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萬人的民主煙火

25萬人的民主煙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圖片來源: imgur.com

到海德堡當晚,透過網路見證了八月三號凱道上震撼的畫面,輾轉難眠。次晨看了終場演說,數度激動。稍稍沈澱後,決定放棄下午行程,為這一刻寫下筆記數則,輯為七節:(1)不滿與聲勢;(2)正義的普遍意義;(3)「去政治化」的政治;(4)和平路線的辯護;(5)治療、啟蒙與消費;(6)論述能量的缺口;(7)煙火與焊槍。

時間有限,倉促成稿,加以海外資訊掌握難免偏頗。疏漏之處,尚祈雅涵。

(1)不滿與聲勢

「二十五萬!?」

昨天一下午轉了五趟車,晚上八點多終於見到在海德堡念書的琬晴,聊沒兩句問起凱道活動,被告知參與人數時,心頭震了一下。

才不過一週前,我曾在給1985 召集人的私信中質問:

「你們真的對下週的出席人數這麼樂觀嗎? 一來下週新聞熱度已降,二來上次活動的看法評論分岐,除非你們這次能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議題設定,或是某種造勢,讓大家感受到足夠的急迫性,否則我覺得,人數不那麼樂觀。

社運出席有兩種人,一是組織動員,二是社會心理的浪潮,前者踏實,後者如流水。上次出席者,相信九成以上是後者。流水民氣,豐枯有時,要能看勢而為。上次聚集的民氣,有特定因素,若錯以為是聯盟的號召力,那或許是傲慢的錯覺…」

不過後來幾天,隨 CF登場、「公民之眼」設計出稿、名人相挺、乃至八月一號在蘋果那篇〈大破大立 痛改前非〉的論述,讓我感受到1985的能量,比我想像的更有為有度。適逢大埔、服貿爭議延燒,民怨累積,又被吳易澄改編的〈你甘有聽到咱唱歌〉引爆,越來越多人在網路聲援,聲勢反轉向上。而軍高檢在遊行前偵結起訴,引起的不滿,更有火上加油的效果。

如果說民氣如流水,這大概就是山洪爆發。回想自己一週前的保守提醒,25萬,像是打了我一巴掌,但很痛快!

(2)正義的普遍意義

看了 803活動最後四十分鐘的演說,雖然某些陳述邏輯上太絕對(例如出現無數次的二分法),但仍有不少令人擊節讚賞的地方。

最讓人激賞的,是講者沒有壟斷匯聚的民氣,反而站到對「正義」更抽象的理解高度,質問「我們對公眾議題的關心,是不是有太多的選擇性?」他將這股民氣導向大埔、服貿、核四等爭議,並聲援當時在立法院僵持的社運團體。

「你們記得嗎?就是今天,今天就是三年多前,那位大埔朱阿嬤的忌日,你們還記得她嗎?」這話,想必像一聲雷在許多人心中炸開。不管1985在選擇日期的用心,或是後來發現的巧合,都讓這場以「為仲丘送行」為名號召的運動,有了更普遍的意義。

不過後來涉及到「程序」的抨擊,卻走進一個誤區。講者抨擊馬英九對「修法程序」的堅持,指責服貿、核四等議題「不照程序」。講者可能沒弄清楚的是,馬政府目前處理服貿、核四的方式,其實大致符合現行法令下的程序規範,所以不能說馬「選擇性的重視程序」。

這裡的癥結,是現行政治程序不夠民主化,無法保障公民權力的實踐。而馬英九主要的問題,一方面是他選擇性地以「尊重法律」為名,利用這些程序障礙,保障自己選擇的政治議程。二方面是,對於引起民怨的法規,他未能展現出政治領導者的風範,引領制度變革。

(3)「去政治化」的政治

上次720公民教召,一些台派社運前輩延續之前「社運幼體化」論述,嘲諷1985選擇的「去政治」色彩,認為無法成大事。1985顯然聽到了,並選擇捍衛自己「無關藍綠」的立場。這次演講中,他們畫清與民進黨的界線,也重申公民凌駕於政黨的主體性:

「我們期盼以後這個社會,是公民的白衫軍來綁架政黨,而不是公民被政黨綁架。剛才大家都看到,很多不分藍綠的政治人物,都必須跟著我們的腳步走,剛剛有很多立委到了台下,我們不讓他上台,他們必須跟著我們的腳步走,這就是我們公民力量的最佳證明!」

不可諱言,這種與藍綠政治切割的定位,正是1985得以號召那麼年輕人站出來的主因之一。這些二三十歲的青年,多數成長於藍綠惡鬥的年代,也厭倦於非藍即綠的邏輯。

但其實,1985企圖「甩脫藍綠對抗框架」,本身就是一種「政治」,是一種對政治光譜的重界定,對政治形式的新發想。這股政治力量,用「去政治」去描述,只是掉進把「政治」限縮在「藍綠政黨政治」的想像力陷阱。

只是當1985試圖甩脫過去政黨惡鬥的框架,「初期」付出的代價,就是對當前政治體制運作的生嫩,雖然能成功舉辦活動,卻無法在當前的政治過程精準有效的施壓。例如在過去兩週內,立法院有兩次開會討論「軍事審判法」,這麼關鍵的場合,卻不見1985動員組織介入,錯失交鋒戰場。

所以即便昨晚過後,有人持續看衰,也能理解。

(4)和平路線的辯護

社運前輩們另外一個批評,是1985的溫良路線。關於這點,演講中一方面用「和所有現場朋友的約定」做很好的交代,一方面也用「我們會不會再回來?我們下次回來會給它好過嗎?」留下拉高抗爭的想像伏筆,是很好的交代。

不過更重要的是,講者提到「在場有很多女性朋友、年長的長輩,甚至是母親帶著孩子出來。現場有多少人是你這輩子第一次上街頭的… 我們有義務保護他們」。保障安全是一種負責,而回歸根本,也正因為主辦方堅持這種保障,大幅降溫良族的「風險預期」與進入障礙,才替這次公民行動廣開參與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