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的世界地圖》:為解決財政困難,埃及總督把蘇伊士運河賣給英國

《海上的世界地圖》:為解決財政困難,埃及總督把蘇伊士運河賣給英國
Photo Credit:W. M. Welch / US Navy@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蘇伊士運河開通之後,從利物浦到孟買之間的航線距離,整整比繞過南非好望角縮短了42%。因而列強的貿易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

文:和田博文

1869年(明治二年),連結遠東與歐洲的歐洲航線,完成了一件劃時代的工程,11月17日,地中海與紅海之間的蘇伊士運河開通,全長162.5公里。根據尚菲爾德(Shonfield)撰述的《蘇伊士運河》(1940年7月,岩波書店,福岡誠一譯),67艘船在拿破崙三世的遊艇前導下,從地中海側的入口塞得港出發,三天後到達紅海側的入口蘇伊士。法國籍的工程負責人斐迪南・德・雷賽布也與拿破崙三世同船駛過蘇伊士運河。雷賽布於1832年赴埃及擔任領事,後來他辭去外交官的工作,實現蘇伊士運河的構想時已經是1849年,相隔了20年的歲月。

歐洲的列強為了經營非洲和亞洲的殖民地,在海運膨脹的競爭上搶得你死我活。蘇伊士運河的開鑿,對帝國的利益影響極大。斐迪南・德・雷賽布獲得埃及總督的賽義德・帕夏(Said Pasha)的協助,在1854年11月獲得了建設許可。但英國判斷這項工程將會威脅本國的權益,因而發動強硬的反對運動。埃及的宗主國鄂圖曼帝國在1856年1月,允准了雷賽布的開鑿權,給予通航後99年的租借權。1858年12月,環球蘇伊士海洋運河公司(CompagnieUniverselle du Canal Maritime de Suez)成立,最初招募了2萬5000名苦力和駱駝參與工程,但自1863年以後,引進了疏浚機和穿鑿機等機器,才完成運河的開通。

蘇伊士運河開通之後,從利物浦到孟買之間的航線距離,整整比繞過南非好望角縮短了42%。因而列強的貿易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

運河開通前的1863年(文久三年)6月27日,長州藩士伊藤博文、井上馨、井上勝、遠藤謹助、山尾庸三等五人,從橫濱出發航向英國。在出發的前兩天發生下關事件,長州藩在下關海峽對經過的美國商船彭布羅克號開砲,兩星期後又對法國船艦、荷蘭艦開砲。翌年9月5日,再度對英美法荷四國聯合艦隊開砲。聯軍陸戰隊登陸,破壞了砲台。即使想要推動攘夷,但沒有通曉列強情勢及修習航海學與操船術的人才,也無法作戰,因此伊藤等人接到留洋的命令。末松謙澄在《孝子伊藤公》(1911年1月,博文館)中提到,五人乘坐怡和洋行的汽船,由於是祕密出國,所以躲在煤炭倉裡偷渡到上海。

〈伊藤侯的洋行談〉(《世界一周・太陽臨時增刊》,1900年11月,博文館)中敘述了從上海到倫敦的旅程。在上海找到前往歐洲的船隻前,一直留在停泊於河上的船中,拿到的食物都是「如給狗食的」、「吃剩的麵包與洋食」。這些二十多歲的青年,在日本爭論攸關國運的攘夷主張,在上海卻被待之「如同小兒」。1860年代是正當帆船轉移到蒸汽船的時代,雖然他們幸運地找到運茶葉到歐洲的便船,卻是1500噸程度的帆船。伊藤博文與井上馨二人乘此船先行。兩人擠進船頭水手房間旁的空間,沒有廁所,內急時只能在船頭伸出去的木板上方便。海浪洶湧的日子,全身都被海水打濕。也許船員當他們是免費勞力,水手人力不足的時候,也要他們幫忙拉帆索。

經由好望角到達倫敦,已是四個月後的事。這段期間的餐食是「乾癟的」餅乾和「醬缸裡的鹽醃牛肉」,前者有時長滿了蟲。一星期才有一頓的豆子湯,乃「無上的美味」。最頭痛的是飲用水,不下雨時,連滋潤喉嚨都沒辦法。雖然聽不懂英語,但是到倫敦時,他們已經會說「給我水,給我熱水。」1864年9月爆發長州藩與四國聯合艦隊的戰爭,五個人是在倫敦停留時得知的。伊藤和井上參觀過天文台、大砲製造廠、軍艦製造廠後,對英國與日本文明的差距驚愕不已。從旅店裡英國人的談話中,得知國會正在討論征討長州藩。兩人認為長州若是一意孤行攘夷,「國家將亡」,因而將求學之志交給三人,獨自踏上歸途。

1869年,蘇伊士運河開航之後,便成為列強爭奪利益的對象。1875年11月,埃及總督伊斯梅爾・帕夏(Isma’il Pasha)面臨財政困難,不得不將蘇伊士海洋運河公司的持股17萬6000股賣給英國,英國因而擁有總股數約44%的股份,強化了運河營運的發言權。1877年4月,俄羅斯向土耳其(鄂圖曼帝國)宣戰,爆發俄土戰爭。英國於翌年5月,以保護運河的名義,派遣艦隊到塞得港。埃及苦於赤字一再擴大,1878年8月起,由英國人擔任財政大臣,法國人就任公共事業大臣,任兩國掌握埃及的財政管理。第二年6月,在列強的施壓下,鄂圖曼帝國的蘇丹廢黜了伊斯梅爾。

1882年2月,埃及成立祖國黨內閣,由馬哈茂德・薩米・巴魯迪(Mahmoud Samy El Baroudy)就任總理,艾哈邁德・阿拉比(Ahmad Ourabi)擔任軍事大臣。5月,英國要求解散薩米內閣,內閣暫時總辭,但是在民眾運動如火如荼之際,內閣又再次組織起來。然而,6月11日在亞歷山大港發生暴動,造成約50名歐洲人死亡。一星期後,有栖川宮熾仁親王搭乘法國郵輪塔奈斯號,從橫檳出發前往歐洲。據林菫編著,《有栖川二品親王歐美巡遊日記》(1883年5月,回春堂)內容所載,有栖川是在7月2日到達西貢時得知埃及暴動的消息,他在日記中記下「聽聞『蘇伊士』運河水路梗塞,然無從獲得可靠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