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一部中國電影宣言,但給我《2012》的感覺

《流浪地球》:一部中國電影宣言,但給我《2012》的感覺
Photo Credit: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部春節檔最賣座的影片似乎讓人看到了直追荷里活的科幻片品質;不過在我讀原著之前主要感到兩點遺憾,讀完小說之後又增加了一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國科幻小說作家劉慈欣領銜改編自己同名小說拍成的影片《流浪地球》在北美小範圍上映卻因為幾乎上座率百分之百而引發了不小的關注度,然而,要是沒有讀過劉慈欣的短篇原著,確實很可能就著影片本身質疑其科幻的成分,因為裡頭的假設實在過於幼稚,而科學家們的作法也確實值得懷疑。

不過,時間設定在未來,想像著為了逃離氦閃爆炸吞噬地球而試圖在亞洲、美洲兩塊最硬板塊架設上萬架推進器預計花費2500年時間來將地球推至4.5億光年以外的另一太陽系,這種構想當然屬於科幻範圍。讓中國觀眾興奮的是,這部春節檔最賣座的影片(截至上映第12天累積了超過33億人民幣的票房,數據見「貓眼實時票房」)似乎讓人看到了直追荷里活的科幻片品質;不過在我讀原著之前主要感到兩點遺憾,讀完小說之後又增加了一個。

先說一個與美學比較有關的遺憾:影片的3D效果。基於影片設定在已經脫離太陽而接近木星的一小段時間,可以想見地球表面自然是嚴峻的景象,所以本來就非常依賴特效的建構。既然都要依賴視覺效果,且或許一開始便以3D為放映終端。但實際上,影片在3D畫面的構成依然沒有突出材料的特點。

讓我印象深刻的僅有一處:當作為地球守衛先鋒的太空站飛往木星與地球之間時,逐漸遠去的太空站成了一個光點,溶接至下一個車隊執行任務畫面中,遠方群山背景中的一個反光點,然而我相信兩個光點合一後產生出的象徵性很可能不是主創的原意;然而除此之外,即使連布滿畫面的雪花也未能因3D而加深了視覺感受,更甚者,當劉培強(吳京飾)向兒子劉啟(屈楚蕭飾)信心喊話時流下眼淚時,那些因無重力而漂浮的眼淚也未能增添畫面的豐富性。

簡單來說,李安以《少年Pi的奇幻漂流》帶3D所到達的意境未能在華語電影中繼承下來再發揚光大。如今《流浪地球》追求的視覺效果大致上僅停留在《2012》的程度,那已經是十年前的技術了。

MV5BZDI1MTA0NjYtYzg0Mi00MTgzLTkzNDAtYjcx
Photo Credit:IMDb

事實上,《流浪地球》也確實給了我很《2012》的感覺。

簡單來說,一如科幻片往往偏向的命運:成了災難片的亞類型。既然是災難片,則得面對一波接一波不可抗力的災難。但與此同時,因為《戰狼2》而成為中國電影的一個新精神領袖,他的特別演出反而成了這部片一個絆腳石——亦即,每一次困難伴隨著新的任務,而每一件新的任務都因為劉培強無法參與而成為「假」任務,也就是說,不用等到事態的發展,觀眾已經有等待失敗的心理準備。當然,影片最大的反派(困難)也將是需要集眾人之力完成的任務,這也是為何原著需要改成現在這個模樣。

原著中透過第一人稱「我」描述了出生前與孩童時期(上篇「煞車時代」,這是主人翁尚未親臨的時代,他出生於煞車時代的結束,上篇結束於爺爺的過世)、成長過程(中篇「逃逸時代」,主人翁成長、成家,歷經父母的離世,結束在兒子的誕生)與一場大戰和未來(下篇,叛亂,歷時不算長的戰爭在太陽氦閃後結束,繼而主人翁預想著未來地球來到新家園的樣子)。

但在影片中則以劉培強一家三代(上至他岳父韓子昂,吳孟達飾演;下至兒子劉啟與韓子昂在大水淹沒上海時撿到的孤女劉朵朵,趙今麥飾演)為主軸,基本將「我」改編為兒子劉啟,爺爺變成外公,那位在小說中也同樣是駕駛著地球護衛艦但因為在掃除小行星時殉職的父親,在片中則被賦予了更強大的使命,並做出更壯烈的犧牲。

至於劉啟,也不像書中主人翁那樣,憑藉著不合時宜的好奇心屢次來到地表,而是同時懷揣著愛與恨的心理,等著見木星——因為在他4歲時離家登上太空站的父親向他承諾當人們用肉眼就能看到木星時,他就會回到家,而父親的離家也間接造成重病的母親之死。

靠近木星於是從小說中理所當然應該被科學家們計算過,而成為地球駛離太陽系的重要動力之一,卻在片中成了最大的考驗:地球因木星引力而造成天災並傷及數千座推進器,使得動力失衡而被木星吸納,人類將面臨地木相撞而全數滅亡。至於裝載著全人類所有知識的太空站則在電腦的控制下「叛逃」了,劉培強於是先要與電腦進行一次戰爭(這無疑也遵循了科幻片中人類與科技之間需要進行抗爭的程序),後是為地球做出犧牲。

這個改動自然是使得影片背離科學而遭到質疑的關鍵(之一)。即使原著本來也是透過一次又一次近日點的不確定性,保留了科學並非全能的曖昧空間,這點在影片中則是具體化為那位物理天才李一一(張亦馳飾演)不離手的兩顆(沒有實際用途的)骰子,但是科學家沒有算到木星帶來的潛在影響則完全是兒戲了。

MV5BYTRlMTk5OGYtNWI2Mi00ZWFiLTg1NzktNDQ1
Photo Credit:IMDb

然而,原著中本來透過「我」的母親要對孩子說的一段形容「希望」的八股說法——「希望是這個時代的黃金和寶石」——在片中改成是劉朵朵同班同學一句被同學竊笑的官樣式演說,卻在緊要時刻被朵朵拿來向全世界求援時複誦了,這樣改動算是動人的。

這種「標語文化」確實是中國的風貌,而劉培強不惜對戰電腦、在聯合國決議之前便貿然採取拯救地球的行動,在在強調了大中國主義。

加上片中在語言上的選擇(比如代表聯合國發言時用的是法文,為劉培強犧牲的是俄國人,而率先退卻的是日本人、帶頭調頭回去幫忙的是韓國人)是否也反映出中國的國際現勢或未來趨勢,這都留給了有心人無窮的解讀樂趣。

無怪乎也有影評人在看完這部片後,嘲諷似乎是時機寫一本中國版的《從卡里加利到希特勒》了;只是目前買帳這部片的,在海外也還是華人,這可能也能說明「大中國主義」的意識形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肥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