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古老戲院:80年前不是呼籲關手機,而是叮嚀進冷氣房要添衣服

新加坡最古老戲院:80年前不是呼籲關手機,而是叮嚀進冷氣房要添衣服
Photo Credit: Striderv,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前新加坡的戲院都「很大」,兩三百個座位的小電影院我沒見過。從前的電影院不叫電影院,而是「電影園」。

《聯合早報》主辦的2018年書展與95文學節首次遷入市中心,在新加坡首都大廈和讚美廣場兩個百多年的老地標舉行,讓人耳目一新。在早報的安排下,我在此昔日的市政區為讀者做了一場步行導覽和關於小坡記憶的講座,亦喚醒了自己對這個老地區的記憶。

現在的電影院設在購物中心內,「電影城」同時播映多場電影,娛樂、購物、飲食、消閒在同一屋簷下。天氣熱的時候,可以在商場泡泡冷氣,沖淡外頭的暑氣。

這些電影院都很小,只有兩百來個座位。銀幕也不像從前的電影院那麼寬闊。過了55歲後,平日進入這些影院看「小電影」,花費為新幣4.50元,算是今時今日的廉價娛樂了。

從前的星國電影院

從前新加坡的戲院都「很大」,兩三百個座位的小電影院我沒見過。大凡一千個座位以上的,都會冠上「大戲院」的稱謂。這些獨立式的「大戲院」,特色是外觀反映了建造時期的建築潮流,銀幕也很寬闊。

闊銀幕電影(70mm菲林)由1955年攝制的愛情歌舞片《Oklahoma!》掀起熱潮,1997年拍攝的《鐵達尼號》可能是最後一部闊銀幕電影,為觀眾提供了宏偉的視覺享受。

從前的電影院不叫電影院,而是「電影園」。老舍的《小坡的生日》中,對電影園的描寫是這樣的:「原來電影園就離家裡不遠呀!小坡天天上學,從那裡過,但是他總以為那是個大禮拜堂。到了,父親在個小窗戶洞外買了票。父親領著他們上了一層樓。奇怪!大堂里很黑,只在四角上有幾支小紅燈。…他們坐好,慢慢的人多起來,可是堂中還是那麼黑,除了人聲唧唧嘈嘈的,沒有別的動靜。來了個賣糖的,仙坡伸手便拿了四包。父親也沒說什麼,給了錢,便吃開了。」

老舍於1929年來到新加坡,在華僑中學教了一個學期的課,然後續程回中國。他敘述來新加坡的背景:「離開歐洲,兩件事決定了我的去處:第一,錢只夠到新加坡的;第二,我久想看看南洋。」原來他到倫敦教中文,學期結束後到歐洲遊玩,盤纏都花得七七八八了。

1929年看電影的場景,跟我小時候看電影的感覺是頗相似的。看電影是成長年代的大眾娛樂,成為過去年代的集體記憶。

Jubilee_光华戏院_20141005_125857
Photo Credit: 翻攝網路
小坡的光華大戲院。

首都戲院靠近我家

小時候住在水仙門,往橋南(大坡)走去,最靠近的大戲院是大華,余東璇興建戲院給愛妾看戲,外牆上保留的「天演大舞台」這個原名,出自「星洲三大書法家」之一的譚恆甫的墨寶。

戰前,譚恆甫這位晚清秀才在長泰街(Upper Hokkien Street)附近創辦私塾,為大坡、小坡的商行書寫多幅牌匾,打造了新加坡的傳統街邊藝術風情。至於他的門生徐祖燊和曾守蔭的墨寶,則出現在廣惠肇碧山亭和精武體育會等。

住家往橋北(小坡)走去,最靠近的大戲院是首都(Capitol Theatre),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的戲院,無論氣勢或舒適感,都比大華戲院強多了。

如今的首都戲院不再定期演戲了。它跟相鄰的首都大廈(Capitol Building,Namazie Mansions)乃小坡大馬路(North Bridge Road)與史丹福路(Stamford Road)交界的保留建築,1999年初由政府接管,重新發展後於2015年啓業,取名Capitol Piazza。

Capitol_20180411_133118
Photo Credit:李國樑
首都大厦建築群

80多年前首都大廈初發展時,原業主為波斯商人Namazie。Namazie Mansions 於1930年完工,比首都戲院晚了一年。首都戲院是全新加坡少數幾間冷氣戲院,而邵氏機構的新娛樂戲院(Alhambra)則為新加坡第一間冷氣戲院。

以前戲院裝冷氣是不可思議的,因為冷氣跟炎熱天氣的溫差大,一寒一熱容易生病,戲院商認為人們不可能到有冷氣的戲院看戲,都不願意冒裝冷氣機的風險。邵氏果斷地開啟了冷氣戲院的先河,讓戲迷穿著寒衣外套來看戲。戲院廣告不是叫人關掉手機,而是教導觀眾多添衣服取暖,避免著涼。

1930年代中葉,新加坡有10間獨立式戲院,首都戲院是最大最新的。其他戲院有:

  1. 新娛樂戲院(Alhambra, Beach Road)
  2. 曼舞羅戲院( Marlborough, Beach Road)
  3. Pavilion(Orchard Road, 後來興建 Specialists’ Shopping Centre)
  4. Roxy(樂斯, East Coast Road)
  5. Wembley(Queen Theatre, 芽籠)
  6. Tivoli(North Bridge Road)
  7. Empire(重慶戲院, 金華戲院, Tanjong Pagar Road)
  8. Jubilee (天演大舞台,皇宮戲院,大華戲院)
  9. Gaiety (Albert Street 與 Bencoolen Street交界)

日據新加坡時期,軍政府將首都戲院易名為共榮劇場。戰後,邵氏收購了Namazie Mansions,易名為邵氏大廈。1,686個座位的首都戲院成為邵氏的旗艦品牌,放映首輪電影。看戲分前座(gallery)、後座(stalls)和樓上(circle seats),1970年代的票價分別為新幣$1、$2和$3,學生票半價。如果有明星登台,票價則相反,前座最貴。1990年代大戲院紛紛拉下帷幕前,票價已經「飆升」到新幣$2.50, $3.50和$4.50。

Interior_of_Capitol_cinema_1930
Photo Credit: 新加坡國家文物局
1930年代的首都戲院內觀,可看到屋頂裝置了吊扇。

你對首都戲院有什麼特別的回憶?

1963年4月2日,新加坡電視台開始播映4小時的英語節目,同年11月23日,電視台播放中文節目。首都戲院旁開了一間National電視機陳列室,晚上開放給街坊看節目。這些笨重的電視機裝在大箱子里,不像現在那樣「輕薄」。

阿嬤牽著我的小手,看完新聞後,便走到附近酒店街(Colemen Street)的店屋搭房,「大箱子」就這樣保藏著阿嬤和我的秘密。

考完小學離校最後一份考卷,跟同學去首都戲院看《窗外》,認識了不食人間煙火的脫俗美女林青霞這位夢中情人。日後到了台北西門町,總不忘往店內張望,看看是否能「物色」到第二位林青霞,結果證明林青霞是獨一無二的。

桥北路_North_Bridge_Road
Photo Credit: 翻攝網路
1970年代初的首都戲院街景。

猜你喜歡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攜手美國穀物協會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邀請台美專家共同與談,專家表示,低碳汽油減碳成效佳,已助力全球60餘國的運輸減碳,台灣應將低碳汽油納入2050淨零碳排國家戰略,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日前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包括美國在台協會、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經濟部、環保署、台灣中油、台塑石化以及國內外專家共同與會,針對台灣導入低碳汽油,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進行討論。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表示,低碳汽油已在超過60個國家普遍採用,導入低碳汽油對於運輸部門有立即的減碳效果。台灣2050淨零碳排轉型是整體性的國家戰略,任何助於減碳的策略都應被討論,重點在於國家是否真的有減碳的決心。

圖一:合照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座談,共同探討可行的減碳方針與策略。來賓自左起為:台榮周忠平副理、台塑石化李後昆處長、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經濟部工業局潘建成組長、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臺灣師範大學葉欣誠教授、美國在台協會(AIT)王睿珂(Erich Kuss)組長、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中油王淑麗組長、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台塑洪宗益協理。

全球正面臨氣候變遷與能源轉型的重大挑戰,亟需有效且可行的減碳方法。美國在台協會王睿珂組長致詞時表示,台灣與美國都有邁向淨零碳排的目標。美國是全球推動低碳汽油的先驅,美國長年採用低碳汽油作為解決溫室氣體排放的策略之一,不僅減碳效果立竿見影,更提供消費者減碳的選擇。台美是重要的能源戰略合作夥伴,盼透過此次座談交流,促使雙方在減碳路上更進一步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圖二:AIT農業組組長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美國在台協會農業組組長王睿珂表示,台美是能源合作戰略夥伴,盼能加強交流、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強調,台灣正在研擬2050淨零路徑規劃,總共12項關鍵戰略,其中也包括運具邁向無碳化。確實政策推動不可能一次到位,一定是從低碳逐漸邁向無碳,機車就是很好的例子。台灣運輸部門的主要排放源是汽車和機車1400萬輛,目前環保署鼓勵淘汰老舊機車,也有助於減碳。低碳汽油在世界各國早已廣泛運用,最重要的是如何進行社會影響面評估,做好公眾溝通,讓民眾能夠接受。此次座談針對技術面、產業面問題都有探討,相信資料彙整後對運輸部門如何減碳有更多的幫助。

圖三:環保署蔡玲儀主任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表示2050淨零目標無法一次到位,轉型過程一定是從低碳到無碳。

美國穀物協會乙醇技術顧問Rowena Torres-Ordonez以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基礎設施以及車輛適用性評估進行專題演講分享。她表示,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已有近半世紀的歷史,從歷年的統計數據來看,汽車兼容E10低碳汽油已不是問題,所有廠牌汽車皆可直接使用。尤其低碳汽油具有親水性的問題,美國已經建立完善的指導原則和知識體系,透過核心技術將乙醇和水相分離(phase separation),以穩定油品的品質,確保低碳汽油輸配系統全程保持乾燥。例如每個配送點都會檢測含水量,避免水干擾問題,而對比過去E3低碳汽油,E10低碳汽油對水份的抵抗能力更強,並不會影響到行車安全。Rowena更進一步表示,減碳、低污染必須倚靠多元策略並進。低碳汽油非常容易推動,唯一要做的就只是替換原本的汽油,對於民眾、社會不易造成影響,卻能立即減碳。Rowena強調「假設 2040 是淨零碳排階段目標,那我們該如何思考從現在過渡到2040?低碳汽油與電動車策略完全不衝突,可以同時共進」。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在社會公正轉型的基礎上,低碳汽油在技術上絕對是解決氣候變遷的可行解方。曾有民調指出,許多民眾認為電動車是高價產品,負擔不起,導致短時間內電動車無法普及。淨零轉型的過程必須特別注重社會階級的公平、公正,若能直接從傳統燃油的成分調整達到減碳效果,是相當務實的做法。另一方面,從實務上來看,電動車所需的電力仍有八成以上倚靠火力發電,因此運具全面電動化並非淨零碳排的終點。況且,能源選項的多元化,其實是對台灣能源安全的保障。葉欣誠教授強調,關鍵還是在於政策推動的決心,尤其政府單位應由誰主責,低碳汽油的推動涉及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環保署、經濟部、交通部等多個單位,必須有明確的任務賦予。

圖四:葉欣誠教授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台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電動車短時間內無法普及、且電力碳排仍高,應該從務實角度思考導入低碳汽油。

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洪宗益協理表示,只要政府政策明確,推動E10低碳汽油在技術上不是問題,若能循序漸進推動轉型,配合誘因機制和輔導,消費者應該可以接受低碳汽油,畢竟電動車政策無法一步到位。公正轉型絕對是減碳過程中必須關注的環節,尤其年輕世代,機車擔任主要的短程工具,更是經濟弱勢族群的移動需求核心,如何讓他們也能參與減碳是政府必須思考的。這也帶出一個思考的出發點,減碳轉型究竟只能從購買運具更換的思維出發,還是可以讓既有交通運具也能扮演減碳的角色?

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表示,社會對於低碳汽油的原料一直有所誤解,目前仍有人認為能源作物可能與糧食相互競爭。事實上全球農作物生產效能歷經數次突破性成長,其產能用於供應生質燃料的比例不到5%,影響微乎其微,燃料會與糧食競爭的說法早已是過去式,這點政府有責任廣為宣導。低碳汽油能直接達到減碳、減少空污的效果,包括美國在內的先進國家已經提供很多極好的導入經驗,油品問題無須擔憂,只是過往E3低碳汽油效果有限,E10的效益相對顯著。張學義委員補充,台灣電力供應源的轉換各界都有疑慮,思維不應綁在運具轉換,而是整體上如何導入乾淨能源。

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指出,從策略規劃的角度,所有有助減碳之選項都應納入思考範圍。資料顯示低碳汽油生產的碳強度在持續下降,若要驗證所使用的原料是否永續,可以參考德國生質能源料源之永續性認證制度、或歐盟永續性生質燃料標準。若從整個生命週期證實是有減碳效益,對未來社會大眾推廣也有幫助。其次,淨零碳排轉型的過程,公正轉型絕對是重要議題。尤其台灣具有大量機車的社會特殊性,其代表轉型的背後,受影響的不只是燃油車廠商,更包括不一定有能力轉換電動運具的一般民眾。建議政府可盤點目前低碳汽油適用機車類型,以明確低碳汽油在轉型過程中可帶來之「公正」社會效益。

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則表示,淨零碳排必須是跨國、跨產業的合作行動,才可能共解氣候危機,這不是單純的貿易關係。樂見台美能源戰略夥伴有更緊密的合作。黃育徵也補充,要達成淨零碳排目標,整個社會都必須思考新經濟模式,非僅有供給端的改變,更需要考量需求端的槓桿角色。民眾必須有意識的改變自己邁向淨零生活,才能帶動淨零生產。

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表示,不論是從消費端推動低碳汽油、或從產業端推動電動車,同樣都可以協助運輸部門減碳,對運輸部門達成2050淨零排放的階段減碳目標有很大幫助。目前應優先評估是否納入國家淨零碳排減碳戰略中,確定納入國家政策推動方向後,再由主政部門規劃具體推動作法與分工,較為可行。黃錦明科長認為,導入低碳汽油最重要的是相關標準的訂定,可由公協會依照市場需求提出E10低碳汽油的油品標準,提供給標檢局審查,同時參考國際經驗建立相關的標準作業程序,減少運輸、摻配、貯存過程中可能讓汽油變質的問題。建議系列座談未來可更務實討論,包括交通部公路總局、經濟部國營事業委員會、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汽機車相關公協會都應參與討論。

在車輛適用性的問題上,國際上雖然已有相當豐富的證實研究,美國再生能源協會(RFA)也在全球七國進行研究,機車也能直接使用低碳汽油,經濟部永續發展組潘建成科長仍建議,若要增加對民眾的信心,應要有本土科學數據的研究,才能夠提高民眾的信任。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也表示,品牌車廠角色也可加入討論,讓原廠能夠向車主說明低碳汽油的適用性,民眾的疑慮也會降低。

圖五:蔡俊鴻董事長_and_盧智卿駐台代表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蔡俊鴻、美國穀物協會駐台代表盧智卿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盼與政府共同合作台美淨零碳排行動。

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結語時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甚至帶動農業的升級轉型。美國十分願意與台灣政府、民間共同努力,將成功的經驗、技術專業等資訊與大眾進行交流,與台灣政府一同達成2050淨零碳排目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