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罷工、壟斷及血汗勞工,談機師罷工事件的癥結點

從罷工、壟斷及血汗勞工,談機師罷工事件的癥結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華航機師的罷工事件,癥結並不在於溫飽與過勞的問題。因為如果真是無法獲得溫飽或是過勞問題的話,那應該是對政府施壓,要求修改法律,而不是針對華航發起罷工。

一、

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歐美的資本主義盛行,富人越來越富、勞工的工作條件越來越差,於是罷工的事件曾出不窮。

但是在20世紀初的進步運動(Progressive Movement)之後,世界各國陸續透過法律,對最低工資與最高工時做出了規定。於是從此之後,世界各國針對某一單一企業的罷工事件,爭議往往是在「壟斷」的問題,而不是溫飽與過勞的問題。

如果是溫飽與過勞的問題,那應該要找政府修改法律;而如果為了修改最高工時與最低薪資的法律規定而發起罷工,那也應該是全國性的總罷工,而不是針對某一單一企業的罷工。

二、

如果某一家企業,在某一產業取得了壟斷性的地位,那在那個產業裡的勞工,就會變得相對弱勢。譬如說,如果全台北市的垃圾都是由台北市政府負責清運的,那台北市的垃圾車工人就只能找到一個可能的雇主。而台北市政府說垃圾車工人的薪資多少,那垃圾車工人的薪資就是多少。

三、

同樣的,如果美國職棒大聯盟(MLB)只有一個,別無分號,那美國頂級的職棒選手除了加入MLB之外,不會有其他的選擇。而在這種情況下,如果MLB對球員的最高薪資訂出了上限,或是各家球隊的老闆私下串通,透過聯合壟斷來限制球員的薪資,那對球員都是十分不公平的。

四、

美國職棒大聯盟的球員在1994年發起了罷工,那一年的世界大賽也史無前例的取消了。當時許多球迷非常的憤怒,因為MLB球員的薪水都已經高的不像話了,而且一年有大半的時間都在放假。

但是也有許多球迷是支持球員們罷工的,因為MLB是美國政府認證過的壟斷企業。早在1922年,就有美國人對MLB提出了反托拉斯訴訟,但是美國最高法院最後駁回了那個控告,因為大法官們認為,棒球對美國這個國家有著特殊的意義,是可以豁免於反托拉斯法的。

此外,MLB各家球隊的老闆一直有聯合壟斷的歷史。在1947年之前,他們暗中串通,不讓任何的黑人進入大聯盟。而在1960年代,他們又聯合串通,讓洛杉磯道奇隊的兩位超級強投Sandy Koufax跟Don Drysdale無法透過轉隊,去爭取更高的薪水。

五、

但是如果一家企業並沒有取得壟斷性的地位,那員工對那家企業發起罷工,通常都無法獲得大眾的支持。

舉例來說,如果台灣7-11的員工發起了罷工,那許多人會對他們說:「如果你覺得7-11的薪資太低,福利不好,那為什麼不換到全家便利商店去工作呢?」而如果7-11因為罷工而全都暫時關門了,民眾也不見得會感到不方便,因為大家只要換成去全家便利商店消費就好了。

在這種情況下,最高興的恐怕就是全家便利商店的老闆了。因為如果7-11因為罷工而倒閉,那全家便利商店就可以取得壟斷性的地位。到時候再跟員工們談薪資,就會有更大的籌碼。

六、

在歷史上,英國郵政局曾經有多次的罷工,每次都是搞得雞飛狗跳,全國大亂。但是在2016年的聖誕假期,英國的郵政局員工又發起了大罷工,而當時英國的民眾既不是很支持,也不是很反對,大家的態度,基本上就是漠不關心。

因為到了2016年,英國的郵政局已經失去了壟斷性的地位,大家已經習慣用電子郵件、用民間的快遞服務。

七、

在最近數十年,世界各國的罷工事件,苦主往往是政府機構或是國營企業。因為政府跟國營企業往往就是最大的壟斷事業。

八、

罷工的合理性,還必須考慮到勞工轉職的困難度。譬如說,7-11的員工要換到全家便利商店工作我,是很方便、很容易的。所以如果他們罷工,並不容易獲得社會大眾的支持。

但是要一個MLB球員要轉到NBA工作,困難度是非常高的。所以如果他們發起罷工,會得到不少人的支持。也就是說,罷工的合理性,未必是跟薪資的高低是直接相關的。

九、

轉職不容易,也是世界各國的政府部門跟國營企業經常發生罷工的原因。

政府部門跟國營企業的用人通常十分的僵化,員工在部門間轉職不容易。此外,民間企業又往往對公務員有成見,不願意接納當過公務員的轉職員工。再加上政府部門跟國營企業的退休福利通常都遠優於民營企業,所以要他們靠著轉職來提高薪資與工作環境,其實是十分不合理的。

對他們來說,罷工也是逼不得已。

十、

所以華航機師的罷工事件,癥結並不在於溫飽與過勞的問題。因為如果真是無法獲得溫飽或是過勞問題的話,那應該是對政府施壓,要求修改法律,而不是針對華航發起罷工。

問題的癥結,應該在於華航是不是壟斷企業?華航是不是跟其他的航空公司有聯合壟斷的行為?而華航的機師如果要跳槽到長榮、日航、國泰、或者其他的航空公司,是不是有實際上的困難?

本文經林宜敬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