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這種名稱,恐怕是對台灣民主的胡鬧

反對《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這種名稱,恐怕是對台灣民主的胡鬧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也許是一種創新的觀念。所以我們需要慢慢的教育自己,和說服他人慢慢接受。所以,從1986年,祁家威先生走進台北地方法院聲請公證結婚的那一天開始,我們走過了33個年頭。

文:游坤義

拜讀昨日江秉彞先生〈《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這種名稱,是在反同派的傷口上灑鹽〉一文有感,謹以江先生的文體回應該文聊表心意。

行政院於2月20日與民進黨立委開會討論同性專法名稱,決定採用《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此消息一出,挺同派一片歡欣,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集人呂欣潔表示,肯定行政院已盡了最大的努力。

這樣的結果,我想並不在反同派的預料之中。

我相信,「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這樣的方式,是出自於一種妥協,一種善意。避開「婚姻」兩字,既符合保守勢力的要求,也回應同志的現實需求。行政院長蘇貞昌甚至親上火線,錄影向全國人民說明。

但恐怕,這種兼容並蓄的妥協,面面俱到的善意,對於所謂的「保守民意」來說,是一種難以理解的氣度。行政院的考量是讓全國人民安居樂業。避開無謂的名義鬥爭,是一項務實的好辦法。而江秉彞先生,乃至他所代表的團體們,這時候還要反對「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的名稱,恐怕是在台灣的民主上胡鬧。

還記得2017年的5月,「釋字748號」出爐,幸福盟痛批「玩弄司法,將發起公投訴諸民意」,種下了去年公投的種子。我們都看見,幸福盟在推動公投同當中,努力調整公投主文,以避免與《釋字748號解釋》衝突;我們也都有看見,公投過後,也努力避免扭曲——或著用江先生的說法「違背」——《釋字748號解釋》,去推動「同性共同生活法」。

既然如此,如今行政院根據江先生與幸福盟提出並通過之第10號、第12號公投主文要求,再考量相關團體對「婚姻」用字——無論是同志團體追求的「必用」或反同團體要求的「避用」——的激動情緒,折衷出「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的辦法來推行法案,為何還會激怒反同婚的保守團體,引起更激進的行動?我很好奇:究竟江先生所說的,反同派的「傷口」到底在哪裡?

對於一個民主社會來說,所謂的進步,應該是在大家取得共識下往前進。所以,根據上述兩條公投主文,乃至正反輿論的要求下所誕生的「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恰恰是符合憲政與民主程序的創制楷模。

而當政府取得了暫時的共識之後,佔據資源與話語權的保守人士,仍堅持散播錯誤資訊,甚至不惜毀棄自己的訴求,要求社會全體服從他們的意志,那絕對不是一種進步,而正是一種直接的壓迫。

在這裡,為求對話方便,容我借用江秉彞先生的比喻。這一切就像是:

在班級中,某些自稱「後段同學」的同學,告訴資優生:我們沒能力使用「高階教材」來學習。不准你們用課表時間上高階教材。於是資優生們自己找了一個書櫃放高階教材,利用自己的下課時間自修,也開放所有人使用這些資源。

同時,還因為某些同學認為:資優生用「高階教材」當作書封的標題,就是在嘲笑他們的愚笨;於是,幹部們決定用「普通教材2.0」來當作這些教材的通稱,保護某些同學們的玻璃心。

結果,這些自認是「後面同學」的同學,現在卻說:你們資優生不准在教室裡使用我們讀不懂的高階教材,否則就是損害我們的權益!

2013年起,江先生與反同人士在推動「愛家公投」的過程中造謠、恐嚇,缺乏善意的溝通,已經使許多原本處於弱勢的同志朋友,在校園與家庭中的處境更加艱難,甚至變成了憂鬱與自殺高風險族群。挺同派的遊行、抗議、圍立院、公投,這些行動,其實就像是一聲聲的吶喊:「我們快死了!救救我們!」但這些高舉道德,自詡護家的人士,卻以異性戀權益被剝奪為名,強迫同志們忍受更漫長的歧視與霸凌。

讓我來告訴江先生,與所有反同婚人士:現狀,就是一種剝奪。從中華民國民法婚姻篇制定公佈的那一天,也就是中華民國19年12月26日,開始,不管是允許三妻四妾的版本,還是一夫一妻的版本,都沒有同志朋友結婚權利存在過。從那一天開始,中華民國的同志人權就已經被剝奪了。

對,「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也許是一種創新的觀念。所以我們需要慢慢的教育自己,和說服他人慢慢接受。所以,從1986年,祁家威先生走進台北地方法院聲請公證結婚的那一天開始,我們走過了33個年頭。

民主的價值核心在於不斷的學習、自省,與基於科學與良心的溝通。我們不是極權國家,既然高舉著進步價值,就需要聆聽所有人的聲音。上述的種種讓我們知道:民主價值的溝通,或許耗時,或許缺乏效率,或許冥頑不靈的老派人士會讓人氣的七竅生煙。但,這就是民主的寶貴之處,也就是我們跟專制極權最大的差異。

如果不願意體諒「資優生」的需求,和努力妥協的苦心,也不努力學習最新的知識。如果,「後面同學」只想用自身意見為唯一的意見,不惜扭曲真相,甚至反悔自身的訴求;只想撕毀「普通教材2.0」,只想讓所有人都聽你的話——

那麼,這些人和對岸的共產政權,也沒什麼兩樣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