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的世界地圖》:為解決財政困難,埃及總督把蘇伊士運河賣給英國

《海上的世界地圖》:為解決財政困難,埃及總督把蘇伊士運河賣給英國
Photo Credit:W. M. Welch / US Navy@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蘇伊士運河開通之後,從利物浦到孟買之間的航線距離,整整比繞過南非好望角縮短了42%。因而列強的貿易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

文:和田博文

1869年(明治二年),連結遠東與歐洲的歐洲航線,完成了一件劃時代的工程,11月17日,地中海與紅海之間的蘇伊士運河開通,全長162.5公里。根據尚菲爾德(Shonfield)撰述的《蘇伊士運河》(1940年7月,岩波書店,福岡誠一譯),67艘船在拿破崙三世的遊艇前導下,從地中海側的入口塞得港出發,三天後到達紅海側的入口蘇伊士。法國籍的工程負責人斐迪南・德・雷賽布也與拿破崙三世同船駛過蘇伊士運河。雷賽布於1832年赴埃及擔任領事,後來他辭去外交官的工作,實現蘇伊士運河的構想時已經是1849年,相隔了20年的歲月。

歐洲的列強為了經營非洲和亞洲的殖民地,在海運膨脹的競爭上搶得你死我活。蘇伊士運河的開鑿,對帝國的利益影響極大。斐迪南・德・雷賽布獲得埃及總督的賽義德・帕夏(Said Pasha)的協助,在1854年11月獲得了建設許可。但英國判斷這項工程將會威脅本國的權益,因而發動強硬的反對運動。埃及的宗主國鄂圖曼帝國在1856年1月,允准了雷賽布的開鑿權,給予通航後99年的租借權。1858年12月,環球蘇伊士海洋運河公司(CompagnieUniverselle du Canal Maritime de Suez)成立,最初招募了2萬5000名苦力和駱駝參與工程,但自1863年以後,引進了疏浚機和穿鑿機等機器,才完成運河的開通。

蘇伊士運河開通之後,從利物浦到孟買之間的航線距離,整整比繞過南非好望角縮短了42%。因而列強的貿易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

運河開通前的1863年(文久三年)6月27日,長州藩士伊藤博文、井上馨、井上勝、遠藤謹助、山尾庸三等五人,從橫濱出發航向英國。在出發的前兩天發生下關事件,長州藩在下關海峽對經過的美國商船彭布羅克號開砲,兩星期後又對法國船艦、荷蘭艦開砲。翌年9月5日,再度對英美法荷四國聯合艦隊開砲。聯軍陸戰隊登陸,破壞了砲台。即使想要推動攘夷,但沒有通曉列強情勢及修習航海學與操船術的人才,也無法作戰,因此伊藤等人接到留洋的命令。末松謙澄在《孝子伊藤公》(1911年1月,博文館)中提到,五人乘坐怡和洋行的汽船,由於是祕密出國,所以躲在煤炭倉裡偷渡到上海。

〈伊藤侯的洋行談〉(《世界一周・太陽臨時增刊》,1900年11月,博文館)中敘述了從上海到倫敦的旅程。在上海找到前往歐洲的船隻前,一直留在停泊於河上的船中,拿到的食物都是「如給狗食的」、「吃剩的麵包與洋食」。這些二十多歲的青年,在日本爭論攸關國運的攘夷主張,在上海卻被待之「如同小兒」。1860年代是正當帆船轉移到蒸汽船的時代,雖然他們幸運地找到運茶葉到歐洲的便船,卻是1500噸程度的帆船。伊藤博文與井上馨二人乘此船先行。兩人擠進船頭水手房間旁的空間,沒有廁所,內急時只能在船頭伸出去的木板上方便。海浪洶湧的日子,全身都被海水打濕。也許船員當他們是免費勞力,水手人力不足的時候,也要他們幫忙拉帆索。

經由好望角到達倫敦,已是四個月後的事。這段期間的餐食是「乾癟的」餅乾和「醬缸裡的鹽醃牛肉」,前者有時長滿了蟲。一星期才有一頓的豆子湯,乃「無上的美味」。最頭痛的是飲用水,不下雨時,連滋潤喉嚨都沒辦法。雖然聽不懂英語,但是到倫敦時,他們已經會說「給我水,給我熱水。」1864年9月爆發長州藩與四國聯合艦隊的戰爭,五個人是在倫敦停留時得知的。伊藤和井上參觀過天文台、大砲製造廠、軍艦製造廠後,對英國與日本文明的差距驚愕不已。從旅店裡英國人的談話中,得知國會正在討論征討長州藩。兩人認為長州若是一意孤行攘夷,「國家將亡」,因而將求學之志交給三人,獨自踏上歸途。

1869年,蘇伊士運河開航之後,便成為列強爭奪利益的對象。1875年11月,埃及總督伊斯梅爾・帕夏(Isma’il Pasha)面臨財政困難,不得不將蘇伊士海洋運河公司的持股17萬6000股賣給英國,英國因而擁有總股數約44%的股份,強化了運河營運的發言權。1877年4月,俄羅斯向土耳其(鄂圖曼帝國)宣戰,爆發俄土戰爭。英國於翌年5月,以保護運河的名義,派遣艦隊到塞得港。埃及苦於赤字一再擴大,1878年8月起,由英國人擔任財政大臣,法國人就任公共事業大臣,任兩國掌握埃及的財政管理。第二年6月,在列強的施壓下,鄂圖曼帝國的蘇丹廢黜了伊斯梅爾。

1882年2月,埃及成立祖國黨內閣,由馬哈茂德・薩米・巴魯迪(Mahmoud Samy El Baroudy)就任總理,艾哈邁德・阿拉比(Ahmad Ourabi)擔任軍事大臣。5月,英國要求解散薩米內閣,內閣暫時總辭,但是在民眾運動如火如荼之際,內閣又再次組織起來。然而,6月11日在亞歷山大港發生暴動,造成約50名歐洲人死亡。一星期後,有栖川宮熾仁親王搭乘法國郵輪塔奈斯號,從橫檳出發前往歐洲。據林菫編著,《有栖川二品親王歐美巡遊日記》(1883年5月,回春堂)內容所載,有栖川是在7月2日到達西貢時得知埃及暴動的消息,他在日記中記下「聽聞『蘇伊士』運河水路梗塞,然無從獲得可靠消息。」

有栖川宮熾仁親王乘坐的塔奈斯號,於7月28日到達蘇伊士港,此前的11日,英國艦隊砲轟亞歷山大港,英國國會於22日通過遠征埃及的軍事預算。幸運的是,親王在西貢時聽聞蘇伊士運河的「梗塞」並未發生。「在地歐人悉數上船躲避暴亂」,船客亦被禁止上岸。但是「亞歷山港砲擊之後,運河的封鎖暫時解除,眼下英法軍將之中分,各守其一半」而已,船隻還是可以在運河通行。翌日,塔奈斯號到達塞得港,繼續往義大利出發。幾天後,英軍於8月19日從塞得港登陸,9月15日,英軍占領開羅,阿拉比率領的埃及軍投降。

然而,同樣在1882年出航的板垣退助,12月17日經過蘇伊士運河時卻沒有一絲緊張感。同年4月,板垣為自由民權運動在各地遊說期間,於歧阜遭到惡漢襲擊,板垣表示「即使我死,自由也不會死」,這句話後來轉變為「即使板垣死,自由也不會死」的名言。七個月後,11月11日,板垣在橫檳乘坐法國郵輪沃爾加號,到香港換乘法國郵輪艾拉瓦吉號,前往馬賽。師岡國編著,《板垣君歐美漫遊日記》(1883年6月,松井忠兵衛)述及「歸屬埃及之英法移民雜居者甚多」,指出英國與法國勢力進入塞得港,但沒看到戰禍的記述。

臨紅海的非洲東部,依然屢傳動亂,在英國的影響下,埃及控制了蘇丹國,然而19世紀後期,蘇丹國內發起組織性的反抗。自稱馬赫迪(Mahdi,救世主)的穆罕默德・艾哈邁德(Muhammad Ahmad)發起馬赫迪運動,目的在於脫離外國統治。1883年11月,在歐拜伊德(El Obeid)戰役中,馬赫迪軍擊潰了由歐洲上校指揮的埃及軍。埃及雖然決定全面撤出蘇丹全境,但卻面臨進退兩難的窘境。英國於1884年1月,派遣查理・戈登(Charles George Gordon)將軍到喀土穆(Khartoum)協助撤軍。但是蘇丹的北方部族投向馬赫迪軍,喀土穆孤立無援,旋即遭到反叛軍包圍而失陷,1885年1月,戈登戰死。

當戈登到達喀土穆的1884年2月,有位軍人從橫濱搭上了法國郵輪曼徹雷號,他叫大山巖,他於十年後的甲午戰爭中,擔任第二軍司令官,他為了視察軍政,而踏上這次旅程。2月26日,大山在香港轉乘法國郵輪莎嘉麗安號,3月15日駛抵亞丁港,船將從這裡穿過曼德海峽進入紅海。從隨行的野津道貫,《歐美巡迴日誌》(1886年6月,廣島鎮台文庫)的敘述可知,由於「近期埃及有叛逆者」出現,英國「派遣新兵」到亞丁。

大山在亞丁港收到東京來的電報,告知埃及的戰況,「在埃及,偽聖兵與英軍激戰一日,英第65連隊拚死抵禦,最終支持不住,暫時撤退。經數時再次攻擊,取得勝利。據傳於此戰中,埃兵死者300人,俘虜1萬5000人。」野津道貫的日誌中寫道:「死者俘虜眾多,難以置信。」短短一行即已傳遞出埃及情勢的緊張。3月22日,莎嘉麗安號穿過蘇伊士運河,抵達塞得港。運河上船影歷歷,日誌說明其原因為「方今於埃及與英兵作戰。」

相關書摘 ▶《海上的世界地圖》:日本人屬於不適合當海軍的「暈船人種」?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海上的世界地圖:歐洲航線百年紀行史1861-1964》,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和田博文
譯者:陳嫻若

這是日本人的「大航海時代」
走出鎖國的德川幕末,迎接新時代的來臨

本書將跟隨日本遣歐使節、船員、藝術家和文學家的紀行,
一探東亞島國在明治維新迎向西化後,如何面對異文化帶來的衝擊?
如何透過外邦人的鏡像,定義什麼是「日本人」?
如何確立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繪製出心目中的「海上的世界地圖」

19世紀中後期開明治維新後,日本人開始迎向全面的西化。此時除不斷有西方的人、事、物傳進日本,日本人也透過定期開向歐洲的船班,開啟屬於日本人的「大航海時代」,繪製他們心中的「海上的世界地圖」。

類似像「土佐丸」這類的海上郵船,航程中會經過東亞、南亞、中東,再轉進地中海來到歐洲,航程可能會多達兩三個月。途中也會經過像上海、香港、新加坡、檳城、亞丁、蘇伊士、塞得港、開羅、拿坡里、馬賽、直布羅陀等諸多停靠港。每一回的靠港對日本船客來說都是異文化的衝擊,是充滿驚奇的新世界。

在這些船客中,有正式遣歐的使節團,有伊藤博文等政要名人,有東鄉平八郎、乃木希典等將領,也有像金子光晴這類的文人。當他們來到西方人在亞非的殖民地,接觸到形形色色的殖民者和被殖民者時,他們可能對科技進步的西方人感到欽羨,也可能對「未開化」的亞洲和非洲人感到同情或鄙夷。自此,日本人開始反省自己的文化,開始追尋海外帝國之夢,定位日本人在亞洲、在世界的位置。

海上的世界地圖
Photo Credit: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