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為了空氣,挑戰彰化「鐵藍」選區的「理科伯伯」楊澤民

【專訪】為了空氣,挑戰彰化「鐵藍」選區的「理科伯伯」楊澤民
Photo Credit: 楊澤民辦公室 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彰化第一選區將在3月16日進行立委補選,過去在彰化從來沒有拿下一席立委的時代力量,這次推出了「理科伯伯」楊澤民參選。但楊澤民是誰?他為什麼會成為一時之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2.19 更新喪失選舉資格)

經確認,楊澤民因戶籍遷入時間晚於中選會選舉公告,確定喪失補選資格,不過楊澤民辦公室表示,確定將投身2020年立委選舉,未來將持續關心環境、政治。

接到消息後,楊澤民表示內心很平靜,他說「這次中選會不讓我選,但還是會持續下去,要走出一條改變的路。」至於未來要到哪個選區參選,楊澤民說大家都希望他不要退到其他選區,但目前還不確定,鹿港、和美的辦公室租約到期後,也還是會四處拜訪民眾,先緩一下,再決定下一步如何出發。

彰化第一選區另3名候選人(國民黨籍柯呈枋、民進黨籍黃振彥、無黨籍紀慶堂)的選舉名單,則將於3月5日公告。

(以下專訪原刊於2/18)

九合一大選之後,地方勢力跟著洗牌。今年3月16日,新北、台南、彰化及金門將同步進行立委補選,雖然只是地方選舉,但因距離2020大選不到一年,這次的補選無疑是一場地方前哨戰,格外受到注目。

其中,人口超過百萬的彰化縣,選區重劃後立委只剩4席,區域立委握有的資源可想而知。歷年來這裡都是藍綠兩黨之爭——2008年4席立委全是國民黨籍,不過到了2016年國民黨只保住1席,另外3席全被民進黨給拿下,堪稱民進黨選得最好的一年,而當時國民黨唯一屹立不搖的,就是這次要補選的第一選區。

位在彰化西北邊的第一選區,是當地人口中的「海線」,除了傳統農漁業,更重要的是這裡密集的工業區——彰化縣面積最大的「彰濱工業區」就橫跨其中3個區域(鹿港、線西、伸港),和美鎮也有水五金產業聚落,6個行政區域裡,幾乎每個行政區域都有工業區。

而立委王惠美去年挑戰縣長大位,截斷前縣長魏明谷的連任之路,成了彰化新縣長。這次補選,國民黨派出曾任彰化副縣長的柯呈枋,由王惠美的競選主任謝式穀親自操盤;民進黨也不遑多讓,由曾擔任鹿港鎮長黃振彥出馬角逐。

代表第三勢力的時代力量,過去在彰化從來沒有拿下一席立委,這次推出了號稱「理科伯伯」的楊澤民,再加上無黨籍的紀慶堂,構成了四搶一的局面,為這次補選增添了一些變數。

但「楊澤民」是誰?他為什麼會在這時候出來選?

眾神爭奪之地,派出的卻是「非典型」政治人物

客運從彰化開往鹿港,沿路經過製作神轎的小型工廠,最後在正興路旁的轉運站停了下來,沿著小巷走到時代力量在中山路臨時成立的競選辦公室,熱鬧的街口,走到底就是天后宮,下個月的補選之前,這裡將成「眾神」爭奪之地。

但這選區的爭奪戰,「移駕」來的卻是隔壁選區的人物。【註】

在鹿港以南的溪湖鎮,「楊」是大姓,據稱那裡有一半的人姓楊。楊澤民的父親楊春木是當地赫赫有名的人物,日本時代當過溪湖庄長,也做過彰化縣議長,彰化兩大客運——跑北線(彰化南投北邊)的彰化客運和跑南線(彰化南投南部)的員林客運,都和楊家有關。不只如此,早期台中彰化一帶的製造業、中小企業和大的商銀借錢不易,楊春木還和地方人士一起成立了台中區合會(台中銀行的前身),為當地提供籌措資金的管道。

父親在地方上有聲望,楊澤民的二哥楊天錫也很有政治野心,不只選過立委,也曾出來選總統。聊到這個哥哥,楊澤民淡淡地說,「從小他差我6歲,我小學他進初中,我初中他就保送台大醫科,我和他離得很遙遠。」

「他不聽爸爸說『別碰政治』」,楊澤民這樣形容哥哥,但如今投身選舉,他也說不知道父親會怎麼看自己。

楊澤民
Photo Credit: 楊澤民辦公室 提供

宣傳海報上的楊澤民西裝筆挺,化了妝後面皮白淨,連熟識的記者也揶揄他,形象照怎麼拍得這麼「粉味」。

許多人對楊澤民的印象,和地方仕紳無關、也還不算是政治人物,在今年1月決定參選以前,他都是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執行長,和砲火猛烈的醫師葉光芃並肩站在一起,反國光石化、反六輕擴廠、反台化汽電共生。從2010年至今,8年的時間開了200場記者會,平均一年就跑了40場。

人生中第一場記者會,楊澤民還記得很清楚,當時是如何被趕鴨子上架。

「2010年11月10日,我在八卦山上被人放鴿子,中午12點要開記者會了,半個鐘頭前一個精誠中學的老師打電話來說,楊董事(當時楊澤民還是精誠中學的董事),我下午有事不能來了,但校長鼓勵你去參加,這場記者會就交給你了。」

2010年,國光石化在彰化展開環評審查,打算在當地設廠,當時雖有環保聯盟北上抗議,「救救白海豚」的口號風靡一時,不過彰化在地的反對力量尚未凝聚,當時彰化縣長卓伯源和4位國民黨立委,都支持國光石化。

國光石化眼看著就要來了,臨時被推上場、記者會說得支支吾吾的楊澤民還不曉得,56歲的這一年,自己人生的下半場已和環境運動接上軌道。

面對困難,「程式」是他最忠實的戰友

「我的個性就很ㄍㄟˇ(台語指小孩調皮搗蛋的意思),遇到困難的時候,會想說就我來。」楊澤民這樣形容自己。不過更多的時候,他其實是不得不扛起放在他身上的重擔。

台大化學系畢業後,楊澤民跟隨著姊姊們的腳步到美國,在加州柏克萊分校攻讀博士學位,之後在IBM工作了16年,當電腦工程顧問,直到39歲那年因父親病危回台,開始接手家族事業。

1992年父親過世後,楊澤民空降為員林客運董事,當時主要幹線有違規業者在跑,中型巴士可以直接開上高速公路,客運因為要一站一站載客,受到不少衝擊,加上員林客運跑的是地方路線,員工待了一兩年後,也會因為薪水跳槽到統聯、國光這些跑長途的客運去。

面對這些問題,楊澤民說,「一個人回到故鄉,爸爸也不在了,早上去公司,晚上大家下班了,我一個人就在員林總公司一直寫程式,越寫越多,多少旅客、載客獎金、薪資的問題,都可以自己處理了。」他說手上剛好有幾本商用程式的書,自己看了就學著寫,陌生的問題,他選擇用自己熟悉的工程語言去解決。

沒想到的是,這樣的技術不只用在管理家族企業,後來更被借用去管理全台的空氣數據。

2010年,楊澤民剛辭去員林客運的董事(但仍為員林客運最大股東),也退出台中銀行的事務,以他自己的話來說,「是比較清閒一些。」幫忙國光石化告一段落後,六輕擴廠開發計畫跟著登場,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召集人陳椒華跑來找他,要求他參與相關的環評審查會議,說「你們彰化人當然要關心濁水溪另一邊,六輕排放汙染的問題」,楊澤民回憶說,「陳椒華以為我會好好念書,把六輕1980年開始規劃的環境影響說明書,印了一大堆,請我和她一起念,同甘共苦。」

中部人最恨的,就是南北夾殺的空汙。彰化大肚溪以北有台中的火力發電廠、中龍鋼鐵廠,濁水溪以南有雲林麥寮的六輕,空氣不分縣市的飄來,加上彰化八卦山下還有3座台化「燃煤汽電共生」鍋爐,根據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的統計,去年PM2.5年均值最高的縣市,彰化二林緊接在高雄之後,排名第5。

近年來人們聞PM2.5色變,不過楊澤民說,以前沒人知道PM2.5對健康的影響,「我們鄉下長大的,看到霧霧茫茫,會以為那是田間的水霧,不會想到那就是毒霾,連我自己念化學的,都不會覺得奇怪,不會聯想到PM2.5對身體的危害。」

當時中興大學教授莊秉潔等人,開始寫關於PM2.5的報告,楊澤民讀了報告後,想更知道PM2.5對健康的影響,特別是靠近六輕,比如彰化二林的區域,「彰基(彰化基督教醫院)有二林分院,我一直想抓兒科醫院的數據,因為小孩子是空汙的敏感族群,有沒有充足的數據,講這兩者的關聯?」於是他寫了信,拜託彰基的醫生朋友分析歷年彰化縣民呼吸道和心肺血管疾病的統計資料,也是在那個時候,認識了他的後來的戰友——婦產科醫生葉光芃,也是後來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的創辦人。

楊澤民
楊澤民(右一)與葉光芃(中)今年1月舉辦記者會,公布2018年臭氧(PM10)統計數據。|Photo Credit: 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

聊到朋友楊澤民,葉光芃說他是一個有理念,又很堅持的人,楊澤民比他早接觸PM2.5的議題,葉光芃說他對PM2.5、臭氧的知識都是和楊澤民學習來的:「就專業來講,空氣汙染方面他是我的導師,很多化學的東西我念醫學隔行如隔山,他比環保署還強。」

看著朋友參選,葉光芃說對楊澤民來說是犧牲,「傻人才要去選舉,(從政)能夠改變的是有限的。」但他也說,送他進國會,會比待在NGO裡更能發揮功效。

「以後不只我們的記者會,楊立委可以去更多的記者會,在立法院發揮質詢,去衝撞。」

彰化人口逾百萬,為什麼推一個人出來這麼難?

楊澤民說,當時剛從美國回台,看到地方許多事情被黑道把持,他問身邊的朋友說「你們怎麼不睬政治?」大家都說不要啦。從事政治的時間與金錢成本都高,楊澤民說每個人總是要有個正業養家活口,跳出來從事政治並不容易。

替楊澤民競選、同樣也是來自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的鄭凱仁說,「藍綠讓人太厭倦了」,應該要有第三政黨出來,不過以他出身的彰化市來說,在去年吳韋達參選(議員)之前,時代力量是推不出候選人來的,「時代力量對我們來說是很遙遠的,提到時代力量都說那是台北一群少年人,並沒有在地紮根的概念。」

一個難以打入在地的政黨,一個無心從政的環境運動者,又是如何湊在一起的?

答案是空氣。

2016年9月18日,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舉辦反台化遊行,要求彰化縣政府停止展延台化彰化廠汽電共生鍋爐的生煤許可,當時時代力量的黨主席黃國昌特別到彰化,和他們走完全程,楊澤民說,民進黨執政後對空氣議題噤聲,連向來關注雲林六輕的立委劉建國都被踢出衛環委員會,反而因為空汙議題和時代力量成為夥伴,後來才決定入黨參選。

去年剛當選的時力彰化議員吳韋達形容,當初如何說服楊澤民出來選,他說「伯伯都是自己一個人坐在家裡的地板,就著日式的矮桌打電腦,每天從全台77個空氣測站撈數據、分析、整理成報告,再由環團的人發布。」

「我跟他說,你花這麼多力氣,你知道怎麼做,也每天都在做這種routine(例行公事)的事情,與其這樣,如果走入體制內,你批一個公文就可以要求環保署提供這樣的數據。」或許是這樣,才打動楊澤民。

楊澤民(文章發布前此照片不可使用)
吳韋達(右)與楊澤民於鹿港競選辦公室。|Photo Credit: 楊澤民辦公室 提供

楊澤民也開玩笑地和葉光芃說,如果他選上了,會比和葉光芃一起工作容易,許多資料都可以要求公開透明,不用每年配合環保署年底預告年報的時間,跨年時還忙著整理報告。

環保署已經有公開的數據,但楊澤民說,「數據可以說服人,但數據到底可不可信?」彰化縣總面積1074平方公里,卻只有3個空氣測站,能不能如實反映各區域的空氣品質已令人存疑,再加上PM2.5偵測分為手動和自動,環保署的資料回歸是以手動測站為主。

楊澤民指出,我們現在看到的測站數據,都是每小時經過「線性回歸」調整過的數字,舉例來說,環保署空氣品質網上彰化二林的PM2.5數值,是當地自動測站的數字經過線性回歸,和有手動測站的彰化市做過比對,其實打了75折,楊澤民說這樣的計算不只不合理,更可能低估了當下的空氣品質,無法及時做出空汙預警。

「念環工的人都知道這個事,為什麼是楊澤民念化學的,葉光芃念醫學的出來?為什麼不能各司其職,要讓楊澤民、葉光芃去做這個事情?」楊澤民這麼質疑著。

預備了65年,環保志工「辭職」準備進軍國會

因為參選,楊澤民也辭去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的執行長職位,他笑著說,說起來都覺得奇怪,志工還需要辭職嗎?

辦公室門口擺著一架400瓦的風力發電機,表明他支持再生能源的意念,呼應彰化即將成為離岸風電的產業熱點,對於政治或許陌生,但楊澤民總是從他熟悉的實驗入手,他說總是要自己做些實驗,來確立書上說的,或是彰化推展再生能源可能需解決的科技挑戰。

楊澤民說,孩子們從小看父親的職業,耳濡目染,醫生的後代可能會跟著想當醫生,但父親楊春木可能總是看別人比自己強,希望他們做政治以外的工作。

「我父親從來不參加我在台大畢業典禮,更早彰中畢業他也不來參加。」當時開始有台灣人拿到諾貝爾獎(像是拿到物理獎的楊振寧),父親告訴他,如果有一天他拿到的話,父親自然會去參加(典禮)。

「我在他走以前,還是沒有做到那個地步。」談到父親,楊澤民有些惆悵。

「他給我一個高標準,讓我去追求,但另一方面他又跟我說,人的八字都已經定了,但是要努力,時間到了才會爭取到你要的,西方世界也有這樣說,well-prepared。」

八字真是命定的嗎?父子兩人當年或許都沒料到,楊澤民終有一天也會踏上父親從政的後塵,只是他走向政壇的這條路,竟走了65年。

【註】:楊澤民設籍彰化,原本住在彰化市(立委選舉屬於第二選區),根據規定,候選人必須在中選會公告補選前,將戶籍遷入要參選的選區。楊澤民在1月8日登記參選,同時也將戶籍遷到和美鎮,不過中選會分別在1月4日和10日各發了一次選舉公告,如果以第一次公告的時間為準,楊澤民將喪失選舉資格,結果將在2月19日揭曉。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