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藍綠都在比爛時,或許台灣真的需要一位「無黨籍總統」

當藍綠都在比爛時,或許台灣真的需要一位「無黨籍總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強國都是兩黨政治,但台灣的問題在於兩黨都在比爛且都只需要贏過對方即可執政,反著重在政治分贓與政治鬥爭,許多選民便把對政治的最後一絲期望投射在了柯文哲身上,沒有黨派的他也是最有可能「拆除」惡鬥現況的人選。

文:江家澤

2018九合一大選後,國民黨獲得15縣市首長與18縣市議長的空前勝利,民進黨在白綠分手、韓流、年改、公投等壓力下流失200萬張選票,但值得注意的昰國外媒體普遍將此次選舉解讀為台灣人民做出親中的選擇。而以3000多票驚險勝出的柯文哲,也成為下屆總統大選的熱門候選人,但士林大同立委補選陳思宇以不到2成得票率落選,柯文哲儼然成為超越白色與藍綠的奇特存在。

無黨籍的總統,可以打破台灣傳統的政黨利益結構

以目前國內政治環境來看,柯文哲組黨並非最佳選擇,反而無黨籍總統對當前台灣的政治困境,或者是最好的解方。

白色力量的組成絕大多數是淺藍淺綠與中間選民,最多數乃是中間選民,中間選民組成多元且對政黨忠誠度低,對於一個政黨來說做為核心支持者相當不穩固,白色力量的支持者是對兩黨政治與民主制度的失望和無奈,進而支持白色力量,更準確的說,他們把對政治的最後一絲期望投射在了柯文哲身上,而非柯文哲黨。

一但組黨,極有可能與財閥有了利益上的關係時,白色力量便難以繼續維持開放透明、直言敢說等柯文哲塑造出的正面形象,當白色力量由柯文哲變成一個黨時,所有黨員的所作所為都會算在柯文哲身上,黨公職人員或黨民意代表酒駕、貪汙、賄選等事件,也極可能重創以進步價值為期許的白色力量,與柯文哲個人政治光環。而且,政黨運作的資金可不是靠募款能運作的,勢必得仰賴利益團體的資金,像時代力量就相當程度的受制於獨派金主,倘若白色力量有數個或數十個柯文哲,可能還有辦法降低民眾對傳統政黨的偏見與厭惡,但柯文哲是相當特殊的政治產物,就像教父裡的麥可柯里昂,誤打誤撞的接手家族黑手黨事業,卻意外做的比誰都好。

柯文哲無法複製也不能複製,如同認同卡,最後根本無法吸收到小柯文哲們加入,有優秀能力的柯粉都在其他領域產業大放異彩,實在沒必要從政,頂多就是募款、參加造勢活動、幫忙澄清網路謠言等,極少數能轉換為柯家軍,黨的中心思想與黨綱怎麼用都是大哉問,白色力量很可能只會如同台聯、親民黨等過去曾盛極一時的政黨,因某位政治明星的離開或光環褪色而泡沫化。

無黨籍的總統,可以打破兩黨惡鬥的政治困境

雖說在台灣政治史上尚無無黨籍政治人物成功入主總統府,但也不無可能,畢竟海嘯政治的時代,韓國瑜3個月內就改寫了台灣政壇,法國的馬克宏更是先當總統之後共和前進也才成為國會最大黨,實在是很難鐵口直斷未來的政治走向。

兩岸是制度的競爭,這是柯文哲提到的一個概念,的確隨著對岸流行文化在年輕世代迅速傳播與國際地位的崛起、政治影響力巨增的當下,台灣有越來越多的人民認為,若民主制度無法讓他們過上好日子,統一也未嘗不可,還不用擔心動不動就有飛彈會打來,兩黨惡鬥的20年來,過去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根基也早已鬆動,先不論這種不去思考本身產業競爭力下滑,指望政治紅利這種思維模式多麼滑稽且不切實際,希望與對岸共產政權統一的人數的確逐年有上揚的趨勢,當民進黨逐漸國民黨化而國民黨逐漸共產黨化,又有多少人對民主制度灰心,對兩黨惡鬥唾棄,對政治從熱情變冷漠,這也是柯文哲那句垃圾不分藍綠能獲得如此廣大迴響的原因。

柯文哲的主軸:兩岸維持現狀、大黨更接地氣、自身無政黨包袱

在此時此刻新冷戰揭幕的當下,身為自由民主陣營的一份子,更是在第一島鏈最前線的台灣,主政者若不能正確的看清國家未來的方向,不能迅速重建並拾回民眾對民主制度的信賴,建國先賢與民主先烈們留給台灣的民主與自由很可能在我們這一代土崩瓦解。而柯文哲若有以無黨籍身分進軍總統大位的想法,雖以現在的民調來看保有相當程度的領先,但以這次台北市長的選舉結果來說,很難保證最後藍綠夾殺下還能險勝對手,而總統大選的核心兩岸關係論述柯一直未有清晰的正面回答,但倘若柯文哲能以以下幾項建言做為競選主軸,那以無黨籍問鼎總統大位也不在只是空談。

建構以中華民國台灣為主體的兩岸核心論述,台灣的政治環境相當特殊,並無明確的左右派之分,反而因為地理與歷史因素,絕大多數停留在統獨議題之上,而以中華民國台灣為本體的核心論述,基本上可視為更明確的維持現狀進階版,在此引用評論家汪浩先生的三段論,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從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台灣願意與中國和平共處,睦鄰友好。而柯最近提出的國家新論述,國是中華民國、家是台灣,其實已頗有中華民國台灣的雛形了。

w98kzcgftq4j0dwahkiynn3alc2uiq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建構已打造新的兩黨政治環境為訴諸,兩黨惡鬥與國家空轉是人民普遍對兩黨政治的直接反映,兩黨政治並非一無是處,英美兩國也是兩黨政治,兩個國家同樣也稱霸世界300多年以上,台灣的問題在於我們的兩個黨一個叫國民黨一個叫民進黨,兩黨都在比爛且都只需要贏過對方即可,形成一個不須相互強力競爭的惡性循環,背後則多是政治分贓與政治鬥爭。但柯文哲的出現,使兩黨必須更積極的回應民意與接地氣,中生代與青壯派為首的年輕政治人物更能有機會出頭,甚至素人參政的比例也有望大幅提升,有助於打造台灣的全新政治生態模式,且柯能以公正的第三者客關處理針對兩黨的政治事項,如轉型正義、不當黨產、扁案等,間接促成某種藍綠和解,人會離開、制度與文化會長久留存。

建構以無黨籍無包袱更能大力改革的形象,考監兩院、雙首長制等這種政體制度的大變動,兩黨上台前都聲嘶力竭的高喊改革,上台後雷聲大雨點小,既得利益者的阻礙太多,但倘若真有一位不問人情事理也不會像既得利益者妥協的領導人出現,換黨都無解的問題,或許能在一位無黨籍總統身上邁出第一步,忠孝橋引道、斯文里都更、忠孝東路公車專用道等都有跡可循。

建構以泛柯聯盟為主的政團取代組黨模式,以像是支持時代立量與親民黨搶攻區域立委、和民進黨的部分立委合作,組織類似柯友友政團,複製台北市議會的模式,若柯真要以總統大位為目標,必須放下之前白綠分手的敵意以大局為重,民進黨也必須釋出一定誠意,當然那是因為看在選票的份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