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不再遙不可及,但最爭議的「親權」仍難以一步到位

「同性婚姻」不再遙不可及,但最爭議的「親權」仍難以一步到位
Photo Credit: Reuters / Tyrone Si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說的是:是的,難以指出何時被剝奪,正是因為這個國家的民法從一開始就未曾給予過同性伴侶相關的婚姻權利。台灣的民法終於在今年,跨出走向婚姻平權的第一步。不論是轉型正義或是婚姻平權,我們可以有不同的過去,但尊重彼此都擁有能夠在這塊土地上平起平坐的權利,是我們得共同努力實踐的未來。

行政院於本月21號院會通過同性婚姻立法草案《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並送請立法院審議,期盼能夠在大法官釋字第748號所規定的期限前完成立法。此草案一出之後引起同性婚姻正反兩方的熱議。同志團體對目前政院的法案版本尚可接受,倡議同性婚姻多年的運動人士祁家威甚至在伴侶盟上的記者會上,給予目前政院的版本85分;反同團體則氣得跳腳,直呼此版本從名稱到內容都違反去年年底公投的結果,並訴求法案的名稱應稱為「同性共同生活法」。

反同團體不買單政院草案,合理嗎?

本文就先從反同團體的不滿為起點,討論目前的法案是否真的違反公投結果,接下來討論對同性伴侶來說,美中不足、尚未具體保障的權利是什麼,最後是接下來的修法還存有哪些變數。

去年年底,由幸福盟所提出的三項公投均以接近七百萬的票數通過。其中與同性婚姻相關的兩案,公投結果所指示的修法方向為:「以民法以外的形式來保障同性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民法婚姻之規定限於一男一女」。

行政院雖然有依照公投結果提出草案版本的壓力,但所提出來的版本同時也不能違背大法官釋憲的結果。更何況,去年底高票通過的公投主文,正是在中選會建議不違背釋字第748號解釋之下,才修改成民眾在年底投票時所看到的文字。換言之,反同三公投的提案領銜人是知情公投主文與結果再怎麼樣都不能違背釋字第748號解釋。

今年年初亦有九位法律學者聯合投書,呼籲行政院所提出的版本必須遵守大法官解釋,原因在於釋字748號解釋的解釋文已明寫:

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未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於此範圍內,與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人民平等權之意旨有違。有關機關應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依本解釋意旨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至於以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屬立法形成之範圍。逾期未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者,相同性別二人為成立上開永久結合關係,得依上開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之書面,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

白話文來說,要以何種形式修法屬於立法機關的自由,但最終的目的需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上下引號內的字既不是「共同生活」、不是親屬、更不會是拒絕給予同性伴侶婚姻自由相關的法律保障。行政院目前所提出的版本,即是在不更動民法婚姻章的相關規定下,另外以施行法給予同性伴侶相關的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

難以指出同性伴侶權益何時被剝奪?因為民法從一開始未曾給予過

有論者提及難以指出同性伴侶婚姻相關的權益從何時被剝奪,我想邀請讀者閱讀以下的這段文字:

⋯⋯展讀民法親屬編,紙頁上浮現一個個被鎖在牢籠中的女人,她的面容形似我的母親、姊妹、朋友。我也是女人,那個牢籠好像只差一步就要捉住我。

然後,我帶著這個記憶,重新閱讀民法,試著從同性戀的立場來分析:民法又是如何的禁錮同性戀,一如它禁錮女人。可是,我竟然什麼也看不見。從同性戀的立場看民法,我沒看見牢籠,更沒看見什麼人被關在牢裡,但是其中顯然有詐⋯⋯民法沒有明文禁止同性戀成家,但是其結果不是放同志一馬,而是掩飾了社會對同性戀的壓迫。與婚姻相關的權利是異性戀者手到擒來的現實,但是卻是同性戀者遙不可及的夢想。⋯⋯民法架構出一個「根本就沒有看到同性戀」的世界,它不是用一個牢籠來禁錮同志,而是以一種魔術讓同志從這世上消失。我們必須戳破民法的魔術。

——張娟芬(1998)〈看不見的同志——檢視民法的同性戀歧視〉。

我想說的是:是的,難以指出何時被剝奪,正是因為這個國家的民法從一開始就未曾給予過同性伴侶相關的婚姻權利。張娟芬30年前的這段文字,台灣的民法終於在今年,跨出走向婚姻平權的第一步。不論是轉型正義或是婚姻平權,我們可以有不同的過去,但尊重彼此都擁有能夠在這塊土地上平起平坐的權利,是我們得共同努力實踐的未來。

政院草案守住了釋字的基本精神,最具爭議性的親權恐難以一步到位

對挺同方來說,目前的草案版本大致守住了釋字748號解釋的精神,在草案的第二條中也明寫出了「同性婚姻」一詞(雖然接下來的條文裡,一路以「第二條關係」稱呼之)。目前的草案仍有諸多尚未明朗的爭議點,我想特別談談同性伴侶的收養權。

依據行政院的記者會與草案內容,同性伴侶「當事人一方已有親生子女者,基於共同生活之需要,能收養他方子女(即繼親收養)」。法務部在記者會上的回應為,開放繼親收養的原因是考量到社會現實(亦即同性伴侶已有親生子女者)至於同性伴侶能否共同收養沒有血緣關係的子女,草案並未言明、法務部在記者會上也沒有明確回答,留下了模糊,且待後續透過訴訟釐清的空間(除非在接下來的立院修法過程願意處理)。

依據法務部2016年委託清大科法所林昀嫺副教授之研究報告「同性伴侶法制實施之社會影響與立法建議」,當中針對各國同性伴侶或婚姻相關法規收養上的規範做了整理,並指出:「親權是最具爭議性的權益,例如收養伴侶的子女、雙方共同收養子女、人工生殖等,也是各國最晚讓同性戀伴侶比照異性戀婚姻的權益。」依據該份研究報告,目前有給予同性伴侶收養權利國家的比較如下:

南非 英國 德國 法國 奧地利 台灣
繼親收養 O O O O O O
共同收養 O O O O X

其中德國規範較為特殊,依據上報之報導,法律上雖不允許同性伴侶「共同收養」,但允許伴侶其中一方先單獨收養,另一方再接續收養,達成「共同收養」之效果。

上表所列出的國家也並非一步到位,直接同時給予同性伴侶繼親與共同收養之權利,例如:奧地利在2013年讓同性伴侶繼親收養、2015年始得共同收養。考量到現階段光是法案名稱就已經讓行政院在政治折衷之下提出了《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看似兩方都不得罪的名稱,現階段要一步到位到同性伴侶能夠共同收養,恐怕有其難度。

但不論是繼親收養或是共同收養,收養實務過程從評估到法院認可,如何在每一階段逐步修正隱而未顯的異性戀家庭優位預設,需要的不只是修法,而是更多的性平教育。

三讀通過前的最後一哩路,一樣道阻且長

距離釋字第748號解釋所設下的期限(5月24日)只剩下三個月時間,下一階段的攻防將會是在立法院內的協商與討論。這當中是否會有其他版本的草案提出來是變數、政院的版本是否能獲得多數立委或跨黨團的支持也是變數、幸福盟是否再度出招以製造社會和輿論壓力也是變數。

「我們沒有政府,沒有憲法,不被承認,不受尊重,我們有的只是一群烏合之眾的國民。」這是白先勇長篇小說《孽子》裡的描述。同性伴侶的婚姻自由,在台灣社會能否獲得應有的平等保護與對待,三讀通過前的最後這一哩路,走起來一樣艱辛。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