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有薪假是「機會」還是「命運」?日本自動販賣機爆出業界黑暗面

你的有薪假是「機會」還是「命運」?日本自動販賣機爆出業界黑暗面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日本隨處可見自動販賣機,然而要確保這些自動販賣機24小時都有飲料可以賣,就需要一群「route driver」補貨員,每天巡迴指定路線來補飲料,但這些補貨員的工作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

在日本隨處可見自動販賣機,據統計日本國內約有244萬台飲料自動販賣機。然而,要確保這些自動販賣機24小時都有飲料可以賣,就需要一群「route driver」補貨員,每天巡迴指定路線上的自動販賣機來補飲料。

在京都,就有一群飲料自動販賣機的「route driver」補貨員宣布要自組工會,來對抗飲料公司不合理的勞動條件。

自動販賣機補貨員的一天

在京都一間飲料公司擔任「route driver」8年的岡一德表示,他一天從早上6點天還沒全亮就開始工作,一個人負責管理170台自動販賣機,每天的目標是幫30台自動販賣機補充飲料、回收現金、切換飲料機上的冷熱設定,再加上回收自動販賣機旁的空瓶回收桶。

一人開車,副駕駛趁機吃飯糰當午餐

「在京都市中心可以很有效率地繞很多次,但到了郊外就不行了,」岡一德說,通常他們一天有90分鐘的休息時間,但只要一休息就沒有辦法作完當天該做完的工作,所以他們會省去完整的休息,以兩人一組的方式,先一個人開車,另一個人吃飯糰,再換人駕駛。

表訂3點下班,但7點才離開

通常他們表訂的工作時間是到下午3點15分,但通常都要繞到下午5-6點左右才能完成,一天大約可以補充3000瓶的飲料。即便回到公司之後,還要接著處理明天要運送的商品,每天大約都要7點左右才能離開公司準備回家。

數目不對,錢還要補貨員自己墊

「route driver」的工作內容還不只如此,接到自動販賣機故障的客訴電話要迅速處理,如果自動販賣機系統的銷售紀錄和回收到的金額不同,「route driver」要自掏腰包自己墊。

岡一德說:「原因不明,卻要(我們)單方面賠錢這太奇怪了。」岡一德和另外2名「route driver」在這2年內就墊了1萬3550到4萬8040元。也因此,去(2018)年8月岡一德和7位朋友合組「route driver」工會,希望公司能夠還他們這段時間自掏腰包墊的錢。

是「機會」還是「命運」?全對才能放有薪假

值得注意的是,岡一德等人在京都籌組「route driver」工會,並不是2018年第一件和自動販賣機業有關的新聞。2018年真正引起媒體注意自動販賣機業問題的是「Japan Beverage東京」(ジャパンビバレッジ東京)支店長的「有薪假CHANCE」(有給チャンス)。

仿造「機會與命運」的模式,「Japan Beverage東京」支店長曾在2016年5月寄了一封《有薪假CHANCE問題集》為題的email給旗下勞工,只要能夠全部答對,就能獲得有薪假,答錯的話還要「永久追放,先降格。」

這個就是Twitter上流傳出來的《有薪假CHANCE問題集》email,題目內容是這樣的:下列有15個車站,請按照公司OO年XX月的自動販賣機營業額,由高到低排序。

  1. 新宿
  2. 原宿
  3. 澀谷
  4. 惠比壽
  5. 品川
  6. 浜松町
  7. 新橋
  8. 有樂町
  9. 東京
  10. 神田
  11. 上野
  12. 西日暮里
  13. 鶯谷
  14. 池袋
  15. 新宿

然而,這個題目設計有誤,15個車站當中有兩個「新宿」。該名支店長在解答信中寫到:「大家辛苦了,很可惜全員都答錯。太好了,太好了。」支店長在信中接著說到,原本2個「新宿」其中一個應該是「秋葉原」。

隨著「有薪假CHANCE」內容爆了出來,也讓越來越多人注意到自動販賣機業界,長期以來高工時、積欠加班費等問題,也有不少在自動販賣機業界工作的勞工開始加入工會。

至於Japan Beverage,該公司也在「有薪假CHANCE」後,順利廢除「事業場外みなし労働時間制」,讓跑外務的勞工可以實際按照工作時數獲得工資、付清積欠的加班費、提供休假和有薪假,並增加分店的勞工人數。

參考資料

本文同步刊載於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