共空間。借用高雄捷運的例子,李安如也觀察到,當高雄竭力成為台灣的南方首都時,它並不從獨特方言、歷史特質著手,反而認同於外在世界,借用同質、普同的全球化符號。如此一來,「全球」與「國家」合為一體,越為「全球」即越「台灣」。桃園也宣示它要成為這樣的全球城市:從北北桃一小時生活圈的口號,可以知道桃園正努力從「縣」轉型成「直轄市」;從台北的後花園和衛星都市,躋身首都圈之列。

春節期間旅運量高 桃捷籲民眾預先購票或儲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結語:交通部做出了桃捷,而桃捷和娛樂活動相遇

機場捷運的歷史和台灣的產業發展脫不了關係。20年前正是台灣工業化時代的尾聲,政府努力推動貿易自由化、國際化,往後工業化時代邁進。機捷在這個背景下誕生,代表的是現代性,一個從發展型國家轉型為已開發國家的過程。在那個脈絡下,機捷的目的是服務觀光客、洽談公務和商務的旅客,都是一個後工業化國家典型的產業型態。

這條現代性的路走了二十年,過程中數任總統都用言語或行動,把機捷塑造成一個「光耀國家門面」的工具。但二十年過後,社會已經變化許多,現代性的觀念漸漸退流行,總統們的話漸顯得像舊時代的產物,彷彿中國或北韓領導人的口號。

而在機捷終於被做出來之後,它卻誕生在一個和初設計時脈絡完全不同的時代。如同鄭文燦說的,捷運系統前五年的任務都是要「衝高運量」,迫於財務和現實,桃捷努力找生路——和娛樂活動結合,吸引假日輕旅行的觀光客或是重大活動的觀眾。

交通部「做」出了桃捷,而桃捷和娛樂活動相遇,「做」出了不同的空間示人。桃捷公司結合了人(旅客)、物質(贈品)和非物質(音樂、影片或數位產品),每隔一段時間進行大型展演,譬如電影欣賞會、球員見面會等,透過新聞稿或影片把自己的形象固定下來。

機捷的形象影片就是一個重新定義交通工具的例子。在《直達美好》裡,徐若瑄用溫柔的嗓音敘述她遇到的各種美好──可能是直達溫暖的家、直達媽媽味覺的鄉愁,或是直達夜市參加姊妹淘的聚會。觀眾的視野跟著她的腳步,超越了行李架、站名等和機場綁定的符碼,找到了機捷的不同意義。

「今天,你想直達哪一種美好?」

延伸閱讀

本文經GeogDaily地理眼獨家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