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瀧治郎的一生,與他創造的「神風特攻隊」 

大西瀧治郎的一生,與他創造的「神風特攻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句話可謂是神風特攻隊的最佳寫照。可你想過嗎,就這麼一個喪心病狂的隊伍,到底是哪個人創的,又怎麼能想出這種毫無人性可言的攻擊方式呢?本篇文章給各位客倌們介紹一下,神風特攻隊的創始人─大西瀧治郎。

文:柯睿信

講到二戰期間的日本,相信除了課本上所講到的八年抗戰,第二個為人所知的,那可就是所謂的神風特攻隊了。神風特攻隊之所以有名,是因為其在二戰後期以玉碎為名的自殺式攻擊,給當時日本的主要敵人美軍造成了極大的心理陰影。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句話可謂是神風特攻隊的最佳寫照。然而,這種自殺式攻擊,在旁人看來,就只是一群理智全部斷線的怪物,信奉著已經歪曲的武士道精神,相信可以用飛機就把航母給直接撞沉,是日本困獸猶鬥而草菅人命的荒唐象徵。

可你想過嗎?就這麼一個喪心病狂的隊伍,到底是哪個人創的,又怎麼能想出這種毫無人性可言的攻擊方式呢?因此,本篇文章,小編就來給各位客倌們介紹一下,神風特攻隊的創始人——大西瀧治郎。

講到大西這人,如果你不是專業軍迷、二戰粉,那相信對他根本是一點認識都沒有。不過這都是正常的,因為相比其他什麼石原莞爾,山下奉文等將領,大西長年呆在後頭搞後勤,就算好不容易上戰場,那也只不過是個比配角還配角的配角。可就是這麼一個無名之人,卻在二戰後期的日本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1891年,大西出生在日本本州的兵庫縣的一個小地主家庭,大西是他們家的第二個兒子。少年時期,大西就讀於兵庫縣的一所中學校,當時正逢日俄戰爭,日本在對馬海峽痛扁了歐陸強國沙俄,國內一片民族主義高漲,大西受到戰爭勝利的影響,也開始產生了要參軍報效祖國的偉大志願。

1909年,日俄戰爭結束4年後,大西來到日本的海軍兵學院就讀,畢業後,大西不斷升遷,陸續當過不少知名艦船的軍官和飛行員。1916年,大西轉戰到橫須賀的海軍航空隊服役,期間他開始發現了飛機這種「新式武器」莫大的潛能,於是也藉此對帝國的飛機製造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Chikuhei_nakajima
Photo Credit: 犬養内閣編纂所編《犬養内閣》 @ public domain
與大西瀧治郎合作的實業家中島知久平

為了付諸理想,大西將理念化為行動,跟當時已經退役的日本實業家中島知久平一起攜手,在大西的策動下,中島知久平開創了當時日本最大的飛機製造商中島飛機。大西則開始為了製造飛機的經費開始四處奔走籌資,並在民間鼓吹所謂「戰艦無用論」。

意思簡單就是說:造那種大船大砲有個毛用,乾脆把大船全拆掉改造飛機還比較划算咧!(大西曾強烈的表示反對建造當時日本預計要製造的一艘超級大船,名叫大和號。因為一艘大和號的價錢在當時你還可以造3000台飛機,而大西認為靠著這些飛機,就能夠把超過10艘的大和號全都炸沉。先甭管它的推論是否正確,至少大西是很成功的預見了,戰艦必然失去其舞台,靠航空決勝負的時代要來了。)

在兩人的合作下,中島飛機的規模越來越大,到最後甚至直接成為了日本國產飛機的主流,就連世界排名也是屬一屬二的飛機製造商,也為了後來的太平洋戰爭爆發,保證了帝國充足的國產戰鬥機來源。

1932年,此時的大西已經成為了日本航空母艦加賀號的副船長,據說有一次演習時,由於天氣不佳,跟大西同艦的飛行員表示不能貿然的行動,結果這時大西就怒了,直接丟出去一句:「怕毛,下雨天又不是沒見過,如果你們真死了,那也是為了天皇陛下而死,有什麼好猶豫的!」

這句話讓當時在場的所有飛行員都頓時面感羞愧,在這種心情的驅使下,飛行員們總算完成了演練。事後大西表示他對這場演練的看法:你們不應該介意天氣不好,演習,就是未來實戰的訓練,恪守自己的責任就是一種遵守命令的作法。

從上面這段簡單的描述,其實應該不難看出大西其人個性是怎樣。你可以說他頑固,也可以說他敬業,但就是這種膽大無畏,可又視他人生命為草芥的個性,使得他在軍中獲得了個恐怖的「修羅外道」稱號。

後來時間到了1937年,大西已經升職為日本航空本部的教育部長了,同年7月,盧溝橋事件爆發,中日戰爭全面開打。在得知轟炸南京的日本轟炸機相繼被中國空軍擊落的消息時,他就以視察部隊的名義,乘中型轟炸機隨同渡海轟炸中國本土。

JNAF_General_at_China
Photo Credit: 神立尚紀《零戦最後の証言II》光人社、2000年 @ public domain
1940年9月日軍派駐中國海軍航空隊首腦:山口多聞少將(左起第2人)、嶋田繁太郎中將(第3人)、大西瀧治郎少將(第4人)

此後,大西發佈了《關於我海軍在中國事變中之活動》的演講。在演講中他表示,透過這幾輪親自對中國的轟炸,他認為要征服中國,最快的方式就是把所有的戰機全部拿去炸中國的主要城市,例如甘肅衝要蘭州,當時中國的首都重慶等等。以期透過這種傷亡大量人民的方式來摧毀中國人民的士氣及抵抗意識。

隔年,東京的大本營就以大西的思路為藍圖通過了〈第241條命令〉,指示日本在華所有空中部隊照大西的方案,轟炸中國的各重要城市,其中更要集中火力在轟炸首都重慶。

拜大西和他的部隊所賜,重慶市街在日軍的無差別轟炸下瞬間變成一片殘垣斷壁,財產遭到莫大的損失。除了財產,更是不知有多少無辜的百姓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成為了日本在二戰中犯下罪行,最真實的證據。

重慶大轟炸後,大西被調派回國,升任海軍少將。1941年,大西從同樣是隸屬海軍的上級山本五十六那裡得知,大本營為了保證帝國在太平洋的霸權及戰爭資源的保障,勢必要對大洋彼岸的美國採取偷襲式的戰略,而最終選定的位置是美國在太平洋駐有艦隊的基地珍珠港。

山本五十六本身其實很反對這個計畫,但是大本營的話又一定要聽,為此,山本可謂傷透了腦筋。於是在經過各種的權衡後,山本把這個偷襲珍珠港的戰略規劃交給了對航空戰術有更深入了解的大西。