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米爾與印巴領土爭議:聯合國歷史上持續最久的現存衝突

喀什米爾與印巴領土爭議:聯合國歷史上持續最久的現存衝突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度次大陸脫離了大英帝國的統治,並被劃分為以印度教徒佔多數的印度、和以穆斯林佔多數的巴基斯坦。在以穆斯林為多數的查謨-喀什米爾邦的印度教統治者簽署了加入印度的條約以後,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戰爭很快就在這個地區爆發了。

喀什米爾是世界上最密集的軍事化區。 該邦部署了超過70萬名印籍軍事人員——這是世界上最高的軍民比。

《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賦予部隊射殺的權利、可在沒有逮捕令的情況下,逮捕任何12歲以上的人、搜索任何車輛、在鎮壓行動中佔用或摧毀財產,並可在未經過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將喀什米爾人監禁兩年。 陸軍軍官則對其行為享有法律豁免權——根據該豁免權,這些軍官將不用面對任何法律訴訟。以彈丸槍(Pellet Gun)射瞎抗議者一直是最具爭議的方法之一。

《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被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批評為「國家進行虐待、壓迫和歧視的工具。」聯合國已經表示《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並不符合印度民主精神,並要求印度政府撤銷該法條。聯合國法外處決、即審與任意處決問題特別報告員(Special Rapporteur on extrajudicial, summary or arbitrary executions)克里斯托夫海因斯(Christof Heyns)表示:

(《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顯然違反了國際法。一些聯合國的條約機構也宣布它也違反了國際法(International Law)。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表示,根據《公共安全法》,有成千上萬的喀什米爾青年和活動家——包括律師和記者,被非法監禁。 該組織估計過去20年來被拘留的人數約在8000至2萬之間。許多囚犯經常在被釋放後再度被捕入獄。人權組織稱,再度逮捕和非法拘禁已成為印度的國家政策。在2012年間,有多個集體墳墓被發現,共計埋有六千多具曾失蹤、或被印度安全部隊抓走的喀什米爾人遺骸,但在這些人之中沒有任何人曾經被起訴。

2013年,50名印度婦女向印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India)請願,要求重新調查發生於喀什米爾庫普瓦拉地區(Kupwara District)的庫南(Kunan)和波斯波拉(Poshpora)強奸案。1991年2月23日,印度軍隊在Kunan和Poshpora的兩個村莊進行搜查和審訊時,據稱輪姦了23至100名婦女。 印度軍隊否認了這些指控,國家新聞委員會的調查結果更表示這僅是一個由激進組織精心策劃的惡作劇

在這些婦女向最高法院提出請願之後,喀什米爾高等法院下令對受害者給予賠償——然而,邦政府和軍隊至今仍不願遵從這道命令。

最後的抵抗2016年7月8日,在一項具重大意義的裁決中,印度最高法院在技術上終止了武裝部隊在《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下的豁免權,但截至目前為止,仍沒有任何一名印度士兵因在喀什米爾所採取的行動被正式起訴。

然而在最高法院通過終止決議的同一天,印度安全部隊處決了年僅22歲的布爾漢・瓦尼(Burhan Wani),隨後發生了一系列抗議瓦尼之死的示威活動。對此,當局自2016年7月15日起對喀什米爾山谷的所有10個地區開始實施宵禁、暫停所有通訊服務,使人民的生活陷入停滯。

隨著印度軍隊向成千上萬繼續無視宵禁的示威者們開火,暴力程度逐漸升級。有報告顯示,在宵禁期間,共有90名平民死亡,超過1萬5000人受傷。

喀什米爾山谷的宵禁持續了53天、學校和學院則被關閉了數月——有些甚至長達8個月。2017年4月,在斯利那加的印度人民議會(Lok Sabha)進行缺額補選之際,喀什米爾的抗議活動再次升溫。 當印度安全部隊向群眾開火時,至少有8名喀什米爾人被殺,還有數十人受傷。支持獨立的抗議者選擇抵制這場補選。在喀什米爾所登記的120萬名法定選民中,僅有約7%參加了這次的「民意調查」——應是該地區有史以來最低的投票率。

4月14日,學生針對(政府在)喀什米爾南部的Pulwama鎮——也就是他們的學校附近,安裝安全檢查哨進行抗議;對此,警方執行了嚴厲的鎮壓。此舉引發了山谷中各地區的大專院校進行了大規模的示威活動。對此,政府關閉所有教育機構,以防止示威進一步蔓延。4月17日,學生們在喀什米爾的各大專院校裡召集抗議活動;示威期間至少有100名喀什米爾學生受傷

AP_1810852336808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喀什米爾言論自由近況

當地政府曾多次試圖在報章雜誌出刊以前,透過關閉出版公司及沒收報紙來控制訊息的傳遞。根據班加羅爾軟體自由法律中心(Bangalore-based Software Freedom Law Centre)所提供的訊息,查謨-喀什米爾的網際網路服務自2012年以來已經歷了28次的中斷——是印度境內中頻率最高的。2016年,政府在民眾對Burhan Wani的死亡群起憤慨之後,隨即中斷了喀什米爾地區的網路訊號長達5個月。

最近,當局封鎖了幾個社交媒體平台,表示這些平台皆「為反國家和反社會份子所濫用」。數十年來,喀什米爾記者仍持續面臨審訊、威脅和恐嚇。 一些公開譴責安全部隊使用高壓手段和彈丸槍的喀什米爾活動人士已在受到威脅後開始保持沉默。即使是試圖報導喀什米爾的國際記者也面臨驅逐的命運,並被禁止進入印度

聯合國歷史上持續最久的現存衝突

長久以來,喀什米爾人所遭受的折磨都被籠罩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衝突之中。

1947年,印度次大陸(Indian sub-continent,註1)脫離了大英帝國的統治,並被劃分為以印度教徒佔多數的印度、和以穆斯林佔多數的巴基斯坦。在以穆斯林為多數的查謨-喀什米爾邦(Princely State of Kashmir and Jammu)的印度教統治者簽署了加入印度的條約以後,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戰爭很快就在這個地區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