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院線】《真寵》:非普通宮鬥,當清新「綠茶婊」介入皇室閨密

【焦點院線】《真寵》:非普通宮鬥,當清新「綠茶婊」介入皇室閨密
Photo Credit:福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寵》整部片刻意疏離、誇張的表演,反而讓觀眾對片中每一個角色都愛不下去,也恨不起來。如此一來才能感受到三個女主角都有各自討人厭的地方,也有讓人同情的弱點。最終獲得的,都是一個沒有愛的未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綠可頌

奧斯卡好久不見歷史古裝劇了,特別是那種封建時代,遊走於紙醉金迷皇室貴族間的宮廷劇。而今年奧斯卡唯一一部入圍的英國古裝劇《真寵》,執導的居然是《非普通教慾》、《單身動物園》這樣概念前衛的希臘導演尤格藍西莫,著實讓人對這個題材在這個鬼才手中會變成什麼樣子產生期待。

而他也沒讓人失望,光是讓奧莉薇雅柯爾曼瑞秋懷茲艾瑪史東三個人在戲裡愛恨交織、勾心鬥角的表演就被拿捏得極為生動,而突破傳統視角的攝影風格更是讓人開了眼界。可以說《真寵》是他的作品中,雖然題材稱不上最爭議,但風格上玩得很開的一部作品。

《真寵》的題材是尤格藍西莫難得有歷史考究的電影,故事背景設定在18世紀初的英國,描述安妮女王跟他的閨密莎拉夫人、女侍從艾碧嘉三人之間周旋角力、爭奪寵愛的故事。安妮女王在位時英國的國力強盛,晉級為世界一流的海上霸權,但史學家對她的評價卻是個篤實虔誠的平庸婦人。

女王不是個有治國能力的君主,但懂得放權給有才幹的國會大臣,其中一位愛將就是第一代馬爾堡公爵——約翰.邱吉爾(也就是二戰時著名的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的祖先),而他的妻子便是從小陪在安妮女王身邊的親信莎拉夫人(全銜為馬爾堡公爵夫人莎拉.邱吉爾。)

過往尤格藍西莫的片中最具風格的特色之一,就是演員冷淡、疏離、面無表情的表演,看起來有點黑色幽默。瑞秋懷茲飾演的莎拉夫人繼承這樣的表演風格,但卻沒有明顯的嘲諷感,大概是因為其他角色情緒表現得更誇飾,讓她的冷淡突顯出角色嚴肅、幹練的形象。

電影開場的一場戲看起來弔詭卻有趣極了,一位中年婦人濃妝豔抹說要去見俄國大使,莎拉夫人卻罵她妝化得像隻獾一樣丟人現眼,被罵的婦人委屈難過的退回房間,還生氣的對僕人大吼大叫。

看這一幕的時候大概會忘記那個妝化得很滑稽的婦人就是安妮女王,而這也充分展現了兩人之間的關係與個性,安妮女王是個握有權力卻無能掌握,情感上又極度需要依賴的人。而莎拉夫人操弄著女王的情感需求,讓自己成為女王的代言人,也維持丈夫在國會的政治勢力。只是莎拉夫人對女王不留顏面的態度,在新的女侍從艾碧嘉介入後,成為兩人日後走向決裂的起因。

MV5BMTYyNDA2MjI3MV5BMl5BanBnXkFtZTgwNDQ5
Photo Credit:福斯

艾瑪史東在片中有別於過往的形象,她讓艾碧嘉這個角色演得夠虛情假意,突顯她對自己在宮中處境的憂慮夠深。然而艾碧嘉不是一個讓人恨之入骨的角色。事實上,整部片刻意疏離、誇張的表演,反而讓觀眾對片中每一個角色都愛不下去,也恨不起來。如此一來才能感受到她們三人都有各自討人厭的地方,也有讓人同情的弱點。最終獲得的,都是一個沒有愛的未來。

攝影是《真寵》在表現形式上很特殊的地方,特別是直接大膽的使用魚眼鏡頭,以及偏離常規的低角度取景。整部片在哈德菲爾莊園實景拍攝,而室內景大量使用魚眼鏡頭或超廣角鏡頭,毫不避諱鏡頭產生的畫面變形,卻因此讓空間的印象很明確。

上一部能夠讓我對皇宮的空間記憶如此鮮明的電影,大概是蘇古諾夫的《創世紀》。但蘇古諾夫用整部片一鏡到底的方式在空間中遊走穿梭,但尤格藍西莫用一個鏡頭超廣角180度全部拍進來,兩者的美學意圖各異。

MV5BOTczMTI1OTUwOV5BMl5BanBnXkFtZTgwMDc5
Photo Credit:福斯

低角度取景是相當奇特的手法,尤格藍西莫上一部片《聖鹿之死》可以發現到有許多肩下仰角的畫面,但《真寵》有很多畫面角度低到快貼地板上了,而且不是全景或半身景,而是臉部特寫,彷彿動物般仰望著人物臉孔。

這真的不是為了創造巨大權威感的取景角度,反而感覺是相當侵略的直視她們最無防備的一面。

其實《真寵》並不特別忠於史實,安妮女王相當親近的丈夫喬治親王直接在片中被省略掉,而三個女人之間同性戀的情節也是在歷史記載中捕風捉影的猜測杜撰。《真寵》就是尤格藍西莫用歷史框架的殼,講它一直在逼迫觀眾思考的事:為了獲得想要的東西,你願意用什麼交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