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查理,各自表述」,你真的知道怎麼判讀一則新聞嗎?

「一個查理,各自表述」,你真的知道怎麼判讀一則新聞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Charlie Hebdo這家週刊的血案這麼轟動的新聞,在台灣媒體還沒有用娛樂新聞和社會新聞淹沒你的時候,你對它的了解有比江蕙演唱會加場和最新一波冷氣團更深嗎?我希望有,因為這應該會是本年度的指標性新聞。

#JeSuisCharlie和#CharlieHebdo這兩個facebook和Twitter上這幾天火紅的hashtag,你點進去過嗎?

Charlie Hebdo這家週刊的血案這麼轟動的新聞,在台灣媒體還沒有用娛樂新聞和社會新聞淹沒你的時候,你對它的了解有比江蕙演唱會加場和最新一波冷氣團更深嗎?我希望有,因為這應該會是本年度的指標性新聞。

有些事件的觀點可以很單純,例如可再生能源的技術進展幾乎都聚焦在可行性上、自然災害的討論都聚焦在救災和災後重建上,但是「我是查理」不是這麼單純的新聞事件,很適合拿來檢視自己讀新聞的習慣。

從各種媒體的表述上,研究一下一則新聞的各種側寫:

首先是bOingbOing 這個群創網誌的綜合性報導,看似把所有關鍵事實如實貼上,但標題說明了作者的基本命題:這是一個殘害言論自由的事件,而他完全挺漫畫。如果有任何報導要標題殺人的話,中立報導+容易引發共鳴的標題,就成了很容易被轉錄、分享,被你讀到的新聞了。閱讀的情緒和觀點會不會被標題牽著走,就看你了。

這裡是23則漫畫家的回應,生動有趣,而且第 22 張圖片的引用率和轉載率都很高。但是口徑一致:譴責執槍者、讚揚諷刺漫畫家。這則報導的初衷很明確:向犧牲漫畫家致敬。一篇報導自首至尾的情感或立場都一致的時候,都會有一個明確的報導初衷。花點心思就能分辨,這種「告訴你你該有什麼感覺」的報導。

一樣是插畫、一樣是從特定區域收集作品,這篇阿拉伯世界漫畫家的回應,顯然採取了跟上一篇很不同的策略。除了表達阿拉伯世界的媒體聲音也在嘲諷和譴責恐怖主義,這麼政治正確又世界大同的內容之外,它沒有剔除激進份子可能會有同感的那則作品。這種所有資料不完全指向同一個簡單結論的,報導性比較公正客觀,通常。

還有一些用心的報導是歷史回溯和今昔對照型的,像是日安歐漫這個專業的歐洲漫畫研究網站,就很有資格寫這種報導;關鍵評論網也擴充報導了從日德蘭郵報事件後的背景始末。通常對你真正關心的事件,最好找到這種把背景的時間軸拉長的介紹,以便了解事件全貌。否則就會像現代人用自己少子家庭的觀點看戰後嬰兒潮家庭一樣,完全不能了解對方怎麼可能這樣拉拔自己的孩子。

最主流的,大概是像Mic這一則非常政治正確的報導:「身為一個穆斯林,用伊斯蘭教的名義殺害無辜的人,對我而言,比任何漫畫都冒犯我得太多太多。」無獨有偶,英國左派媒體衛報,也有非常政治正確的報導,都是把群眾一旦盲目起來,會無理譴責的對象(穆斯林)拉出來表示清白,再一起打真正的壞蛋(極端份子)一百大板。有情感、有立場、有社會功能的報導大多屬於這一種。讀一篇就夠了。

還有另外一種跟前一類很像的相關報導,像是Mic作為媒體的自我表述,還有關鍵評論網一篇符合主流意見的文章。差別在於這組報導包含了行動呼籲(call-for-action)。而且行動呼籲的本身,情感呼籲大於理性說服。這時候就要檢視一下:你大致同意這篇報導,但是你的情緒應該被它最後的呼籲給撩撥嗎?有時候行動會很愚蠢、甚至很危險,所以我們還是需要這種反思能力。

否則,像 TechCruch關於鄉民正義(cyber vigilantism)的報導這種,有點有勇無謀的行動就會被勾出來。利用自己的技術專長來搜索恐怖份子,的確是善意;只是個團體已經對不只一個事件和對象發出這樣的聲明了。就行動規模和持續時間而言,不太可行,也就沒什麼實質意義了。這種行動支持,比在 facebook上轉錄一篇相關報導,再加一句「譴責暴力!」的情緒發洩,大概只多了技術成分。

比較有趣的報導類型是The Telegraph的陰謀論。什麼東西都可以有陰謀論,神秘的恐怖主義當然也不缺。翻轉輿論說:這不是報復性行為而是無差別攻擊,只為了讓西歐對穆斯林的不滿沸騰,社會氣氛排擠當地穆斯林,好促成受歧視的中東裔青年憤而加入聖戰士。陰謀論通常都抓到一個可能性,就深深地往裡鑽,不計可能性的可行性。

不過未知但乍聽相當合理的可能性,夾雜了權謀和利益計算,往往特別吸引讀者。就像我們常常認為人家行善是為了自己利益一樣,有了個可以被利益決定的原因,行動好像的確難以避免。不過人性一方面沒有那麼簡單,二方面沒有那麼複雜。沒有簡單到可以用理性計算來全面預測,也沒有複雜到足以布一個大規模且長達數年的局,而且步步為營,幾乎不失敗。

雪梨咖啡館人質遭挾後,澳洲人發起的 #illrIdewithyou正是這種恐懼的解藥,而且這種解藥超出任何精密計算之外。還補足了陰謀論所點出的背後疑慮:這起事件後續的影響就是法國社會一般穆斯林的處境會更受打壓,導致原本的弱勢移民更加弱勢。陰謀論型的報導通常的長處都在點出問題的可能性,至於解法,常常超出人類大腦的精密計算之外,所以看看就好。

但我個人最重視的,是像Al Jazeera 這樣,來自阿拉伯世界主流媒體的英語報導。很可惜,多數讀者都跟我一樣不懂法文和阿拉伯文,還是要依賴中英文媒體。但是訊息的來源和立場,對得到一個新聞事件的全貌至關重要。

當所有熟悉西方媒體立場的評論也不過關注到宗教和世俗的對立,仇恨言論在言論自由裡的爭辯、對移民文化的高姿態時,因為基本的關懷不同,站在另一方的媒體能給出最不同的視野。這篇報導終於站在形成這些極端份子的大環境來敘事了,而不被言論自由-宗教狂熱份子中間這條直線給鎖定,也不是呼籲法國人理性包容。它只是端出了殖民背景和政治操控下的社會選擇。

這則新聞除了日德蘭郵報或雪梨咖啡館挾持事件回溯,也大可從法國法院裁定在公共場合穿戴全臉面罩違法的案例回溯。但如果考慮的是恐怖份子造成的社會恐慌,就會從前者下手;關懷的是大量穆斯林移民和西歐社會的文化衝突,就傾向從後者下手。從一篇報導真正關懷的現象,選擇真正不同的報導觀點。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