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芬蘭廢除中小學課程教育」的假消息,討論台灣教育現場的真問題

從「芬蘭廢除中小學課程教育」的假消息,討論台灣教育現場的真問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仔細從每個活動與新聞中去細細推敲,你會發現到家長的親子時間,被延托與補救政策給淹沒了;程式maker自造的活動中,其實都暗藏了那些指導老師與老師們的小孩……就這個樣子,真的能讓民眾看見未來教育?

文:唐宇新

芬蘭將在2020年之前,正式廢除小學和中學階段的學科式教育,全面採取情境、主題式教學,讓學生從小培養跨領域學習的能力......

──Fortune Insight,2019

看到這則消息,幾乎讓每個在教學現場與在家看新聞的老師,拳頭都硬了起來......這也隱約顯示出在教學現場,家長對於現行課綱與課本編排上,有不小的質疑。

然而在芬蘭赫爾辛基國際學校任教的陳巧茵老師曾表示這是錯誤的新聞,筆者也上了芬蘭教育文化部的網站,拜Google翻譯大神所賜,翻出了這一段文章:

芬蘭正在取消教授單獨科目的消息,最近成為國際媒體的一個問題。儘管新的基礎教育核心課程在2016年8月帶來了一些變化,但學科教學並未被廢除。「基礎教育法」規定了所有基礎教育學生共同的科目,並且政府頒布的法令規定了學校科目的課時分配。但是,教育提供者在實施國家設定的目標方面已有20多年的高度自由。他們可能會發展自己的創新方法,這些方法可能與其他城市不同。2016年8月在學校實施的新的基礎教育核心課程包含一些變化,這些變化可能導致對廢除單獨學校科目的誤解。

為了迎接未來的挑戰,重點是橫向(通用)能力和跨學校科目的工作。強調協作課堂實踐,學生可以在基於現象的項目研究期間同時與幾位教師一起工作。學生每年應參加至少一個這樣的多學科學習模塊。這些模塊是在本地設計和實現的。核心課程還指出學生應參與規劃。

內容農場無所不在

沒錯,你所看見的「芬蘭廢除中小學課程教育」是個假消息,因為這個消息來源網站《FORTUNE INSIGHT》本身並不是正式的新聞網站,也不是台灣、香港、澳門正式掛牌的網媒新聞。

林天佑在<APA格式—網路等電子化資料引用及參考文獻的寫法>中,也特別將網路引用這事做了分類:

  1. 電子期刊格式
  2. 非期刊網路資料
  3. 專門及研究報告

筆者近期也正在論文中煎熬,自然對於引用網路資料做研究有更深層的體悟。類似這種不明網站所釋出的消息,究竟能不能成為自己該吸收的知識架構,讀者在讀與轉發之間必須審慎的分析與判斷。更簡單的說,這個網站就是來自中國的內容農場,所發的類新聞基本上都運用取巧的手段,將標題設得很聳動,然後吸引你點擊與分享。

扭曲的政策、變相的福利

事實上,芬蘭依舊存在著課程教育。不過在吳祥輝(2006)老師所著的《驚豔芬蘭》一書中也確實提及芬蘭的教育實境。內文中也提到芬蘭的教育,原本就包擃高素質的師資、開放的課程、小組化探究、主題式思考課程、動手研究與自己做報告等項目。

簡言之,這就是新課綱中不斷強調的事情,不過都是以便利貼模式貼出一張大大的理想,然後想出學生的未來學習環境而已。事實上,台灣在這個關鍵點想要以學生為學習主體,整合各科做出一個真實的翻轉教學出來,筆者認為真的是言之過早。主因乃在於「正式師資」、「設備」、「家長工時過長」這3大問題上。

台灣是選舉生物群集地,在物競天擇下,存活下來的候選人為了選票,精緻的設計政策誘導選民。在眼前,筆者只看到一層厚厚的口水福利曬乾在桌面上。彙整這些訊息時,只發現到「家長安心上班」、「補救教學」、「程式maker自造」以及許多更絢麗的議題。

再仔細從每個活動與新聞中去細細推敲,你會發現到家長的親子時間,被延托與補救政策給淹沒了;程式maker自造的活動中,其實都暗藏了那些指導老師與老師們的小孩……

就這個樣子,真的能讓民眾看見未來教育?

筆者不斷呼籲強調親子時間、師資養成,與設備、專研教師間呼應的重要性,相同的論述也在很多基層老師的發文討論中可以見到。這些似乎對政府來講都無傷大雅,畢竟我們不是韓國瑜等輩,發言的重要性不會被撿到槍一樣嗆的政府專人看見。

那到底什麼是真實的問題呢?不外乎師資、設備、時間這3項。

一、師資

1、師培:台灣與芬蘭最大的差異在於,芬蘭就任教師的一定是教育研究所畢業、具備教育理念的老師。台灣則是放給大學自行辦理教育學程,而這些教育學程最後也因應市場,幾乎成了教甄補習班。每間承接教育學程的大學總愛在網頁上或公開場合發布「本校今年考上正式教甄人數」的消息,筆者看到每每也只能搖搖頭而已。

2、員額:教育政策著重的仍是教甄機制,不過在年改後公教延退問題也造成老的退不去、新的進不來的囧境,另則是政府採取教育人力補償策略是走勞務派遣制,完全符合凱因斯理論填補了臨時人力與就職問題。最後只是製造了更多的就業機會,卻沒有填補到市場需要的真正具備教育素養的正式教育人員。

3、職場進修:這大概是近年來國教署最開心的結果,因為這幾年教育部國教署辦理了多場的教師自主進階研習,其中以夢N系列最為有名。在這麼多年、這麼多場次的研討會過後,有心的家長只要仔細檢視一下學生的學習成果,一定會發現到很多老師只是原封不動的把整套複製到教學現場,然後加上大量的考試與罰寫,成就了學生的學習成就。之於事實上,這樣的研習機制究竟有沒有幫助上現場,筆者坦白說真的很有限。

4、現場觀課與實戰修正:近期筆者與藍偉瑩老師聯繫中也發現到,藍老師是真心的走入現場去觀課。在不佔公家便宜、不以公假做師培的理想下毅然放下教職,成立了瑩光教育協會,走入每間需要的教室進行觀課與引導。當然,這過程艱辛,藍老師也很擔心協會的運作情形,每每為了3月份的募款而頭痛不已。

二、設備

1、專研教師:台灣其實有不少老師將自己的薪資投入到教學現場上,也因此有一些老師成就了相當優質的教學成果。當然這中間割捨抉擇,就必須由教師自己承擔。然而,政府編列的硬體經費,總與對應的研究有關連。姑且不論研究者是誰、目的為何,最後做出來的產官學合作,總是讓人滿頭霧水看不清楚意義。反觀部份的學校在新聞中提到自己的高科技、設備提昇等等,背後所藏的就是民意代表的補助款項。相對的風險對於有心想要專研教學的老師而言,就像是一個甜蜜的陷阱一樣,讓人望之卻步。

然而,真實的教學結果,通常都伴隨著專研教師真實的需求而來。而跟政府申請專案,也像跳火山一樣的可怕,因為經費核銷、成果填報以及設備能夠使用多少年,這些都壓在每個申請的學校與老師身上。若是要讓成果能夠完全展現,對應的設備與人力絕不是給錢就好,而是時間與與設備是否能完整呼應到專研教師的需求上。

2、一般教師:在前瞻計畫中數位教室走入了每個教師的黑板旁,不過也產生幾個跟民國87年擴大內需一樣的問題,也就是「教師素養不足」的爭議。然而多數硬體廠商其實已經逐步整合了相關的雲端資料,問題的癥結點則在「學校是否有專研教師能把這些設備推展開來」。

這又扣到剛剛的2個問題:「職場培訓」與「專研教師」,正確講學校裡習慣派的是資訊教師去參與這樣的推廣研習,然後再由資訊教師將相關訊息帶回學校推廣。那問題來了,以筆者一週20節課,你如何在這樣的情境下真實的把一個課程做好,然後做給同事看再推廣?最後也只能笑笑的在教師朝會上報告一下,或是要個週三請老師們進電腦教室看看、研討一下,鼓勵教師使用而已。

三、時間

1、親子時間:這恐怕得讓政府重新省思整個勞動機制,才有辦法讓問題得以解決。以現行的機制看來,我們大概就是看到幾個溫馨的廣告與海報,希望家長增加陪伴孩子的時間而已。但卻很少有政策去省思「就是政府與資方惹的禍」這件事情。筆者當然也因此接過讀者的抱怨,其中不乏「很多大人回家後沒在照顧小孩,反而會衍生更多社會問題」、「你不讓家長工作、補班,家長根本沒有足夠的薪資支付孩子的學習與成長所需」。也有很多家長回應筆者「我晚上7點接小孩回家,趕著孩子洗澡、檢查作業、簽完聯絡簿就已經很厲害了。我根本沒有時間跟孩子談天、聊學校的事情。」

2、教師時間:教師的時間其實被很多雜事紛佔,其中也包含了致命的社群軟體(LINE、Facebook)的通訊便利性,讓許多老師在下班後仍必須堅持著「教育愛」幫家長、學校行政限時的解決問題,這其間也包含了行政與相關無理的莫名要求。核心的問題在於「教師本務是為了教育工作而來,對象是學生」,而多數的公文與繁瑣要求都會「假裝」對學生很有幫助,讓基層教師花了很多時間,卻不知道自己在為誰忙。

當然更重要的是,筆者在寫完這一篇後可能要先發表不自殺聲明。因為政府單位要看的是那些愛心教育基金會想做的事情,也因為有這些「愛」,所以基層可以產生出政府單位更「愛」的數據與成果資料。不過老實說,這些真的需要政策、家長以及教育人員用時間去逐項完成,才有可能讓理想真正走入教室。

擺脫課程走入新課綱

新課綱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不過卻也是真的能讓教學者放下課程、走入真實,融入與提升能力的大方向。至於如何設計課程,則真實的挑戰到各校在九年一貫中磨練出來的實力。要真正能夠讓理想變成事實,最後還是得靠整體的配合,筆者也很期待每個未來的學習者,能從中學習到真實的能力,讓未來真正的幸福與美滿。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