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上帝踩到狗屎》:中世紀充斥淫穢字眼,即使是神蹟劇看來也很粗鄙

《當上帝踩到狗屎》:中世紀充斥淫穢字眼,即使是神蹟劇看來也很粗鄙
Joshua Reynolds@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名稱有「粗俗」之意,但俗語的用意卻並非蒐集惡語。其中許多字詞即使在當時並不淫穢,但它們逐漸如同vulgar一詞的現代意義般變得粗俗。

文:梅莉莎・摩爾(Melissa Mohr)

獅子的驕傲、謀殺烏鴉和一堆糞鷺:中世紀穢語

現代人眼中的淫穢字眼在中世紀英文裡隨處可見,從常見的動植物名稱到文法學校教科書、醫療手冊和文學作品。

且讓我們暫停片刻,想一想大自然的富足。世上的動植物是何其豐饒,令我們賞心悅目。將目光集中於單一例子,在池塘單一而不起眼的生態系中,佇立的鷺盯梢水面獵捕魚群(finny prey);茶隼高飛,好似盤旋在空中;蓼草和延胡索嬌嫩的粉紅花朵,點綴著林間池畔,低矮的蒲公英以亮麗的花朵和毛絨絨的種籽令年輕人喜悅。

但以上這些全都是日後的文學表述。中世紀的池塘會有相同的樣貌,聽來卻大不相同。那兒會有糞鷺(shitecrow)捕魚,搏風鳥(windfucker)高高飛過,刺臀草(arse-smart)和屄霜(cuntehoare)環繞池畔,草叢中則有尿床草(pissabed)。要是你帶了野餐,或許還在一棵敞開屁股的樹(open-arse,即枸杞)下享用,尿蟻(pisse-mires,即螞蟻)還有可能爬到食物上。這些都不是淫穢或惡劣字眼:糞鷺是鷺的常見名稱,尿床草是蒲公英的常見名稱,以此類推。(鷺這個字來自法文。14世紀早期的一首詩歌《名詞詩》〔NominaleSiveVerbale〕將盎格魯撒克遜語字詞和句子翻譯成英文,它將「一群鷺」譯作「一堆糞鷺」〔a hep of schiterowys〕。這個翻譯在某種程度上足以說明不列顛人幾個世紀以來的文化自卑感。)

中世紀的街名和人名也包含了我們今日所認定的淫穢字眼。13世紀的倫敦和牛津各有一條摸屄巷,華威郡(Warwickshire)有一條糞井路(Schetewellwey),還有幾個城鎮都有撒尿巷。這些都是描述性質,而非貶義。牛津的摸屄巷是娼妓出沒之處,其他街名甚至更無需解釋。它們也是官方的正式名稱,出現在地圖、堂區清單,以及遺囑之類的法律文件上。在1202年的林肯郡(Lincolnshire),法庭案卷上記載了一位蘭道福斯・布拉・德・賽特布洛克(RandulfusBla de Scitebroc,大致是蘭道爾・屎吹〔Randall Shitboast〕的意思),1357年則有一位托瑪斯・特德(Thomas Turd,姓氏為糞便之意)住在坎特伯雷。

雜種(Bastards)也到處都有,一直到托瑪斯・巴斯塔德牧師(Reverend Thomas Bastard)這位伊莉莎白時代小有名氣的詩人。(他的朋友約翰・戴維斯〔John Davies〕在1611年寫了一首詩給他:「巴斯塔德,你逗趣的詼諧詩如此示意。」〔Bastard, thine Epigrams to sport inclines.〕)我們也不該忘記第一章遇到的那些屄們:古諾卡無屄、貝利寬屄、戈德溫爪屄和羅伯剁屄。

用來教兒童說拉丁文的字典及俗語(vulgaria),也同樣充滿這種字眼。1500年印行的《語苑》(OrtusVocabulorum)對拉丁文「陰戶」(vulva)的定義是「英文稱作屄」(anglice a conte),這比《牛津英語大辭典》收錄「屄」這個字早了數百年。事實上,「屄」似乎是15世紀對陰戶的標準定義。一部名為《圖解辭典》(Pictorial Vocabulary)的手抄本字典也是如此定義,還有一部15世紀的《名詞集》(Nominale,只收錄名詞的字典)亦然,持有者是一位學校教師,大概有用在課堂上,因為書被捲起來以便攜帶。

同理,屁股(arse,也可拼成ers或ears)是對臀部的標準指稱。人們有時將穢語稱為「盎格魯撒克遜」字眼,意味著它們是一個人們說話更無顧忌的時代留下的質樸遺跡。事實上,只有屁股、屎、屁和卵蛋真的源自盎格魯撒克遜時代或中世紀早期,我們使用的其他穢語都是更晚近的產物。修院院長艾弗力克(Ælfric)在10世紀彙編的拉丁文——英文字典,將臀部稱作「屁肉」(ears-lyre),肛門稱作「屁眼」(ears-þerl)。(他也將我們在第一章讀到的verpus〔勃起或割掉包皮的陰莖〕稱作屁眼。或許這位聖人撈過界了。)

另一部早期的字典也把肛門和屁股定義為a ners。1483年的《英文萬用字典》(Catholicon Anglicum)甚至為arse和erse各立條目,以備讀者查閱不同拼法。幾部字典也收錄了屁草(ersewyspe)這個詞。屁草是一束用來擦屁股的草桿或草葉。但這些字典很難把這個概念譯成拉丁文,因為羅馬人擦屁股多半不用草桿,而是用綁在木棍上的小海綿。它們不得不自創拉丁字以供解釋,例如《兒童知識寶庫》(PromptoriumParvolorum, 1440)提供了memperium和anitergium,「一綑擦屁股的草」。這個中世紀的例子等同於在希伯來文為電腦造一個新字。(一部14世紀晚期的詞彙表,為這個字在句子裡的用法提供了範例:當我準備擦屁股,我的屁股在茅坑下鳴叫著〔Dum paromenpirium, sub gumphomurmurat anus〕。)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