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後悔了,想回家」伊斯蘭國新娘「返國之路」如何成為歐美各國難題?

「我後悔了,想回家」伊斯蘭國新娘「返國之路」如何成為歐美各國難題?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貝岡的案子讓許多歐洲國家陷入兩難,在伊斯蘭國瓦解後,是要允許聖戰士和IS同情者返國面臨司法起訴,還是要以安全疑慮為由,禁止他們歸國。

激進組織「伊斯蘭國」(ISIS),據美國總統特朗普所稱將被完全殲滅,但該如何處置這些來自世界各國的戰俘及其親屬,將會是各國要面對的難題;1名英國19歲女子貝岡(Shamima Begum)4年前離家出走加入伊斯蘭國,在敘利亞難民營產下嬰兒,希望能回到英國,不過英國內政部卻表示將撤銷她的公民身分;美國1名女大生穆薩納(Hoda Muthana)也在2014年離開美國阿拉巴馬州,前往敘利亞與伊斯蘭國戰士結婚,特朗普也在推特上表示,拒絕她回國。

《自由時報》報導,敘利亞軍隊將於近日準備對最後一個伊斯蘭國(IS)所佔據的城鎮進行終極掃蕩,然而接二連三的戰俘及家屬問題也開始浮現,《中央社》報導,貝岡的案子讓許多歐洲國家陷入兩難,在伊斯蘭國瓦解後,是要允許聖戰士和IS同情者返國面臨司法起訴,還是要以安全疑慮為由,禁止他們歸國。

美國女大生:可以沒收我的護照,我不會再踏入中東

《大紀元》報導,今年24歲的穆薩納,過去曾為美國公民住在阿拉巴馬州,1994在新澤西州出生;她在2014年底,離開了在美國的家人,在2015年投入伊斯蘭國恐怖組織(ISIS),並與一名ISIS分子結婚,當時她20歲。

據《美聯社》報導,當時代表其父母的律師稱,Muthana被網絡上的信息「洗腦」,她在2014年底私自登上飛往土耳其的班機,背離了家人和伊斯蘭教義。這名律師表示,歷經多年,Muthana才在《衛報》17日的報導中承認自己被「洗腦」並犯了「大錯」。

她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表示,在恐怖組織生活的4年是「創傷」經歷,「我們餓死了,真的吃草。」、「當時我以為伊斯蘭國的生活是遵照阿拉的旨意,但我明白,這樣的決定摧毀了我自己和兒子的未來,我深深地感到懊悔。」。

她還表示自己會懺悔,「我會告訴他們(美國官員)請原諒我這麼無知,我真的很年輕無知,當我決定離開時,我才19歲,我相信美國願意給人第2次機會的,我想回家,然後永遠都不會再踏入中東一步,政府可以沒收我的護照沒關係。」

穆薩納在伊斯蘭國時住在拉卡(Raqqa)地堡,並先後與來自澳大利亞、突尼斯和敘利亞的ISIS分子結婚,她的前2名丈夫都在戰中喪生,穆薩納2015年經營了一個推特帳號,並曾試圖利用它來煽動美國人在國定假日間進行恐怖攻擊活動。

日前她獲庫德族(Kurdish)援助逃離ISIS組織,她央求當地官員讓其與伊斯蘭國丈夫及所生的孩子回到美國,現在Muthana被禁止離開難民營,如果需要出行必須要有庫爾德戰士護送。這個地方距離他曾經的家(阿拉巴馬州),逾6500英里遠。

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指穆薩納不是美國公民,《衛報》報導,龐佩奧說,穆薩納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申請美國公民身分,沒有有效的美國護照,沒有護照權利,也沒有任何前往美國的簽證,並強調「我們繼續強烈建議所有美國公民不要前往敘利亞。」而現在連特朗普罕見地在推特上明確點名她,表示不會再讓她進入美國。

《CNN》報導,穆薩納的爸爸是美國的一名外交官,她出生在美國,她的律師Hassan Shibly以此堅持她具有美國公民身分,不過這當中仍有許多細節需要再次調查確認,據外媒報導,美國加入伊斯蘭國的人比英國法國都少很多,但當中回到美國的部分戰士已被調查。

英國少女:英國取消我的公民身分不公平

《中央社》報導,4年前,年僅15歲的貝岡與2名朋友離家出走,離開英國倫敦,加入伊斯蘭國後,她的命運便引發爭議,《地球圖輯隊》報導,她當初前往位於拉卡的「婦女之家」,並在那裡申請與年齡介在 20-25歲、會說英語的戰士結婚,在婦女之家提出申請後 10天就和一名擁有荷蘭國籍的戰士里迪克(Yago Riedijk)完婚。

《CNN》報導,她在敘利亞曾生下2個孩子,但都因為疾病和營養不良而死亡,至於她的2名女同學,其中一人已於空襲中喪生,另外一人行蹤不明,現在她生下第3個孩子,希望能和孩子一起回到英國。

《BBC》報導,貝岡表示:「希望英國能理解我犯了一個錯誤,這是個非常大的錯誤,因為我年輕而且天真。」在她被監禁而她的荷蘭丈夫遭到折磨以後,她改變了對IS的看法。然而逃跑是不可能的,她聲稱「如果你嘗試過,他們就會殺了你。」她現在希望能回到英國,「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危險的事情,我沒有對外宣傳,我從來沒有鼓勵別人來敘利亞。」

然而她的母親昨天收到英國內政部寄發的信函,表示將撤銷貝岡的英國公民身分,貝岡對此感到驚訝和難過認為政府這樣做有些不公平,《蘋果日報》報導,英國內政部長賈維德表示,貝岡的媽媽是孟加拉人,故她也擁有孟加拉國籍,就算剝奪她的英國公民身分,也不至於違反國際法令她變成無國籍。

不過貝岡否認有雙重國籍,《BBC》報導她告訴BBC的中東記者,她不是出生在孟加拉國,甚至從未見過孟加拉國也不會說孟加拉語,「他們如何聲稱我擁有孟加拉國公民身分?」她強調自己仍有公民身分,「如果把它從我身邊帶走,我什麼都沒有。我不認為他們可以這樣做,這是一個改變生活的決定,他們甚至都沒和我說過話。」

英國內政部發言人昨天表示,不會對個案置評,「但都是基於可取得的證據,才做出有關撤銷個人公民身分的決定,並非輕率從事」。《地球圖輯隊》報導,賈韋德則說,目前已經有 100多名擁有雙重國籍的英國公民因為加入恐怖組織,而失去了英國國籍,並說這些加入IS的人「表明了他們討厭我們的國家以及我們代表的價值觀」。

貝岡的律師阿昆吉(Tasnime Akunjee)表示,他們對「內政部有意下令剝奪貝岡的公民身分感到非常失望」,他們正在考慮採取「所有法律途徑」,貝岡表示,如果英國不願收回成命,她會改向荷蘭申請公民身分,因她在敍利亞認識的丈夫是荷蘭人。

《蘋果日報》報導,孟加拉外交部也不願意接受貝岡,表示英國誤指貝岡是孟加拉公民,說貝岡生來就是英國公民,也沒有申請過孟加拉公民身分,故不會容許她入境。賈維德則在下議院表示,就算父母被褫奪公民身分,子女不應受累,暗示雖然貝岡的身分被取消,但他的兒子是英國公民。

有法律專家表示,就算貝岡的公民身分不能被恢復,但由於她的兒子是英國公民,當局為免母子分離,仍然可能基於人道理由恢復貝岡的公民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