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議員「反猶」爭議背後,民主黨不得不面對的三個敏感問題

新科議員「反猶」爭議背後,民主黨不得不面對的三個敏感問題
民主黨眾議員奧馬爾(Ilhan Omar)|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奧馬爾的言論風暴下,民主黨黨內越來越多進步聲音站在「同情」巴勒斯坦的立場,以色列議題使民主黨內的矛盾越來越大。川普和共和黨們歡天喜地地隔岸觀火,更重要的是,共和黨要接收民主黨的猶太票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楊喜慧(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學人)

這可不只是一天的新聞,這背後所隱含的三個問題都是民主黨不得不面對最敏感的問題。

2月10日晚上,明尼蘇達州的新生民主黨眾議員奧馬爾(Ilhan Omar)在推特上發表,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IPAC)正在「收買」美國政客支持以色列的立場,她用「班傑明寶寶」(美國百元)來隱喻。

此話一出,馬上被認為是「反猶太」的言論,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和領導層馬上在幾小時內發表聲明,對奧馬爾「使用反猶太人的比喻和對以色列支持者的偏見指責」表示非常不贊同,並堅持她必須「道歉」。隔天,奧馬爾道歉說她永遠不會冒犯「我的選民或整個猶太裔美國人……這就是我明確地道歉的原因」,但是她不會改變自己批評「遊說者在我們政治中扮演問題角色」的立場。她說「它已經持續太久了,我們必須願意解決它。」但這故事還沒完,這爭議不斷上升,民主黨眾議院新人開始連署,針對以色列政府對巴勒斯坦人的不公平待遇,採取抵制、撤資和制裁法案(BDS)。

這裡有幾個值得討論的重點,這不是簡單「反猶太主義」,大肆批評然後保證不會再犯的問題而已,後面有更嚴肅的議題。

民主黨內的政治進步新秀們

現在,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不只要對戰川普(Donald Trump)及共和黨們,更難對付的是,來自自己黨內的「進步聲音」。

目前可是民主黨備戰2020的關鍵時機,這時候國會的議程設定就非常重要。要贏得選舉就必須有具體的政策法案,而法案從現在就必須開始運作。以裴洛西為首的眾議院領導層小組當然知道這其中的關鍵性,他們的目標是「平價醫療法案」(也稱歐巴馬醫改法案)成為裴洛西擔任議長的「成績單」。誰知道這半路殺出很多「管不住」的程咬金。

這個會期,眾議院多了許多「新面孔」,他們所代表「更多元」及「更進步」的背景,這些「初生之犢」有種對於天真的傻勁。像奧馬爾她本身是眾議院第一位穆斯林女議員,因此立場上會同情巴勒斯坦的遭遇也無可厚非,「言論自由」這也是美國憲法所保障的,人人有發表自己論述的自由,而現代社會更鼓勵「將言論化做行動」,因此她倡導抵制、撤資和制裁法案(BDS)的法案,要求美國必須抵制撤資以色列政府,直到以色列歸還所有在國際法上不合法的佔有土地,必須無差別對待阿拉伯人與猶太人,並讓1948年流離失所的巴勒斯坦人有權返回他們的家園。而這法案越來越受到「進步人士」的歡迎。

還有另一個正在發生的例子,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由眾議院漂亮寶貝歐加修-寇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提出,目標在十年內完成美國碳排放零的目標,將大大衝擊「航空業」,川普嘲笑這即使以高中論文的標準也是「不及格」的政策,川普說「這跟2020大選有關,但我的不喜歡他們不讓民眾開車,不讓民眾坐飛機,讓美國人民要『坐火車』到加州這主意。」這法案面對除了受到來自共和黨的嘲笑,更受到民主黨內的批評,因為這法案並沒有提供更多的具體內容,即使擁有65位「進步眾議員」連署,但是許多民主黨私底下嘲笑這「華而不實」的案子。

這都使民主黨核心領導層處於尷尬的位置,雖然要鼓勵這「進步」的自由言論,但是,到了真正要變成法案,當民主黨真要為這些進步想法作背書時,這都是川普及共和黨攻擊的痛腳。

歐加修-寇蒂茲
歐加修-寇蒂茲|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遊說

其實,奧馬爾真真正正要批評的是,像AIPAC這樣強大的遊說團體,他們有能力支付昂貴的說客和贊助政治活動,這些特殊的利益掩蓋了國會議員的耳朵,使他們沒有傾聽美國民眾的聲音,而使這些國會議員慢慢與民眾脫節。

AIPAC是一個華盛頓數一數二有影響力的遊說團體,而他們也以此對政治人物有影響力為豪。幾十年來,他們鼓勵其成員向特定的候選人捐款,每年花費比任何其他親以色列組織更多的錢來遊說聯邦政府,自2000年以來,它花了近1600萬美元將美國國會議員「帶到」以色列,通過AIPAC鏡頭更強化兩個國家的關係。

美國仍然是以色列最強大的盟友,資助其軍隊並出售武器,與以色列站在聯合國決議上,並擴大約旦河西岸定居點,打擊手無寸鐵的巴勒斯坦人,包括兒童,醫務人員和記者,這些「好事」部分的功勞,要歸功於AIPAC的政治努力!

但是,奧馬爾沒有想到在她批評親猶太團體時,打到同黨許多資深議員以及她所屬的民主黨。根據OpenSecrets.org的數據(是一個由無黨派研究小組,追蹤各政治資金的網站),自1990年以來每場選舉,親以色列的遊說團體雖然押注兩邊,但捐款更多給民主黨。雖然有捐給共和黨有明顯上升的趨勢,仍不如民主黨多。在2018大選中,親以色列利益集團中最為活躍的政治獻金JStreetPAC,總共410萬美元,其中98%用於民主黨。

如果以2018的期中選舉來看,總共有269名眾議院議員和57名參議院議員在2018年從親以色列利益團體中獲得政治獻金。63%主要集中在民主黨。如圖所示,前五名主要接受親以色列的資金的參議員中,四名是民主黨人。總統大選的腳步又近了,民主黨在處理奧馬爾的批評,馬上跳出來說「反猶太」要她閉上嘴巴,免得得罪最大的金主。

民主黨的以色列政策

在奧馬爾的言論風暴下,民主黨黨內越來越多進步聲音站在「同情」巴勒斯坦的立場,以色列議題使民主黨內的矛盾越來越大。川普和共和黨們歡天喜地地隔岸觀火,更重要的是,共和黨要接收民主黨的猶太票源。

根據梅爾曼集團(Mellman Group)針對去(2018)年選舉民調顯示,68%的猶太選民認定為民主黨人,而25%的人認為是共和黨人。而且76%的猶太選民不喜歡川普。

雖然川普是第一位美國總統履行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但是,川普在面對白人至上新納粹團體的態度,尤其是2017年維吉尼亞的暴力事件中未能明確譴責新納粹分子,猶太人表示對川普不滿,並且認為川普煽動白人民族主義的運動。

2017年,維吉尼亞州的沙洛斯維因決定移除南北戰爭(Civil War)期間南方「美利堅聯盟國」(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的歷史文物,包括著名支持奴隸制度的「李將軍雕像」(Robert Edward Lee Sculpture)。美國國內的白人至上主義者(white supremacist)對此大表不滿,號召支持者集會以示抗議。大批白人至上主義者前一天晚上就在維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校園集結,舉行火炬遊行,許多與會者手持納粹旗幟與標語,引發第一波衝突。許多民眾走上街頭示威抗議這場種族集會,卻遭到一輛轎車衝撞造成三死多傷的憾事。

但是,越來越多民主黨表示對於巴勒斯坦的同情,使猶太票源慢慢往共和黨轉移,尤其是佛羅里達。佛羅里達是猶太人口眾多的選區,也是美國最大的搖擺州,又是川普Mar-a-Lago豪華度假村的所在地,也是川普在2020連任的關鍵。

川普當然樂得將民主黨打成「拋棄」以色列、猶太人的反面角色。甚至喊出「民主黨拋棄以色列,猶太人也應該拋棄民主黨」的口號。使民主黨面臨一個尷尬的場面,民主黨內部還在論戰到底如何處理美國駐耶路撒冷大使館的問題?在民主黨眾多的總統角逐者,到目前為止,都以「尊重言論自由」為藉口,避而不談這敏感議題。

在奧馬爾推文事件中,看出了許多民主黨要面對的許多牽動2020總統大選的敏感神經。

延伸閱讀:無論選贏或選輸,期中選舉後民主黨即將迎來一場內鬥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