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LGBT同性伴侶控告政府:只要結婚制度不同,就是一種歧視

日本LGBT同性伴侶控告政府:只要結婚制度不同,就是一種歧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4年8月,台灣同志平權團體號召30對同性伴侶至戶政機關登記結婚遭拒後,其中3組上訴法院,但在2018年全部宣告敗訴。2019年,日本各地也有13對同性伴侶選在西洋情人節這天,向日本政府提告。

西洋情人節集體提訴

2月14日,日本各地共有13對LGBT同性伴侶,分別在東京(6對)、大阪(3對)、北海道(3對)和名古屋(1對),以國家拒絕同性婚姻已違反《憲法》保障的婚姻自由、法律之下人人平等為由,正式向日本政府提起損害賠償訴訟。

以訴訟律師團為中心的「Marriage For All Japan — 結婚の自由をすべての人に」代表律師寺原真希子表示,這場訴訟希望能讓所有想和相愛的人交換愛的誓約、攜手共度幸福人生的伴侶們,不需要在意他人眼光,都能在法律的保護下結婚,所以特別選在情人節這一天提告。

14日早上,6對原告和律師團步入東京地方法院。

各有一段婚姻和小孩

在這13對原告當中,小野春和西川麻實是唯一一對育有孩子的同性伴侶。背後原因是因為,她們兩個人相遇之前,各有過一段異性戀婚姻,所以在2014年同居之後,兩個人共同撫養前一段婚姻的小孩。

然而,日本法律上不允許同性婚姻,也讓孩子在法律上的親權只有「生母」,而不是由兩個媽媽一起扶養。小野春說:「我們一直都是以一家人的身份生活,希望在法律上也能成為一家人。」她希望這場訴訟,能讓和她們家一樣各式各樣的家庭以及在這些家庭長大的孩子們帶來希望。

畫面中左右兩邊分別是古積健、相場謙治和中島愛、Kristina Baumann,他們兩對是「Marriage For All Japan — 結婚の自由をすべての人に」最一開始,就以真名在連署網站change.org發起連署的同性伴侶。

站出來成為大家的盾牌

在埼玉縣川越市登記結婚遭到退回的男同志伴侶古積健和相場謙治則說,他們知道有很多和自己一樣的人想結婚卻不能結婚,但如果沒有人願意站出來對抗這項制度,現狀就不會改變。雖然在過程中一定會遭受異樣的眼光,但想到可能還有更多人也想要發聲卻不敢說出來,想要為這些人做些什麼的心意,讓他們決定站出來成為的大家的盾牌。

在德國完婚,日本卻不承認

在橫濱市登記結婚但遭拒絕的女同志伴侶中島愛和Kristina Baumann這次選擇站出來提告的理由也和古積健、相場謙治相同。中島愛和Kristina Baumann,2016年在德國登記成為同性伴侶後,隔年德國通過同性婚姻便已完成結婚手續。然而,中島愛和Kristina Baumann的婚姻不被日本認可。

簽證成最大問題

目前,Kristina Baumann是以留學簽證的方式在日本和中島愛同居。對於中島愛和Kristina Baumann來說,日本政府不承認她們的婚姻、她們也沒有辦法在日本結婚的情況下,除了和其他LGBT同性伴侶一樣面臨緊急情況下沒有辦法在醫院代替另一半簽署同意書、沒有辦法去銀行以伴侶身份申請房屋貸款之外,一旦Kristina Baumann從學校畢業、在日本沒有找到工作及時將簽證換成工作簽證,Kristina Baumann就沒有辦法繼續留在日本和中島愛一起生活。

中島愛:「我們已經完婚了,所以在德國可以一起住,但在日本(Kristina Baumann)拿不到配偶簽證」、「不是只有我們這樣,還有很多日本人和外國人的同性伴侶也為此感到困擾。」

因應情人節,當天記者會發的是印有「Marriage For All Japan — 結婚の自由をすべての人に」LOGO的巧克力。

能說聲「恭喜」會更好

雖然以日本現行的婚姻制度上,即使在戶政機關提出申請,最後一定會被戶政機關退回,但戶政機關的工作人員的態度能讓當事人的感受有很大的不同。以古積健和相場謙治、中島愛和Kristina Baumann來說,他們到戶政機關辦理登記結婚時,雖然市役所的工作人員還是很盡責地協助辦理手續(只是最後會收到戶政機關通知說他們的婚姻登記不予受理),但連一句「恭喜」都沒有說難免會令人感到很失落。

在「Marriage For All Japan — 結婚の自由をすべての人に」上個月的記者會上,主辦單位表示,有一組男同志伴侶在今年1月4日到戶政機關提出結婚申請時,協助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工作人員向他們說:「作為提出結婚登記的證明,我們可以發行結婚紀念卡(結婚記念カード)給你們,你們覺得怎麼樣呢?」這組男同志伴侶先反問「真的可以拿到嗎?」接著馬上回應道:「拜託!那就麻煩你了。」

在這張結婚紀念卡上,除了會寫上登記結婚的日期、承辦的區公所外,上面還印有「恭喜結婚」(ご結婚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的文字。

這對男同志伴侶事後在部落格上寫到:「這名工作人員溫柔地微笑著,眼神堅定地看著我們兩的臉。在這雙眼神的背後,就像是在說『雖然現在日本憲法不能受理(你們的)結婚證書,但我祝福你們。』」

「立法不作為」的國家賠償訴訟

這次「Marriage For All Japan — 結婚の自由をすべての人に」準備向日本政府提告的訴訟當中,主要論點為:

  1. 日本現行的憲法不承認同性婚姻,這不僅侵犯到婚姻自由,也違反法律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應有結婚的自由。
  2. 如果要讓同性伴侶可以結婚,勢必要修改日本《民法》和《戶籍法》。如果要修法,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握有立法權的國會直接修改法律。然而,民選出來的國會議員反應出來的是多數人的民意,而沒有顧慮到身為少數的LGBT族群,使得同性婚姻相關修法一直沒有進展,這是「立法不作為」。
  3. 因為國家「立法不作為」造成現行婚姻制度侵害人權,因此向日本政府提出國家賠償訴訟。

以這次同性婚姻訴訟來說,具體而言最有關的《憲法》條文為第24條、第13條和第14條。

婚姻:「兩性的自願結合為基礎」

在日本《憲法》第24條第1項寫到:「婚姻僅以兩性的自願結合為基礎而成立,以夫婦平權為根本,必須在相互協力之下予以維持。」

《憲法》第13條則保障所有國民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全體國民都作為個人而受到尊重。對於謀求生存、自由以及幸福的國民權利,只要不違反公共福利,在立法及其他國政上都必須受到最大的尊重。」

至於《憲法》第14條則強調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全體國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在政治、經濟以及社會的關係中,都不得以人種、信仰、性別、社會身份以及門第的不同而有所差別。」

「兩性」不是指婚姻只限一男一女的組合

首都大學東京憲法學教授木村草太認為,日本《憲法》第24條雖然提到「兩性」,但第24條的原意並不是「只有一男一女才可以結婚」,而是有結婚意思的伴侶都可以登記結婚才對。

《憲法》第24條存在的意義要對照更早之前的狀況,在現行《憲法》之前,戰前舊《民法》曾規定,婚姻一定要各家戶長(雙方當事人的父母)同意才可以結婚,而不是雙方當事人想結婚就可以登記結婚。

所以《憲法》第24條強調的是:「只要雙方當事人同意,不必經過雙方父母同意,就可以辦理結婚」,而不是為了異性戀伴侶而刻意在條文中加上「兩性」,將婚姻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組合,而將同性伴侶的情況排除在外。

現行婚姻制度已經違反憲法

「Marriage For All Japan — 結婚の自由をすべての人に」代表律師寺原真希子則說到,《憲法》第13條和第14條是用來佐證現行婚姻制度已經違反《憲法》條文、侵害人權。

根據《憲法》第13條強調所有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所以現行婚姻制度不允許同性伴侶結婚,這已經侵害到LGBT的結婚自由。至於《憲法》第14條則著重法律之下人人平等,寺原真希子說:「每個人的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沒有辦法依據自由意志來改變,所以性傾向相當於每個人的社會身份。」

寺原真希子接著說到:「雖然沒有辦法否定《憲法》在制定之初只考慮到男性和女性,但在人類的性別可以很多元的當代社會,因為一個人的性傾向或性別產生的歧視綜觀來看,(現行婚姻制度不允許同性婚姻)也違反(《憲法》第14條)。」

圖為2019年1月,日本NPO虹色ダイバーシティ調查得知的日本推出伴侶制度的11個地方行政機關當中,各地伴侶制度的登記情況。其中,札幌市、福岡市、大阪市和千葉市的資料當中,可能包含戶籍資料為異性的伴侶組合。

「伴侶制度」也違法?

這次的訴訟當中,不只主打現行的婚姻制度違反憲法,就連部分地方行政機關提供的「伴侶制度」(パートナーシップ制度)也有違反《憲法》的疑慮。

回顧日本的「伴侶制度」,最早是由東京都渋谷區和世田谷區發起,截至2019年1月底,已有11個地方行政機關推出伴侶制度,按照成立時間(截至2019年2月)依序為:

  1. 東京都渋谷區(2015年11月)
  2. 東京都世田谷區(2015年11月)
  3. 三重縣伊賀市(2016年4月)
  4. 兵庫縣宝塚市(2016年6月)
  5. 沖縄縣那覇市(2016年7月)
  6. 北海道札幌市(2017年6月)
  7. 福岡縣福岡市(2018年4月)
  8. 大阪府大阪市(2018年7月)
  9. 東京都中野區(2018年8月)
  10. 群馬縣大泉町(2019年1月)
  11. 千葉縣千葉市(2019年1月)

在上述地方行政單位當中,除了有像大阪市、札幌市、福岡市等人口超過100萬人的大都市外,也有像三重縣伊賀市這種人口不到10萬人的城市,或像群馬縣大泉町這種根本不是「市」而是「町」的地方。

不只各地規定不同,有些地方根本就沒有

然而,日本地方政府推出的伴侶制度可以補充現行婚姻制度的不足,但「伴侶制度」在法律上的效力不同於真正的婚姻關係,而且每個地方政府推出的伴侶制度效力也不同,更不用提到有些地方政府有推出伴侶制度,但有更多地方政府根本就沒有伴侶制度,這些都已經違反《憲法》保證的平等和婚姻自由。

制度不同,就是歧視

「Marriage For All Japan — 結婚の自由をすべての人に」的律師上杉崇子便形容,各地地方政府推出的伴侶制度就像將電車分成白人和黑人坐的位置,表面上都可以搭電車,但坐的車廂卻不一樣,只要制度不同就是一種歧視。上杉崇子說:「如果要實現真平等,除非同性婚姻和異性戀婚姻都是用相同的制度,不然就沒有實質意義。」

要求27個地方政府推出伴侶制度

雖說「伴侶制度」在法律上不等同於婚姻,但「伴侶制度」在市政層級還是可以做作為LGBT伴侶的保障。去(2018)年中,倡議團體「自治体にパートナーシップ制度を求める会」宣布,將在成員各自居住的27個地方行政單位向當地地方政府陳情,要求地方政府推出伴侶制度。這27個地方行政單位分別是:

  • 東京都中央區、文京區、台東區、江東區、豐島區、北區、荒川區、練馬區、葛飾區、江戸川區、墨田區、新宿區、千代田區、八王子市、三鷹市、町田市。
  • 神奈川縣横浜市、川崎市、鎌倉市。
  • 埼玉縣埼玉市、飯能市、加須市、川越市、入間市、坂戸市、毛呂山町。
  • 北海道網走市。

「Marriage For All Japan — 結婚の自由をすべての人に」change.org連署網站官方網站

參考資料

本文同步刊載於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