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角度分析華航機師罷工,到底是「爭取權利」還是「爭權奪利」?

五個角度分析華航機師罷工,到底是「爭取權利」還是「爭權奪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爭權奪利為目的的罷工,會故意不斷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不斷改變訴求與策略,故意製造談判破局。這是因為互相談判、取得某項條件本身,根本就不是目的。擴大自己的工運戰線才是目的。

1. 爭權奪利為目的的罷工,會故意不斷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不斷改變訴求與策略,故意製造談判破局

這是因為互相談判、取得某項條件本身,根本就不是目的。擴大自己的工運戰線才是目的。為了擴大工運的戰線,也就是自己的組織力,必須長期維持能量,因此必須故意製造敵我意識、把賽局故意二分法成勞資兩方。

顯而易見,一個組織裡,光是勞工,因所處職位的不同,利害關係就不會完全相等。例如機師、空服、地勤、內勤,利害關係根本不一致,如果不故意二分法,很難擴大勢力。因此超出「勞資對立」二元框架的解決方案,例如民營化、解散重整等,會故意被排除忽視,因為工運本身的目的並不是要解決問題。

2. 會以不合理的激情吶喊、情緒化為手段

在正常的職場裡,只要撕破臉,幾乎都沒有繼續順暢合作下去的可能,因此一個正常追求雙贏的狀況,不會有人故意採用太激進的手段。而另有目的工運,手段就是目的本身。因為若不保持情緒化,不斷毀滅理性、不斷妖魔化對手,是沒有辦法掩蓋那些旁人一眼即穿的邏輯矛盾。

華航機師罷工第4天  高雄機場取消4航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華航機師罷工第4天,高雄國際機場取消4航班影響近 900名旅客,11日上午一架華航班機停放高雄機場停機 坪待命執勤。 中央社記者程啟峰高雄攝 108年2月11日

3. 另有目的工運會操縱不對稱資訊,以情緒化與意識型態間接操縱人心

首先是這樣子,先吸收深陷情緒化、已經先入為主、走出不來又心理脆弱的人士成為核心幹部。這些人已陷入一種類似洗腦的長期情緒狀態,不管做什麼惡事,都會認為自己擁有大義,那些只是策略,自己是絕對正確。

在此前提之下,幹部會對外操縱資訊不對稱,自己下面搞的是一套,和外面宣傳的是另一套。所有的邪運與邪教都共有這套邏輯,光是核心幹部是不是太過激進的人,幾乎就能辨別大部份。

因為邪教裡核心幹部一定要是情緒化的人,否則無法處理內外高度的行為不一致。而對外操作資訊之後,是以共有意識形態框架的方式,誘騙和間接操縱外圍,以達到合乎整體方向的目的。

4. 破除資訊迷障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拉長時間序列,歸納長期行動

我們觀察這次華航罷工,首先在2018年8月左右,以「放寬酒駕」「考評內勤」「開除主管」「被解僱時工會擁有否決權」等「完全不可能被接受」的條件開始包裹談判,並且發起了罷工投票通過,取得罷工權。

其後,從去年8月開始,開始了漫長的協商,這種誇張的條件本來就「不可能」被公司接受,因此談判自然全無進展。因此工會與外部桃產總的主戰派,便能在這段期間,正當的取得藉口,不斷對內部煽動主戰,以及進行滲透拉攏活動。請注意複習我們之前提過的:解決問題從來就不是這些工運的目的。

第一次資訊操縱:在2/7-2/8 罷工正式開始前,工會突襲式的在罷工前一天改變策略,突然把訴求變為五條,並且開始自稱「以前的都不是重點」。外界從不知道,這次的罷工脈絡包含放寬酒駕等誇張的21條。

由於操作資訊不對稱,是另有目的的工運賴以維繫的根本,因此你可以明顯發現,「到底誰不敢直播」是本次很大的支線戰場之一。我們可以破天荒的發現,華航公司在本次罷工裡,竟然是本次不斷要求公開透明的一方。

第二次資訊操縱:工運必須維繫道德上的根本,因此對於這個大絕招,自是左閃右閃,公開說明裡毫不承認自己不敢被直播檢驗。但我們只要觀察他們的行為,就可略知一二:今天交通部與華航,在下午兩點半,備好媒體與直播的談判,工會竟然表示「今天有事」。

然後,工會眼看外界質疑聲浪過大,因此宣稱要在凌晨一點起,進行八個小時的馬拉松談判,讓資方瞧瞧他們平日的過勞。請再幫我們複習一下上面提到的第二點:「會以不合理的激情吶喊、情緒化為手段」。

傻眼的是,在工會把21條突然改成5條,進行罷工後,在這5條裡,華航已讓步「8小時改派3人」 ,結果工會竟然又再度改變談判策略,提出飛航執勤時以及多航段案子。請再幫我們複習一下上面提到的第一點:「爭權奪利為目的的罷工,會故意不斷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不斷改變訴求與策略,故意製造談判破局。」

3pfg3otfqg1xrhbkie01969qonteap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華航部分機師展開罷工,11日邁入第4天,超過50個各 行業工會團體下午也齊聚松山機場前,高呼「要飛安、 挺罷工」等口號力挺機師罷工行動,並步行到民航局前 廣場表訴求。 中央社記者施宗暉攝 108年2月11日

5. 如何辨別你的朋友,是否受到洗腦或間接操縱而不自知

通常你的朋友都是好人,只是天真了點,他們在整個資訊鏈結裡已經屬於接收末端,離實際的工作場域極遠,因此等到接收到訊息時,都已經被「人權」「勞權」等理想大義先入為主,最後都無法辨別狀況。

而天真的台灣人分為兩種:第一、天真弱勢:喜歡「己願他力」,幻想貴族勞工罷工有成,自己的狀況能被連帶改善。第二、天真貴族,通常是毫無關係、工作待遇或家境教育良好者,以一種「購買贖罪券」的方式無條件移情同情。這些都是「不對的」,「不正確的」,沒有那麼多政治正確,這事情非常簡單。

本文經江致廣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