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台灣工程師拿下奧斯卡獎:從阿凡達到玩命關頭7都靠他的「數位替身」

首位台灣工程師拿下奧斯卡獎:從阿凡達到玩命關頭7都靠他的「數位替身」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萬鈞說自己是「興趣加上經驗」的正向循環,他離開南加大團隊之後,進入電影特效、電玩遊戲公司到如今任職Google,一切都以「上班很好玩」為最高指導原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從小是星際大戰電影迷、愛打電玩遊戲,軟體工程師馬萬鈞,在第91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登場前,先成為第一位獲得奧斯卡「科學技術成就獎」(TECHNICAL ACHIEVEMENT AWARDS)的台灣人,他和團隊研發出的「臉部捕捉特寫技術」得以變出真人演員的「數位替身」,曾運用在好萊塢電影《阿凡達》、《班傑明的奇幻旅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X戰警》、《玩命關頭7》等。

《蘋果日報》報導,第91屆奧斯卡頒獎典禮將在2月24日登場,不過主辦單位美國影藝學院9日就先頒發「科學技術成就獎」,表揚為電影幕後做出重大貢獻的科技人才,而上台領獎的團隊當中有一名台灣人,他是現在在Google擔任虛擬實境部門軟體工程師的馬萬鈞,也是首位獲得此獎的台灣人。

念博士卡關,出國遇到轉機

《中央社》報導,40歲的馬萬鈞擁有台大資工博士學位,2005年讀博士班期間,因參與國科會補助研究生出國的「千里馬計畫」,第一次到國外長住一年,就此開啟了一場「想像變成真實、讓動畫人物代替演員演戲」的奇幻旅程。

回憶10多年前這段往事,他說當時博士班念到「卡關」,有點「為了研究而研究」的感覺,從事電腦圖學研究的他,一心想將所學應用到實際層面,特別是娛樂產業,但國內環境發揮的空間有限。

於是,抱著「換一個興趣不如換一個環境」的想法,馬萬鈞決定出國追尋自己在電玩和電影上的興趣,乘著千里馬來到好萊塢所在地的大洛杉磯,加入了南加州大學創新科技中心教授戴貝維克(Paul Debevec)的團隊,原本僅有一年的千里馬計畫結束後,但他決定繼續在團隊留下來。

臉部捕捉特寫技術改變好萊塢電影製作

戴貝維克的團隊以「臉部捕捉特寫技術」為主要的研究開發項目,他在《TED Talk》中解釋,電腦繪圖的巨大挑戰之一, 是如何製作一個如相片般真實的數位人物面孔,而不是看起來像外星人和恐龍,它之所以如此困難,是因為人每天都會看到別人或自己的面孔, 「這對我們非常重要,因為我們藉此來溝通,因此人們會特別注意到那些經由電腦渲染和後製出來,非常細微但不那麼精確的地方,並用它們來分辨這些東西是否真實的。」

《蘋果動新聞》報導,團隊共同研發的「臉部捕捉特寫技術」,讓真人演員進入布滿300多個LED燈的大型球體當中,在名為「Light Stage X」裝置裡,透過高速拍攝,只花7秒內就能夠捕捉真人臉上的大量細微結構,經過電腦的精密運算,只要幾小時的時間重建高解析度的臉部幾何模型,而因為這樣的攝影規格,讓電腦採集了足夠多的細節資訊,因此做出來的成果真實性也大幅提升,

這項技術讓真人演員的「數位替身」就此誕生,無論是變出長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讓過世的影星重回銀幕上演戲,或是幻化成《阿凡達》(Avatar)、《決戰猩球》(Planet of the Apes)裡的虛擬角色,幾乎都能做到讓肉眼分辨不出來的地步,這也影響了10年來好萊塢電影產業,也因此獲得奧斯卡科學技術成就獎的肯定。
除了對電影特效做出重大貢獻之外,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也曾運用這項技術列印3D頭像。

《Fx Guide》報導,Debevec的研發讓他的團隊獲得許多技術和發明獎,而且此技術仍不斷進階中,在此之前,沒有有效且可靠的技術,能夠以夠高的分辨率,去數字化演員臉部在自然表情中的形狀和反射率以產生照片模型,而馬萬鈞是Debevec的第一位博士生,並由他和台灣大學的導師歐陽明共同指導,因為他參與了這項技術的研發,因此美國境外第一個Light Stage X目前在台北。

馬萬鈞:這是興趣加上經驗的循環

《中央社》報導,馬萬鈞說,這是「興趣加上經驗」的正向循環,他離開南加大團隊之後,進入紐西蘭的電影特效公司威塔數位(Weta Digital)、電玩遊戲大廠動視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到如今任職Google,一切都是以「上班很好玩」為最高指導原則。

興趣優先之下,馬萬鈞展開累積經驗之旅,在電影特效界建立的人際網絡,也成了他成長與進步的資源,直到現在成為李安之外,少數獲得奧斯卡獎肯定的台灣人。而他的第一步,一方面要感謝千里馬計畫補助,一方面也要歸功於跨越舒適圈的勇氣,「買機票要錢,但是勇氣不用花錢,它就在這裡。」

領獎時,馬萬鈞的得獎感言也指出,一路以來要感謝3個「伯樂」,分別是台大的指導教授歐陽明、南加大教授兼目前上司戴貝維克及在紐西蘭威塔數位的上司路易斯(J.P. Lewis)在不同階段給予支持。

儘管工作之餘要照顧5歲幼子,馬萬鈞仍每天找空檔欣賞一兩部電影,視覺特效對他而言代表的意義是:「就是夢想的呈現,把現實沒辦法做到的效果用電腦繪製出來。」

而奧斯卡獎是對團隊過去的肯定,下一步他與Google團隊努力的方向是要把銀幕上的魔法轉移到手機螢幕上。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