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於車廂的林嘉欣:情人節看曖昧的《親密》

被困於車廂的林嘉欣:情人節看曖昧的《親密》
photo credit:《親密》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親密》毫不留情地刺中在香港發展感情關係的優劣,具體呈現出曖昧關係背後的愛恨交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每年臨近情人節檔期,大家必定會見到一兩部愛情電影上映。或許香港人比較深印象的是葉念琛一直沿用鄧麗欣、方力申的幾部作品,以及彭浩翔的志明春嬌系列。然而,2009年岸西執導的《親密》絕對值得更多人記得,甚至是值得大家藉著情人節去重温的不二之選(2002年許鞍華執導的《男人四十》的編劇就是由岸西擔任)。

這部作品過了10年仍然毫不留情地刺中在香港發展感情關係的優劣,具體呈現出曖昧關係背後的愛恨交纏。就算再過10年,《親密》仍然會呈現出千萬人的心聲。

107007068
photo credit:《親密》劇照

《親密》是部結構簡單,內容複雜多變的作品。整部作品只有8場戲,及5個主要角色。作品以倒序方式講述湯少(鄭伊健 飾)及珮(林嘉欣 飾)兩人的發展歷程,以及置身於其他同事(駱應鈞、曾國祥、活己嵐 飾)互動的環境中。

筆者自行整理出8場戲的分段時間,以便分析。第1場(現在,00:00-23:03)、第2場(1星期前,23:04-30:49)、第3場(1個月前,30:50-39:33)、第4場(2個月前,39:34-48:51)、第5場(3個月前,48:52-1:02:38)、第6場(6個月前,1:02:39-1:20:44)、第7場(10個月前,1:20:45-1:25:42)、以及第8場(1年前,1:25:43-1:38:10)。

這樣整理的另一個好處在於方便大家準確地完全按時間順序重看一次,亦可以跳段去比較不同場次。大家同時可以參考收錄於作品DVD的導演註釋,由作品監製鄭劍鋒及女主角林嘉欣為大家講解製作背景及補充趣事細節。

狹小空間下的愛恨交纏

《親密》有不少場景故意選取了狹小而密閉的空間。那怕是一部企滿「打工仔」的升降機,一個放滿雜物的辦公室,都成為演員的舞台。

在《親密》的8場戲中,有3場戲都發生在車廂內(共佔大約55分鐘,超過整部作品一半), 而且大部分重要段落都在其中。當中2場的尾段都是湯少和阿佩在車廂內的獨處(12:20-22:50,1:10:50-1:20:23)。是什麼將林嘉欣(阿佩)困於車廂內?是湯少還是阿佩呢?還是周旋於兩者之間的曖昧?

90306020945391
photo credit:《親密》劇照

筆者認為《親密》這部作品的幾個命名已經將這個隱而未見的答案漸漸揭示出來。《親密》的英文名稱為 Claustrophobia,就是幽閉恐懼症。

香港地少人多早已人人皆知。岸西認為在狹小空間中,人與人被迫面對對方,亦因此易於趨向不是互相敵視,就是互相愛慕的情況。當然這兩種情況並不窮盡所有人際關係的可能,例如不難想像我們可以對其他人保持漠不關心的態度,有些同事就只會是同事,既不是敵人,又不是朋友,更不會是情人。但長期只可以處於狹小空間的人,仿佛被迫與其他人相處,被迫回應他人的舉動,當中總會有些習慣或態度跟你相同或相似。

很多時只要有一件小事就足以漸漸發展出更大的共鳴。很多時敵對關係或傾慕都源於一些小事。患上幽閉恐懼症的人恐懼幽閉空間,而沒有患上幽閉恐懼症的人,只要在狹小空間中生活,就會宛如幽閉恐懼症患者一樣,不過他們恐懼的是幽閉導致的愛恨交纏。這個意義下,岸西的想法不無道理。

花非花,霧非霧

《親密》故然是正式選取的戲名,但它的原名為《花非花》。為何岸西最終沒有沿用這個戲名,筆者不得而知。或許是出於商業考慮,「花非花」的文藝感覺更濃,可能會嚇怕部分觀眾而影響票房收入。事實上,《親密》製作預算非常有限,但仍然邀請到李屏賓仗義當上攝影師,出色的用鏡將《親密》提升到更高層次,大家觀賞時可以多加留意。

107007069
photo credit:《親密》劇照

花非花,霧非霧,其實就是現代都市人的親密方式。「一個凝視,一聲淺笑,一句天氣冷了。你的呼吸,你的模樣,我的沉默,我的緊張。你我之間,難道只是想像一場?」這種充滿曖昧的親密方式其實存在著兩可性。曖昧本來只是一種含混不清的狀態,並未必然導致當時人的悲或喜。曖昧讓人受盡委屈,是因為找不到相愛的證據。那麼為何一直保持曖昧會令人感到委屈?感到委屈前,不是一直也享受曖昧所帶來的甜蜜嗎?

湯少和阿佩在車廂內獨處的2埸戲(12:20-22:50,1:10:50-1:20:23),完全呈現了曖昧的兩可性。這兩場車廂內的戲都有電話響起的一刻。第6場戲的電話令阿佩無法繼續在熟睡中的湯少身邊碎碎唸出自己的心意(01:18:26)。而第1場戲的電話則打斷兩人情不自禁地微微向前靠近對方嘴唇的接吻準備(20:37-40)。同樣被電話打斷,以前微笑的阿佩如今變得完全心死。阿佩在第6場戲唸著:「我應該怎麼說?你有沒有發現我已經不懂怎樣跟你說話。我怕你知道,又很想你知道。」(01:16:51-01:17:06),享受著曖昧初時帶來的牽掛與纏繞。她卻無法繼續享受曖昧。在湯少看來,作為一個孕婦的丈夫和一個女兒的父親,他無法向阿佩承認自己的心意。然而,這種想法在阿佩看來,只是無比的懦弱,令阿佩心如刀割。

現代人親密關係中的弔詭之處,正是岸西於這部作品一再追問的關鍵。想當初不知不覺地投入到曖昧帶來的歡愉中,又不知不覺地折騰於曖昧帶來的傷痛中,被困於車廂的林嘉欣,到頭來卻無法就此全身而退呢。

你可能會想看:

▶︎ 專訪演員林嘉欣:意義重大的電影初體驗

▶︎《暗色天堂》:沒有真相,只有偏見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