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農業食品中心」願景:新時代農夫不再拿鋤頭,讓機器人去播種和收割

新加坡的「農業食品中心」願景:新時代農夫不再拿鋤頭,讓機器人去播種和收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90%食品依賴進口的新加坡為了不再讓馬來西亞「掐住喉嚨」,立志要成為「農業食品中心」。

文:沈澤瑋

編按:新加坡最大的雞蛋進口地為馬來西亞,然而近年馬來一下雞蛋價格不斷上漲,為確保價格平穩,2018年底大馬政府宣佈將減少出口雞蛋。本文的「我國」指新加坡。

大家還記得去年底新馬大吵幾架,馬來西亞一下說考慮減少雞蛋出口,一下說限制魚蝦出口,讓好些每天上巴剎(市場)買菜的阿嫂們擔心不已?沒有魚蝦,還能過年嗎?沒有雞蛋,怎麼做cake?

過去幾篇文章中提到馬國不一定是針對新加坡馬國不賣菲律賓搶著賣,大家放心。但新加坡人是出了名的怕輸,雖然政府已經在開拓食物供應來源了,但許多人擔心馬國說要抬高水價,會不會也不賣魚、蛋、蝦、菜、肉、榴槤?

我們也有一個怕輸的政府。雖然新加坡在去年的《全球食品安全排行榜》中榮登榜首,但政府還是要成立一個新的機構,說是要更好處理本地食品安全與保障問題。

新機構:新加坡食品局(Singapore Food Agency)

幫大家的胃把關的這個新機構叫新加坡食品局(Singapore Food Agency)。

SFA今年4月1日正式成立,是一個隸屬於環境及水源部的法定機構。它將整合目前由新加坡農業食品獸醫管理局(AVA)、國家環境局(NEA)和衛生科學局(HSA)所管理的與食品有關的職能。

食品安全和食品保障同等重要,一個搞不好「吃了會死」(食物中毒等),另一個搞不好「沒吃會死」(食物供應斷掉)。對新加坡這麼一個幾乎是「零農業」、超過90%的食品靠進口的小國來說,「沒吃會死」的問題如果處理不好,就落得「看人臉色做人」的下場。

環境及水源部長馬善高在國會強調:「食品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基石。過去幾十年來,我們努力確保新加坡享有食品安全和保障,這至關重要,因為新加坡大量依賴進口食品。」

馬部長還告訴大家幾個大趨勢:

  1. 2050年,全球人口預料將增加30%,全球食品需求料將增加60%。
  2. 水、能源等用來應付食品需求的資源越來越少,氣候變化將加劇短缺。
  3. 當糧食供應國禁止出口或面對旱災及油價上漲的問題時,全球糧食價格會跟著上漲。2007年和2008年爆發全球糧食危機時,新加坡就面對食物價格上漲的衝擊。
  4. 全球糧食供應鏈越來越複雜,增加食品受感染的風險,也更難追查問題的源頭。例如一塊冷凍披薩,黃梨是菲律賓的,火腿是澳大利亞的,番茄醬是美國的,麵粉是在新加坡製作的。

因為這些外在原因,政府認為在組織架構上需要成立一個新機構,通過資源整合能更快更好地給國人提供食品保障。

沒有農業的新加坡,要要發展為「農業食品中心」?

行動黨政府還雄心勃勃要將新加坡發展成為一個「農業食品中心」(agri-food hub)。是的,你沒有聽錯,靠鄰國供水的新加坡生產了「新生水」,不再讓鄰國掐住喉嚨,沒有農業的新加坡現在立志要成為「農業食品中心」,同樣要擺脫對鄰國的依賴。

怎麼做呢?沒水、沒能源、沒土地,要怎麼生產農糧?靠科技啊。

RTX5VVS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馬部長勾勒一個現代化的未來農耕景象:「過去,農夫看天吃飯,在太陽底下彎腰鋤地。新時代農夫在室內活動,有點像在濱海灣花園的花穹冷室乾活。不再是拿鏟子和鋤頭,而是通過電腦操控機器人,讓機器人去播種和收割。」

怕你不相信,部長接著還說:「那個工作環境將和我們現在的工作環境,如辦公室和自動化生產線沒有兩樣!」

不只這樣,SFA還要和企業合作發展農業食品,確保食品供應不斷,未來還能收割三大成果:

  1. 本地企業向全球各大城市提供一個「可持續性的城市食品解決方案」;
  2. 向新加坡人提供具吸引力的工作(不會嫌棄農耕工作又累又熱);
  3. 確保新加坡人享有穩定、安全的食品供應。

為了自給自足,沒有什麼是想不到的。國會近日三讀通過新加坡食品局法案,日後單一機構將負責監督食品安全和保障,協助我國農業食品業探索機遇,通過研發新食品和生產技術,將我國打造為農業食品中心。

繼「水故事」之後,新加坡看來是想要書寫一個「食品故事」的傳奇。聽來有點搞笑?一個90%食品依賴進口的國家要打造成為農業食品中心,甚至還想對外輸出經驗。一句話:

新加坡政府沒有想不到,就看做不做得到。

延伸閱讀: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