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的歷史》:文藝復興時期「上流社會乳房」和「下層社會乳房」之分

《乳房的歷史》:文藝復興時期「上流社會乳房」和「下層社會乳房」之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古代女神到聖母馬利亞,哺乳都是一種神聖形象,卻不為文藝復興時期的上流女人所喜,她們屈服於當時的價值標準,嚮往年輕乳房所代表的情色美感,只好將小孩交給奶媽哺餵。

文:瑪莉蓮.亞隆(Marilyn Yalom)

為求小而挺,女人求助各種偏方

當龍薩受苦於對卡珊卓的肉欲愛戀時,許多法國宮廷畫家與詩人卻以亨利二世(1519-1559)的情婦戴安娜.波提兒(Diane de Poitiers, 1499-1566)為靈感泉源。波提兒的故事比一個世紀以前的阿妮雅更傳奇,結合了性、藝術與政治,提升至半神話的地位。對當時與後來幾代的藝術創作者而言,波提兒是羅馬女神戴安娜的化身,無數的繪畫、雕刻、銅像、瓷釉藝術品裡的戴安娜,都是以波提兒的臉孔、乳房、修長雙腿做為範本。

戴安娜是月神與狩獵之神,因此藝術作品裡的波提兒經常手持弓箭,或者身旁伴著一隻鹿。波提兒的傳記作者艾爾蘭格(Philippe Erlanger)說,波提兒之所以成為戴安娜的完美化身,是因為她前額開闊光潔、鼻如懸膽、嘴唇細薄、乳房高挺,只有「少數作品忠實反映了她的美麗」。波提兒足足比亨利二世年長二十歲,亨利二世卻終生對她迷戀不已。生前,他們的情愛故事便充滿各式流言;波提兒死後,更增添神祕色彩,成為一頁傳奇。

無論波提兒的傳奇故事多麼匪夷所思,可以確定的是她異常美麗、聰明,儀態優雅、品味非凡。十五歲時便下嫁比她年長四十歲的貴族柏赫日(Grand Seneschal Louis de Brézé),成為法蘭西一世宮廷(1515-1547)裡的貴婦。當時,波提兒的行為沒有令人非議之處,難以想像後來她會成為國王的情婦,除非人們想起她的丈夫是查理七世與情婦阿妮雅的孫子,才會聯想到波提兒夫家的權力原本便來自「性」!

波提兒是在三十一歲風華正盛時做了寡婦,迅速擄獲了亨利二世的心,當時他還是剛邁入青春期的少年。雖然亨利二世後來娶了卡薩琳(Catherine de Méicis),兩人在十三年裡連生了十個孩子,偶爾他還會臨幸其他女人,波提兒卻是他的畢生最愛。亨利二世以俠士之姿照顧這位美麗寡婦,不僅在馬上長槍比賽時,公開穿著代表波提兒家族的黑白色,更贊助詩人、藝術家將波提兒的絕世容顏流傳於後世。亨利二世賜給波提兒許多頭銜、豐厚年俸與產業,其中一位就是著名的香儂索堡(Chenonceaux)。波提兒巧手布置這座美麗的城堡,直到今日,許多人仍認為它是法國最優美的城堡。在亨利二世過世前,波提兒的名聲、財富與影響力始終不墜。

波提兒的魅力之一是乳房,完全符合當時美的標準,亨利二世顯然也深深為之著迷,一封信提及亨利二世與波提兒在私下場合裡的情形,「國王不時碰觸著波提兒的胸部,深情注視著她,彷彿訝異於自己的情迷意亂。」

不僅如此,亨利二世的酒杯還以波提兒的乳房做造形,這種習俗其來有自,根據編年史家布拉頓(Brantôme)的考據,希臘人認為最早的酒杯形狀源自特洛伊美女海倫的乳房。布拉頓以一貫辛辣放誕的口氣嘲笑說:「如果一個女人乳房巨大醜陋,依此形狀請金匠打造的酒杯也必定很醜,不但金子用得多,所費不貲,結果還只換來嘲笑與譏諷。」布拉頓擅長用「反炫描」手法陰損女人的乳房、雙腿,甚至陰毛與陰唇,令人讀之反胃,譬如他說某些女人的乳頭就像「爛梨」。從布拉頓刻薄的筆下,我們可以察覺文藝復興末期,仇恨、羞辱女人的傳統依然十分盛行。

為了避免乳房變成「巨大醜惡」,法國女人求助各式偏方。十五世紀末,查理八世(1470-1498)的情婦伊蓮娜(Eleanor)便用罌粟水美胸,配方是常春藤、玫瑰精油與樟腦。波提兒也有美胸祕方,據說是黃金、雨水與豬乳的混合物。除此之外,坊間也充斥著郎中與賣藥人調製的各式奇特配方,包括美胸乳液、香油、軟膏、藥粉與藥膏!

翻閱十六、十七世紀的美膚偏方,真是無奇不有,包括珍珠粉、豬油、鴿糞、蟾蜍眼珠等,部分偏方據傳對保持胸部小而堅挺特別有效,《美體三書》(Trios Livres pour l’Embellishement du Corps Humain, 1582)的作者李葆(Jean Liebault)說:「想要保持乳房小而堅挺,可以將小茴香子碾碎,摻水成糊狀後,塗抹在乳房上,再用浸過水與醋的布條緊緊裹住乳房。三天後,將布條與小茴香子糊除去,再將百合花碾碎調上醋,糊到乳房上,用布條緊緊包住,如此再三天。」

注重外貌的風潮和澡盆、閨房的流行息息相關。法蘭西一世時,法國上流社會開始流行橢圓形澡盆,在這之前,大家都是使用圓形澡盆,或者上公共浴堂。不過,澡盆流行不代表勤於洗澡,當時人們認為全身浸泡在水裡會舒張毛孔,讓有毒的東西跑進體內;保持清潔的方法是勤於更換貼身內衣,內衣就像海綿一般可以揭去髒垢。此外,當時人們也噴灑大量香水。

上流社會仕女則仰賴化妝製造清爽煥發的效果,當時流行一種以婦女閨房為主題的畫作,畫中清晰可見閨房旁擺著浴盆,化妝台上擺滿香水、精描著情色圖案的鏡子、美顏軟膏、珍珠項鍊與珠寶。畫中的仕女泰半全裸或者半裸,酥胸全露或者遮著透明薄紗。

上流社會乳房和下層社會乳房之分

文藝復興時期,女人為了防止乳房變形,常雇用奶媽哺育孩子,打從中世紀末期起,法國與義大利上流人家便流行聘用奶媽,那時候都是讓奶媽住到家中。到了文藝復興時期,多數人家則是將孩子送到鄉下奶媽家(大戶人家例外)扶養,為期十八個月到兩年。我們不知道這構不構成忽視孩子,因為我們不清楚他們多久探望孩子一次,還是從不探望。對當時的貧窮女人而言,做奶媽是天經地義的事業,多數女人至少同時哺育兩個孩子,一個自己的,一個旁人的。由於哺乳可以避孕,奶媽制度的風行可能控制了工業時期以前歐洲低下階層的人口數。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