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墨西哥毒梟富可敵國,種罌粟的農民「窮得只剩鴉片」

【圖輯】墨西哥毒梟富可敵國,種罌粟的農民「窮得只剩鴉片」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合成的鴉片類藥物芬太尼普及,大幅降低毒梟們跟農民收購鴉片的價格。目前鴉片每公斤約是260美元,是兩年前價格的五分之一。毒品經濟每年創造的數十億美元財富,底層種植罌粟的農民根本分不到半杯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月12日,美國紐約聯邦法院宣判,綽號「矮子」的墨西哥毒梟古茲曼(Joaquín "El Chapo" Guzmán)有10項罪名成立,雖然刑期還沒確定,但預計幾乎會在監獄中度過餘生。這位古茲曼所帶領的販毒集團,不僅是墨西哥最大,也是全球產量最大的販毒組織,亦是美國最大的毒品供應商。

這位「傳奇毒梟」曾登上《富比世》世界富人排行榜,三度落網、兩度越獄,還被美國以500萬美元的高價發布通緝,足見其影響力與實力之大。墨西哥毒品為人詬病,也是墨國治安和經濟的最大難題。

然而,這些毒品經濟每年創造的數十億美元財富,底層種植罌粟的農民根本分不到半杯羹。

RTX6LICW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墨西哥的山區長滿了粉紅色的罌粟花,製作的鴉片膏是提煉出海洛英的重要原料,但當地農民桑契斯(Santiago Sanchez)卻擔心,這已經不能再讓他養活家人。根據聯合國2018年11月的統計,2018年墨西哥非法種植罌粟的面積增加了20%,總和與美國費城差不多大。

但隨著合成的鴉片類藥物芬太尼(synthetic opioid fentanyl)普及,大幅降低毒梟們跟農民收購鴉片的價格。目前鴉片每公斤約是260美元,是兩年前價格的五分之一。

RTX6LICG
罌粟製成的鴉片膏|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不能再這樣生活。」桑契斯是當地的農村領導人,他看見上百位農民收入的快速萎縮,「我們幾乎買不起食物。」根據美國疾病控管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數據,過去20年過度使用鴉片類藥物死亡的人數增加6倍之多,光是2017年就有超過1.5萬人死於吸食過量海洛英。

緝毒機構的統計更顯示,美國街頭販賣的海洛英,有高達86%來自墨西哥。墨國罌粟的種植重鎮在格雷羅州(Guerrero)山區,當地已成為墨國最血腥的地區之一。

RTX6LICW
農村的領袖桑契斯|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1月30日,墨西哥總統洛佩斯(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宣布2006年開始的「毒品戰爭」結束,政府不再動用軍隊打擊販毒集團。洛佩斯還說,政府的重點要轉向邊境社區的經營,遏止非法毒品交易。

洛佩斯並沒有全面放棄武力選項,還打算建立軍事化的國民警衛隊。但已研擬對底層毒販大赦,並輔導農民種植其他作物,承諾會以每公噸300美元的價格收購玉米,希望能吸引農民不再種植罌粟。

然而,許多農民不認為自己是罪犯,還說軍隊掃蕩罌粟時,會破壞合法種植的作物。「他們踐踏、毀壞我跟家人用來吃的糧食作物。」65歲的拉札羅(Lazaro Lopez)說,軍方應該跟我們道歉。

RTX6LICK
軍方查禁並銷毀中的罌粟花|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農村領導人桑契斯說,他的村莊會接受轉種合法作物的安排,但這真的不是一個好選項。除了罌粟,很有少作物適合當地的土質生長,更不用說基礎建設落後,沒辦法把大量的收成作物輸送到外地販賣。

格雷羅州的農民運動家賈西亞(Arturo Garcia)說,政府的新政很好,但只有持續推動且資金充裕的情形下,才有辦法努力使當地擺脫毒品交易的命運。「國家需要全力拯救這裡,才能降低暴力的發生。」

RTX6LICK
政府輔導轉種的玉米田|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這個地區離最近的醫院和學校有數小時的路程,這些農民說,他們謀生的方式原本就只有兩個:非法入境美國或種罌粟。

「我們不是販毒者,只是想有尊嚴地好好生活。」當地老婦賈希婭(Nieves Garcia)說,他從小種罌粟、還說當地方言,連國家官方語言的西班牙語都不會唸,終其一生都待在這山區裡。

「我的孩子們都離開了,因為這裡沒辦法讓他們有更好的生活。」

RTX6LICQ
賈希婭與她的丈夫|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