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的武器不多,對資方有殺傷力的也就只有「罷工」

工人的武器不多,對資方有殺傷力的也就只有「罷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勞工唯一的武器就是團結,否則罷工這個武器根本就像「一把不裝子彈的槍」,資方是怎麼打也不會痛、不會癢的。

文:葉瑾瑜(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擔任秘書)

工人的武器真的不多,真的算得上對資方有相當程度的殺傷力,也就只有罷工了。

過去四年,桃市產總協助了六家工會員工會罷工,都非常清楚過程有多艱難辛苦,資方是如何傲慢且都拒絕協商,以至於勞資關係走到非得一戰的地步。過程中,工會先是必須召開會員(代表)大會,透過調解申請,清楚列出調解標的,再經過勞資爭議調解。光是送件到開會,都是一個月到一個半月的時間。終於到了這個會議,當然你可以覺得只是過過水,但這畢竟也是到主管機關主持的正式會議,雙方將訴求清楚且完整的表達。並且實務上我們的經驗,往往都是資方全數拒絕、不留任何空間,才會導致勞方忍無可忍,走上罷工一途。

工人好不容易下定決心拿起罷工這個武器後,更大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且不說罷工暫時停止服勞務,理所當然沒有當日薪資,若無法在最短時間內給予資方最大的壓力,好讓對等的協商能夠開啟,那資源少的那一方就是弱勢中的弱勢了。資方卻可以購買傭兵(臨時雇用保全)、動用國家資源(要求警察加派人力)、要求主管當臨時演員上演勞勞相爭的戲碼,甚至不惜重金從國外調動資源,無論物件或者勞動力。而勞工唯一的武器就是團結,團結每一個會員一起忍受淒風苦雨,團結每一個會員一起沒有薪水看著日子度過來累積壓力,團結每一個會員死守那罷工糾察線來阻斷公司的營運,否則罷工這個武器根本就像「一把不裝子彈的槍」,資方是怎麼打也不會痛、不會癢的。

過去一段時間,台灣工人很少罷工,是這幾年才漸漸開始有人罷工成功,鼓舞更多工人。這個時候,最不希望看到工人有力量的,不僅僅是資方,還有國家。感受非常深刻,從普來利罷工美麗華罷工,甚至到佳福罷工,台灣這個社會才開始稍稍討論罷工糾察線。因為這類服務業的工人,罷工肯定會影響來消費的顧客,如果對這些消費者都毫無影響,可想而知的便是「罷工無效」。我們也可以清楚看到,在普來利罷工時,新竹市警察局非常狀況外的,直接違法逮捕工會成員,稱這些守住糾察線的工人是《違反集會遊行》,到美麗華罷工,警察多麽強勢的壓著新北市政府的官員,來要求工會放人進入球場,讓球場可以營運。這些都是這群罷工的工人,多麽勇敢且辛苦的和資方、政府、甚至整個社會拉著拔河──堅持著,才能讓未來每一個可能使用罷工的工人,保有著阻斷生產線的利器,讓台灣的工運發展能夠開拓而非緊縮。

在機師工會的罷工過程當中,社會輿論戰非常艱辛,藍綠政客們都紛紛開始指責工人罷工,民進黨甚至帶風向要修法,訂定罷工預告期,來增加工人使用罷工這個唯一武器的難度。這些固然可惡至極,但是像華航這樣的資方,先不說事前的調解程序、桃園市政府的介入協商,工會都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給予機會,哪裡是沒有預告?工會都已經展開罷工了,華航資方也未見拿出善意,到2月10日還想著拖延協商,派出主管來上演反對罷工的戲碼,這又豈是訂定罷工預告,就能讓勞資妥善協商?

無論是桃園市政府、勞動部、交通部還是華航公司,我敢說每個單位都知道機師工會早就已經拿到罷工權,就是在賭勞工不敢發動罷了。資方如此態度惡劣的看待勞工,我們又豈能期待這樣的預告,華航公司就會好好告知旅客相關訊息?如果民進黨跟華航公司真的那麼在乎旅客權益,就該叫資方好好跟勞方協商,而不是一拖再拖。今天就算有了預告期,也只是降低勞工透過罷工施壓的力量,增加資方的籌碼,根本不會有什麼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效果。沒有對等的勞資關係,資方永遠在關係裡佔便宜,佔久了反而賣乖,才是台灣社會最嚴重的問題。

最後,除了衷心希望華航機師們堅持、加油,我更想著這場罷工,將會留給台灣工人什麼呢?台灣工運的力量,又能否抵擋來勢洶洶的「罷工預告期」?這場罷工能否像過去每一個勇敢站出來罷工的工人一樣,與這個保守的社會、親資的政府拔河,至少守住「罷工」這項工人唯一的武器,保持它的銳利堅韌,讓將來的工會使用。

畢竟我總想著,還有更多更多的工人,他們是更加弱勢,且可能完全不屬於關鍵部門,卻又面對著擁有金山銀山的財團資方。

本文經葉瑾瑜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