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老員警不敢退休,但又說「警力不足」?5個QA釐清「流浪警察」爭議

嫌老員警不敢退休,但又說「警力不足」?5個QA釐清「流浪警察」爭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7年12月,警政署才表示,當年警察還缺額5300人,每逢陳情抗議活動,也總會出現「警力不足」的聲浪,究竟警察人數是多到出現「流浪員警」還是少到「警力不足」?警察的人事費又該由誰出?

台南市長黃偉哲日前出席行政院會表示,今年全國預定要進用5000多名警員,人事費用對地方財政是非常沉重的支出,希望中央能提供補助,若地方全部拒收,可能就會出現5000名流浪警察。台北市長柯文哲甚至將矛頭指向「年金改革」表示,老員警因為年改「延期退休」,新人又一直進來,才會造成地方政府財政負擔。

然而,2017年12月,警政署才發布消息表示,當年警察還缺額5300人,每逢陳情抗議活動,也總會出現「警力不足」的聲浪,究竟警察是多到政府「養不起」?還是少到「警力不足」?人事費又該由誰出?

Q1:警察的「人事費」到底由誰出?

這次黃偉哲以「地方財政」負擔為由,要求中央補助警察人事費,但《警察法》《財政收支劃分法》都規定,地方警察機關的預算,由地方政府支應。

《警察法》第16條規定,「如果地方政府支應不足,得陳請中央的警政署或行政院補助」。那麼,中央在什麼狀況下才會提供補助?警政署公關室回應,過去中央補助的大多是修繕、新建廳舍的費用,公關室斬釘截鐵地表示,警政署從來沒有補助過人事費。

但近幾天,因為地方政府傳出難以負擔新增警力的費用,將考量將增加員額所需的相關經費,納入補助。

Q2:警察到底「有沒有缺」?

要理解我們到底缺不缺警察,首先得了解「我們需要多少警察」。而警察人員的聘用額度,又分「編制員額」和「預算員額」兩種。

根據行政院內政部《地方警察機關員額設置參考基準》,每個地方的警察人數需求都不同,會依據各地區的人口、面積、犯罪率、交通狀況來訂定,這樣訂定出來的員警需求,就是「編制員額」,編制員額可以說是員警員額的「上限」,不易更動,台灣從2014年到2017年警察編制員額都是8萬6123人。

而「預算員額」,則是指地方政府預算「養得起」的警察人數。

既然錢是地方政府出,各地所需的員警人力,就會由地方政府提報員警人力需求,請警政署從警校、警專、一般警察特考的錄取生中,依比例提撥人力到各地的警察局。地方議會也會提撥員警的人力預算。

到2018年4月止,警察人員現有員額6萬9692人,預算缺額4087人,當時內政部則表示,2019年可以補足警消人力缺口。

但警政署表示,目前的預算員額,並沒有每年都做「修正」,最近一次警政署整合全台地方政府的需求是2010年。8年過去,不少地方員警需求都增加,部分地方縣市提報更多人力,但也有縣市政府沒有持續修正人力需求,為什麼沒有修正?警政署表示,「這就要問縣市(政府)了。」實際上沒提報的縣市是不是真的「沒需求」,警政署也不清楚。

Q3:「太多警察」又是從哪來的?

警政署長陳家欽認為,之所以出現「過多」員警,主要是因為過度招生導致。2014年前每年約招2000人,但大家都喊警力不足、警察過勞,尤其是直轄市,於是從2015年開始加倍招生。

根據一份網址來源為警政署的統計資料,警察特考錄取人數的確從2011年開始逐年增加,人數最高的2017年4499比人數最低的2011年的1242人多出3.6倍。

其中,又以2015年為分界,2011年~2014年,非警校生與警校生的特考人數都逐年上升,但2015年~2017年漸趨平緩,每年警校生特考的錄取人數都維持在2000人左右,而非警校生的特考錄取人數都維持在2400人左右,總計每年約新增4400名新員警。

資料來源:警政署

根據資料,之所以從2011年開始增設「非警校生警察特考」(正式名稱:一般警察特考),並逐年增加警察錄取人數,是為了「因應基層警力迫切需求」,2018年2月的警政署的警政統計通報也提到,近幾年之所以增加錄取人數,是為了「補足基層警力缺額」。

Q4:基層為什麼又喊「缺警察」?

而基層警力缺乏,是「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不斷呼籲必須改善的事項。協會理事蕭仁豪受訪表示,「我們會喊人力不足的確是因為基層工作量,現有人力無法支應。」面對地方政府說「沒錢補人」,蕭仁豪說,「這就是地方跟中央在吵架」,「地方政府這樣做非常沒有道理,難道現在在崗位上的警察是活該被剝削?」

蕭仁豪解釋,警察之所以過勞,是因為有太多不在業務範圍內的工作,比較常見的包括車禍處理、大型活動和「行政協助」:

蕭仁豪說,台灣民眾發生車禍,一定先聯絡警察局,但他說,在歐美是保險公司要負責,「警政署也推動很久,但保險業就不想收回去。」大型活動,則是指路跑、廟宇繞境、燈會等人潮聚集的活動,蕭仁豪指出,這類活動都變成警察負責,「但主辦單位有那麼多錢辦活動,怎麼不自己雇保全來處理這些問題?」他認爲這也是濫用公家資源。

最後的「行政協助」,他解釋道,台灣法律規定,政府其他局處如果人力不足,可以請求軍、警協助。比如《海關緝私條例》第16條規定,海關緝私有需要的話得請軍警協助;《動物保護法》第23條也規定,動物保護檢查員執行職務時,必要時得請警察協助。蕭仁豪說,去年就有過個上新聞的案例,「因為菜價飆漲,要求警察人員去市場查菜價。」他說,這些工作應該要回歸給各局處。

警察工作繁瑣,蕭仁豪說,「已經有很多警察的工作是黑數工時、加班費發不出來(員警加班費上限1.7萬,超過上限後用「嘉獎」代替)。」他説,「這種問題都沒有先解決,地方政府就說不要加派人力,給人的感覺就像『慣老闆』。」

Q5:「流浪警察」是因為年金改革?

不少媒體報導,之所以會出現「流浪警察」,是因為2016年年金改革後,造成員警退休後能領到的退休金減少,因此部分年屆退休年齡的員警「不願退休」,但新的年輕員警又「一直進來」,造成地方無法負擔。

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理事蕭仁豪認為這「有點失焦」,他解釋,其實2016年的年金改革對員警影響並不大,因為早在2011年,銓敘部就修法「拉長警察的退休年齡」。

2011年以前,員警的退休制度是「75制」,只要工作滿25年,年屆50歲(25+50=75)即可退休,因此大多數員警50歲前就退休。

但2011年後,銓敘部為了減緩人力短缺,修法將員警的退休限制改成85制,必須工作滿25年,年齡超過60歲(或工作滿30年,年齡超過55歲),才能退休,這項措施拉長了員警的退休年限。不過當時沒有要求馬上實施,訂有10年的落日期限,2012年改成76制、2013年改成77制,最後在2020年達到85制。

由於員警的退休年限早在2011年就被拉長,因此2016年軍公教人員年金改革時,員警並沒有太大的更動。不過蕭仁豪也說2011年的逐年改制,現在「慢慢的問題浮現出來」,雖然不是最主要影響,但仍然逐步加重地方政府的負擔。

再進一步根據銓敘部的統計,員警的退休方法有3種,從2011年以來,這3種離退方式的比例,也隱約能看出年金改革的影響:

  • 應屆退休:遵循年限制度,領全額退休金。
  • 自願對休:由於員警的工作相對繁重、危險,因此警政署也提供「自動退休」的選項,特定職等的員警,可以選擇在到達應屆年齡前就先退休,但就不可以領全額退休金。
  • 命令退休:資遣。

2015年年金改革議題甚囂塵上時,「自願退休」的人數的確微幅增加,從92~93%增加到95%,可能是由於大家擔心未來的退休福利再被縮減,因此想在在年金改革前搶著退休。改革後的2016、2017年,的確因為福利降低,大家寧可「多做幾年,多領一點退休金」,因此自願退休的比例降低到89~90%。但正如蕭仁豪所說,由於警察年金改革變動不大,整體改變並不大。

資料來源:銓敘統計年報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