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賀歲片】《瘋狂的外星人》:土味科幻片的未來,抑或經典IP的新裝?

【中國賀歲片】《瘋狂的外星人》:土味科幻片的未來,抑或經典IP的新裝?
《瘋狂的外星人》劇照,Photo Credit: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認為寧浩可說是良心導演,《瘋狂的外星人》確實難辨原著《鄉村教師》的樣貌,但寧浩依舊保留了作者劉慈欣的名字⋯至於電影情節的發展,有點像台灣八點檔的編劇模式:編劇團隊中每個編劇各自負責一條情節軸,這或許也能說明為何《瘋狂的外星人》需要一個少說六七人的編劇團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同在春節上映的兩部中國影片都出現了科幻小說家劉慈欣的名字,《流浪地球》與《瘋狂的外星人》。要是按成品樣貌來看,不難給人一種《東邪西毒》/《東成西就》的直接類比;但實際看完兩部片,又覺得完全不恰當;但在讀完兩部片各自根據的原著《流浪地球》與《鄉村教師》之後,又覺得這類比不至於太離譜:兩者基本上從原著擷取的都是精神改編。

有人認為寧浩可說是良心導演,《瘋狂的外星人》基本上確實難辨《鄉村教師》的樣貌,但導演寧浩依舊保留了劉慈欣的名字,只不過在編劇團隊之外還另外保留了一個「故事:寧浩」這樣的頭銜。認真思考短篇小說與影片的關係,大概可以理解寧浩的作法,實際上確實是一種致敬,《鄉村教師》在核心面向上確實啟發了《瘋狂的外星人》。

由是,不得不稍微簡介一下這兩部作品的輪廓:《鄉村教師》主要講一個擇善固執的教師如何在一個擇「窮」固執的小村中在生命的最終還堅持著近乎義學的工作,小說花了不少篇幅建構這個村、這個人以及他的學生們,與此同時,宇宙間因為長年征戰而總算將目光轉向太陽系,外星人意外偵測到地球存在生命體,且在進一步偵察後了解到地球靠著極低端且原始的方式傳遞知識。

關鍵就在於外星人取樣的對象,正是剛嚥下最後一口氣的鄉村教師的學生們,這是它們遠古時代傳說過卻未能實地觀察到的方式,外星人不得不以某種活化石的價值保護地球。

MV5BMWVkNTI4ZmYtNDIxYi00MzljLThlMGYtNjRl
Photo Credit:IMDb

《瘋狂的外星人》則重點描述堅持保存猴戲國粹的耿浩(黃渤飾)在「世界遊樂園」中持續著他那不受歡迎的耍猴,另方面他的死黨沈騰飛(沈騰飾)則想方設法要做生意卻始終不得要領,與此同時,外星人在與類似美國人(作為建交的儀式)交換DNA信物失誤時,意外地被人造衛星砸中掉到地球,當然,不偏不移地落在了耿浩住處,耿與沈遂以為外星人是特殊猴類,前者想到可以它代替被砸傷的猴子,後者則想著把它拿來賣錢,而類似美國人則派出王牌特務來找回外星人。

如此看來就一目了然兩者在核心上的相似:耿浩似是「鄉村教師」的化身,而沈騰飛則是村民的總和,前提是他們都是如此地單純,就算存有壞心眼也不過就是佔點便宜。

而外星人對地球生命體與智慧等級的偵測則被轉化為具體的建交行動,乃至於引發後續的搞笑主軸:外星人被當作猴子般訓練,這是因為故事中另類植入了中國影視的經典IP——孫悟空。

之所以說另類,在於外星人必須靠著頭上戴的一條看起來是高科技的金屬鍊方能發揮它的「能力」,比如溝通、念力。

只不過,在喜劇片這樣的託詞下,寫實性被抽空,更不說原著中帶有的那種科幻性也幾乎蕩然無存。就說那「高科技金屬鍊」,除了讓外星人表達它(情有可原)的憤怒與殺傷力之外,似乎就剩下不知為何可以與類似美國人的情報局連線的照相功能;但類似美國人又幾乎低能到被小鎮這兩位青年給耍得團團轉。這也算是拿高低等做另類文章的體現。

MV5BYTZiOTk4ZmQtZGJjMC00N2ViLTljZjYtN2Rm
Photo Credit:IMDb

不過,寧浩終究對影片規模有所自覺,所以戲基本上都集中在兩位高反差的死黨,這其實算忠於原著;空間也多一再回到這遊樂園。事實上,遊樂園也因為成為片中的「三次律」噱頭而佔去了一些篇幅——外星人不小心拍下了園中幾景(巴西的耶穌山、莫斯科的克林姆林宮、埃及金字塔)也讓金牌特務白跑了這幾的景點,與此同時也算分散了觀眾的時間感,而省略了他們與外星人之間的相處/馴服時間。只不過,就像前述,影片削弱了寫實性,才會出現特務在克林姆林宮與俄羅斯人近距離正面槍戰火拼。

然而,這個遊樂園終究只剩下這樣的噱頭功能,連帶地跟觀眾大玩「你猜猜這些梗來自何處」的遊戲,所以有砲轟(微型)白宮或像龍追著騎自行車騰空的外星人(不意外地飛過滿月)繞行五指山這樣的超現實拼貼(其構想來自於耿浩稍早前向遊樂園老總提出但受到駁斥的機關戲碼)等等奇景。失卻了當年憑藉著《瘋狂的石頭》中,善用重慶地貌與敘事結構來建構出不可思議的巧合的那種犀利。

至於情節的發展,基本是幾組段子輪替進行,這就像台灣八點檔的編劇模式:編劇團隊中每個編劇各自負責一條情節軸,輪流出場,這或許也能說明為何《瘋狂的外星人》需要一個少說六七人的編劇團隊,如果他們各自負責一個場景的段子設計,也就說得通了。在這種情況下,可以保證每一個場景有其統一性,組合起來違和感也不算強,也許有一個總編劇控制了整體調性。因此劇作上有一種像音樂那樣各個小主題各自慢慢發展起來的印象。

MV5BZTVlNGU3YjUtN2QzMC00OTcyLWJhZjctZjAw
Photo Credit:IMDb

然而在演出的權衡之下,特別是角色的戲劇張力的斟酌,理所當然給了耿浩這位「唐僧」與他的「徒弟」外星人更大的篇幅,佔據了其他重要人物(沈騰飛與特務)的戲份而造成後者相對扁平的結果,致使最關鍵的大戰戲僅為「笑果」服務。編導押的王牌是在附身於猴子的外星人在憤怒的外星人與溫和的猴子之間轉變的掙扎(顯然脫胎自《魔戒》的「咕嚕」),以及「國粹救地球」(讓人想到《星戰毀滅者》)的想像中。

最終,外星人留戀的,竟是另類「國寶」五糧液!或許這也算是寧浩回敬劉慈欣的:一股濃濃的土味;而寧浩自己僅留下「瘋狂」這一作者性,假如它能稱得上一種特性的話。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