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出現的雞蛋危機:芬普尼是什麼,為什麼會跑到雞蛋上?

再次出現的雞蛋危機:芬普尼是什麼,為什麼會跑到雞蛋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7年與2019年都爆發雞蛋被檢驗出遭到芬普尼污染。種種事件下來,似乎芬普尼充滿在我們生活環境中。對此,專家所進行之回應如下。

議題:芬普尼的相關科學爭議

背景描述:2015年知名連鎖飲料店「英國藍」自乾燥玫瑰花瓣被驗出含有DDT後,業者自主將旗下8款茶葉原料送驗,不料其中6款檢出殘有農藥芬普尼;在地方衛生單位啟動連鎖手搖杯聯合稽查後,也陸續發現多家連鎖飲料店茶葉芬普尼超標。而2017年今年(2019年)甚至連雞蛋也被檢驗出遭到芬普尼污染。種種事件下來,似乎芬普尼充滿在我們生活環境中。對此,專家所進行之回應如下。

王建鎧助理教授(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2018年4月20日)

  • 王建鎧助理教授利益聲明:本人目前無進行相關議題的有償研究、或者正擔任與該產品、技術相關之公司之有償職位或自己與家人有投資該公司產品或技術等。

以人體曝露毒性來說,芬普尼對健康成人威脅不大,如聯合國食品法典(CODEX)的每日可容許安全劑量(ADI)建議為每公斤體重0.2 µg,而對單次急性曝露量的最大容許值(ARfD)則為每公斤體重3 µg,歐盟提出的急性曝露量的最大容許值(ARfD)則為9 µg。此兩個指標分別以長期低劑量暴露與單次大量暴露為考量。但須注意此指標之假設以健康成人為目標,對於孩童、特殊生理條件(孕婦、老人)、各種慢性疾病狀態,仍缺少足夠的數據來建立完整的安全評估。另一方面,雖對人體毒性不強,但芬普尼對自然環境中的昆蟲、水生動物、鳥類毒性相當明顯,這種對自然環境的威脅性是它受到歐盟嚴格管制的主因之一。

台灣現行芬普尼的管制問題,在於部份現場人員缺乏足夠安全用藥的專業知識而發生誤用與濫用、販售上過於容易取得而缺乏適當監控。在殘留標準制定上則需要考慮到進口飼料殘留、部份農藥與環境用藥核可使用範圍所產生的背景值,輔以安全劑量數據,來訂立本國農畜產品的合理殘留濃度。

未來管制,應從開發替代性防治策略、建構現場人員與藥物供應商對藥物與施藥策略的正確認知,並設定合乎本地現實環境條件的管制標準3個面向著手,以期建立能有效監控藥物販賣,推廣現場安全使用,以及評量環境衝擊與人體安全的系統性管制制度。

陳右人教授(臺灣大學園藝暨景觀學系,2018年4月23日)

芬普尼在臺灣使用的範圍相當窄,目前僅核准9案,主要用於水稻育苗期至苗期,以及玉米苗期。

我國芬普尼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基本上是各該作物分析時,儀器之檢驗限量,並不是准許使用在這些作物上。因為作物特質的差異,檢驗限量也不同。

  • 表一、目前臺灣准許使用芬普尼之項目
作物 防治對象
水稻 蟲害:水稻褐飛蝨
水稻 蟲害:水稻二化螟蟲
水稻 蟲害:水稻瘤野螟
水稻 蟲害:水稻大螟
農地 蟲害:農地紅火蟻
水稻 病害:水稻線蟲白尖病
水稻 蟲害:水稻一點螟蟲
水稻 蟲害:水稻水象鼻蟲
玉米 蟲害:玉米玉米螟

通常,農藥殘留檢驗,被視為是非關稅貿易障礙,如果不列出未推薦用藥的檢驗標準,該農藥必須完全不得檢出。所以,一般會以列出這類農藥的儀器檢驗限量,作為其農藥檢驗標準,並非准許這些作物使用這種農藥。此外,芬普尼為脂溶性(玉米油脂飽和溶解度為1%),水溶解度為百萬分之二,在茶葉上極不易造成飲用安全性風險。

凌明沛副教授(臺灣海洋大學食品科學系,2018年4月24日)

芬普尼是一種廣效型農藥,多用於農業、動物、及環境用藥,農業用藥包含包葉菜類、玉米、米類等14項,可依標準容許使用。動物用藥則可使用於寵物或非食用動物,用於除蟑與除蟻之環境用藥目前尚無訂定標準。然而農業使用或做為寵物除蚤劑都有可能間接污染環境,或因用於環境用藥更有可能直接污染環境,這也可能是此次爆發雞蛋檢驗出芬普尼事件的原因。

吾人試算雞蛋與蛋製品中芬普尼對人體之健康風險,根據行政院農委會檢驗全國蛋雞場之數據,分別將未檢出濃度數據代入偵測極限(Limit Of Detection, LOD)或0,設定上限值(Upper Bound)與下限值(Lower Bound),以及使用法規中雞蛋殘留量為0.01 ppm作為濃度計算。並利用臺灣國民營養變遷狀況調查(Nutrition and Health Survey in Taiwan, NAHSIT)資料庫中民眾攝食雞蛋與蛋製品之攝食量,其中蛋製品之攝食量以50%含蛋量假設。

結果顯示,國人攝食雞蛋與蛋製品,因而暴露到芬普尼之暴露量,無論各年齡層皆小於JMPR(2000)與EFSA(2006)所建議每人每日可接受芬普尼攝入量(Acceptable Daily Intake, ADI)0.0002 mg/kg bw/day的3%以下。若再加上農業用藥可使用之包葉菜類、玉米、米類等14項作物以農藥殘留容許量計算之風險,皆為55%以下,其風險仍皆為可接受之風險。

然而芬普尼本來就不可進入食用動物體內,若想根絕食用動物暴露於芬普尼,除了畜禽業者不可違法使用外,避免農業使用或環境用藥間接污染環境而進入食用動物體內,也是值得注意。

周崇熙教授(臺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2018年5月6日)

2017年喧騰一時的戴奧辛雞蛋與芬普尼雞蛋,至今仍為消費者購買雞蛋時免不了會聊上幾句的話題。戴奧辛是一種會長期累積的毒素,很可怕,但芬普尼不是。隨著時間它會產生降解,而失去毒性。只要不再使用,生蛋的雞隻在幾週後,就能再生產出合格安全的雞蛋。

張愛玲的《天才夢》有一句話:「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蝨子。」在雞舍裡生蛋的雞群,當然也有機會受到蝨子的寄生,雖然不會致死,但是會讓雞隻的生產力下降,減少了農民的收入。於是,具有殺死螞蟻、白蟻、甲蟲、蟑螂、扁蝨能力的芬普尼,因為便宜、有效、易取得,成為了蛋農除蝨的首選,即便芬普尼並不是農委會所核准可直接使用於動物身上的用藥。

就除蝨的終極目標來說,目前全世界的農民其實都沒有一個可直接用在雞隻身上的合法武器,所以在研發新藥之前,避免雞隻與芬普尼直接接觸,改善生產環境降低蝨害是唯一可行之道。當然,換個角度來說,芬普尼適當使用時,是安全又有效的殺蟲藥,廣泛使用在一般的生活環境中,所以人類也不是只有吃雞蛋時才有機會接觸到芬普尼。因此未來政府應朝向訂定與世界其他國家同層級的芬普尼容許食入劑量以及雞蛋安全殘留量,才是兼顧實際的理性做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