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贏下美中賽局的籌碼,就是「經濟」與「民意」

川普贏下美中賽局的籌碼,就是「經濟」與「民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建制與體系,在中國以銳實力姿態崛起下早已鬆動且出現缺口,川普與其策士認為「不公平貿易」是主要的原因,而美國這段時間所做的,就是在管理與處理此一嚴重問題。

每年的國情諮文演說,始終是美國總統新年來最重要的政治溝通平台,不僅可以對全球媒體與參眾兩院議員列舉去年政績,同時也可以闡述未來一年的政策作為。對於川普來說,在去年繳出亮麗的經濟成績單並啟動美中貿易大戰後,以「選擇偉大(Choose Greatness)」作為演說主題應是恰如其分。

去年美國的經濟表現的確搶眼,3%的GDP成長、2%上下的通膨以及近50年以來最低的失業率,股市與房地產產值都只有GDP的2.2倍左右,顯見美國的經濟體質十分健康,這些指標數字都讓川普對內講成績,對外談條件時底氣十足。

然而,經濟的表現並未直接反餽川普的民意支持上,川普最青睞的保守派民調機構拉斯穆森(Rasmussen Reports)一月中旬公布的調查,上任兩年後川普民調跌至43%,創下一年來最低,略低於同時期歐巴馬的47%。另一個消極的訊息是,多數美國財經專家認為美國2019的經濟成長將趨緩,聯準會升息、美中經貿戰成本、房地產的高點已過以及寬鬆財政政策光環退去都是原因,這使得川普必須在政治上有所為,方能消弭潛在的風險與缺口,國情咨文演說遂成為最佳表演舞台。

策略上來看,川普試圖將國家利益置於政黨利益之上,因此呼籲共和黨與民主黨共同支持其高舉的「選擇偉大」。為了達成超越黨派的訴求,川普不惜將民主黨總統小羅斯福以及甘迺迪所領導的「諾曼地登陸」與「登陸月球」作為美國偉大的象徵;同時以「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作為美中經貿大戰在意識形態上的區別,並以實際行動說明自己的決心。雖然眾議院長裴洛西(Nancy Pelosi)最後給予一個揶揄性的拍手姿勢(對啦,你最棒),但是川普似乎在這場政治秀中搶得頭採,超過五成二的民調就是最佳解釋。

在贏得民意的制高點後,更有利川普在2月分好整以暇的進行外交部署,特別是在2月底美國提出的結構性改革期限截止前,川普即將在越南與金正恩進行二次會晤,這樣的時程安排更讓北京陷入前後夾殺的處境。

川普之所以選擇越南有其強烈的政治寓意,美國與越南過去曾經兵戎相見且勢不兩立,但是在其外交戰略調整後已成為華府的潛在的盟友,在享有資金與技術的奧援下,近年來越南擁有絕佳的經濟表現,這豈不給北韓起最好的垂範作用?

此外,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遲遲未開引發多方揣測,再加上美中經貿戰導致經濟嚴重下滑,使得今年度的政府工作報告難以下筆,如今在九十天期限到期前又多了個川金二會,美國的立場很清晰,中國必須針對結構性改革提出合理的期程與規劃。

川普厭惡中國對美採取不公平貿易手段的立場其實前後一致,早在當選總統之前他就高分貝抨擊歐巴馬無視中國各種長驅直入的行徑,經濟學者拉發羅(Peter Navarro)其著作「致命中國」一書更直接指出列舉這些不公平貿易手段的內容與影響。他認為中國搭全球化與自由貿易的便車,透過種種「不公平貿易」手段,大賺美元,然後讓工廠倒閉工人失業,嚴重損害美國利益。

平心而論,全球化下的貧富兩極化的後果各國政府都得面對,中國的不公平貿易並非造成美國經濟衰退的唯一解釋(即便也是最為關鍵的原因之一)。最根本的方法是政府花大錢建立社會福利政策並同時進行再分配體系的改革,然而這不僅是龐大政治工程,而且必然引發內部矛盾,代價十分昂貴。在此背景下,與其要政府自己負責,不如找出元兇要他一次負責買單,實為上乘解方,斷然採取重量級制裁措施,目標明確手段明快,即為川普典型的風格。

RTS1J660
Photo Credit: Jonathan Ernst /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年前,中國威脅論隨著「即將到來的中美衝突」開始成為輿論追逐的焦點,只是彼時都將此議題視為假設性與未來式。對於美國而言,處在韜光養晦階段的中國就存在與其接觸交往的動機,自由主義人士自信認為中國經濟現代化必然帶來政治民主化,這樣的和平演變符合美國利益。川普就任以來徹底改變了美中關係長期來的定位與性質:美國不再把中國視為可以爭取的潛在性盟友,而是對自己國家利益帶來直接威脅的敵人。白邦瑞其著作「百年馬拉松」更直接說明美中關係進行質變以及典範轉移的過程。

對於川普來說,所謂結構性的改革,並不意味要讓中國經歷一場宛若「蘇東波轉型」的「震盪」或「休克」過程,而是美國重新掌握全球戰略與政經秩序的主導權,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建制與體系在中國以銳實力姿態崛起下早已鬆動且出現缺口,川普與其策士認為「不公平貿易」是主要的原因,此一嚴重問題必須被有效管理與處理。

直言之,美中經貿戰階段性的期限即將倒數,外界都相信北京「應該」會做出讓步,關鍵在於這些讓步是否符合華府的期待罷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